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五章 “百日擂”(下)

第二十五章 “百日擂”(下)

  按评书里的说法,那史大奈打擂,是因为失手打死人命,惹了官司,但北平王罗艺惜才,舍不得杀他,故才令他在顺义庄立擂赎罪。
  而如今这宋项摆的这个“百日擂”呢,却是没有这层因由的。
  要说人命官司,宋项直接或间接害死的人可比史大奈多多了,且他都是故意的,并不存在“失手”一说。
  只是……宋项他有靠山,无所谓。
  所以,他这擂台,纯粹就是摆来装逼用的;除了台下挂的那副挑衅意味十足的对联外,他还设了赏银,旁边一块牌子上写着:“凡能攻擂得胜者,赠白银百两。”
  各位,这钱可不少。
  一百两,搁现在来说,即便算上购买力还有生产力可能导致的误差,那也得有个十几二十万的,在当时来讲,有些穷人真就一辈子都挣不出这么多钱来。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为了那一百两银子,就算是面对宋项这恶霸,很多人也都敢上了。
  然,要打赢他,哪儿有那么容易?
  这宋项今年二十有八,自幼便开始习武,家里给请的老师不算多高明吧,但好歹也不是骗子,确实是教了他些东西的。
  宋项那一身刚猛的内功,加上几套威力尚可的拳脚,差不多也能够得上江湖三流的水准了。
  要用前文中出现过的人物来比较的话,郑目开和葛世这种,可以随便胜他;马四那种呢,打他能有个七三开;而搬山太岁朱超那种专攻龟息术和缩骨功的,应该能和他有来有回……
  不过,上述这些人,并不会来打他这擂。
  为什么呢?很简单——
  江湖中人,不屑打。
  绿林中人,不便打。
  宋项本就不是江湖中人,就是个二世祖而已。
  而他背后的宋家,乃是官面背景,背靠朝中宦官势力的;也就是说,他虽然不算朝廷鹰犬,也没有担任任何官职,但却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官方势力的保护。
  这么一捋,他就是个有一定特权的普通市民呗。
  江湖上的高手来跟这种人打,赢了也不光彩,到时候落人话柄——你欺负外行算什么本事?就为了那些钱?
  绿林道上的人呢,倒是没有这种面子上的顾忌,但他们怕打赢了宋项之后被宋家的狗腿子们一拥而上逮起来送官……
  这种事,宋项完全干的出来。
  这货,用现在话讲,就是个坏到骨子里的巨婴,那是受不得一点委屈、忍不得半点吃亏,做错了事情死不承认、有什么不爽就必须将负面压力转嫁给别人的类型。
  玩儿个鸟,走在路上现,正好瞧见别人有更好的,张口就要,人家不卖就抢,抢完了还把人打一顿。
  斗个蛐蛐儿,他赢了人家,人家得赔钱,人家赢了他,他就硬说对面玩儿赖,把人家的盅给砸了,蛐蛐一脚踩死,扭头就走。
  有时候他犯浑太过,被自己老爹骂了,他就憋着一肚子火,到街上找邪茬儿,谁被他找到算谁倒霉,随便找个理由就打你一顿,打死的都有。
  就这么个玩意儿,他摆的擂台,你敢随便上?
  你上去,输了便罢了,最多被他打一顿、羞辱一通,赶下擂台;万一你赢了,或者眼瞅着你就要赢了……你猜他会不会耍赖?
  诚然,宋项的武功不算很厉害,但他身边的人可不是吃素的,就这擂台边上,便站着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宋家恶奴,个个儿都可以说是职业打手。
  另外还有两位,一个是宋项的现任师父,江湖人称“雁回一柱”的马棹,还有一个是宋项的保镖,绰号“无影剑”的赵迢迢。
  这俩……可都是宋项的父亲亲自派到儿子身边的人;那马棹还好,在江湖上也只算个二流人物,但赵迢迢可不同……他在绿林道上得算“剑客”级。
  前文我们说过,绿林道的“剑客”——没有兵刃。
  虽然这个“没有兵刃”并不等同于江湖那套体系中独孤求败的“无剑境界”,但其实力毫无疑问已相当于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有这两个人坐镇,宋项自是有恃无恐。
  …………
  是日,未时初刻。
  老百姓们中饭也吃完了,该上工的都上工去了,有事儿的也都奔事儿去了,就剩下些闲人还在宋项摆的那擂台附近转悠,等着看热闹。
  宋项这“百日擂”,摆到今天是第五十三天。
  起初,这擂台很是火爆,每天上下午都要摆出来,但一个月后,慢慢就冷清了。
  老百姓也不傻啊,三十几天下来,你这擂台怎么回事儿人家还看不出来么?汝南城里敢上去打的人基本也都上去过了,结果全都被你给揍了,谁还敢来啊?
  于是,到了这第二个月,来挑战的人就少了很多,且基本上都是外乡人。
  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路过此地,其中总会有些胆儿大的、自信的,仗着有膀子力气,看着那一百两银子两眼发红,一时冲动就上了。
  然后嘛……轻则被打得鼻青脸肿、赶下擂台,在辱骂声中黯然滚蛋;重则被打成重伤,踹下擂台,然后又被一众家丁恶奴像丢垃圾一样扔得远远儿的。
  至于这摆擂的时间,也从一天改为了半天,从每天未时开始,就摆两个时辰,因为多摆了也是空着,没人上来便没什么意思。
  今天巧了,这擂台才摆出来不久,雷不忌驾的马车刚好打那前边儿过,他虽然是从小跟爹住在山里,也没正经读过书,但字他还是认识的,所以他一眼就瞧见那副对联了。
  “嗯?”雷不忌视线扫到那两支旗杆时,先是犹疑了一下,随即就把旗上的两行字给念了出来,“拳打南山斑斓虎,脚踢北海混江龙?嚯!口气不小啊。”
  他这么一感叹,后面车舆里的孙亦谐和黄东来便都听见了。
  进城后,孙黄二人本来就都在撩帘儿往车外面东张西望呢,现在忽然听到这么一句,便双双探出头去,顺着雷不忌的视线望去。
  “什嘛?谁在那儿说要打虎踢龙的?这么嚣张?”孙亦谐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视线还是在飘着的。
  “不是有人在说,是那边的旗杆上写着呢。”黄东来说完这半句,随即就意识到了什么,接道,“哦对……孙哥你不识字,来,我指给你看,在那边儿。”
  “滚!”孙亦谐一把推开黄东来的手,“老子看见了!”
  “二位哥哥,咱要不要过去凑凑这热闹啊?”雷不忌也是来了兴致,赶忙回头问了句。
  “行啊,不过还是先到客栈把行李放下,等马车停好,然后我们再走过来看好了,把车停在这里不太方便。”黄东来应道。
  “哦!好好。”雷不忌毕竟才十六岁,玩心也有点大,再加上这种擂台比武本就很对他这习武之人的胃口,所以他听完这句,立刻一抖缰绳,催马加速,想快点儿去找家客栈落脚。
  谁知,他这一着急,却是闯祸了。
  那个时候可不比现在,什么交通信号灯、人行道之类的,那时一概没有;骑马驾车的人进了城之后,都是自觉放慢速度,行人见了他们呢,也是自觉躲开点,反正那时候街上的人流也不像现在这么多,大家都让着点儿,秩序也就凑合着维持下来了。
  可你要是一着急啊,那就容易出事故……
  眼下雷不忌就是稍微加了点速,分了下神,便听得马一嘶、蹄一乱,撞着人了。
  “啊!”那一瞬,雷不忌回过神来,赶紧勒住缰绳并下车查看。
  却见,被撞倒在地的那位,是个样貌清瘦的年轻小伙,一身青衣小帽的打扮,看着像个做工的伙计。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马车的速度并不太快,这人被马撞到后,居然只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没有喊疼,并且立刻就自己站起来了。
  “兄弟你没事儿吧?”雷不忌走过来,边走就边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的车快了。”
  被撞的那位也是不客气,张口就用很不善的语气要骂人:“废话,可不就是你……”但其前半句话刚出口,就给噎回去了。
  雷不忌还没明白什么状况呢,那人立刻就改口道:“没事儿没事儿,是我自己没看路,再说这撞得也不重,您瞧我这不没事儿吗,您继续赶路吧。”说罢,她都没等雷不忌再回话,压低了帽子转头就走,转眼就拐进一条巷子不见了。
  看到这个“她”,想必很多人也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人是女扮男装的。
  此处书中暗表,此人这不是旁人,正是那五灵教的玄武旗副旗主李绮瑜。
  这李绮瑜自打从总坛出来并与那白虎旗旗主汤绂会合后,就一直在追查顾其影那本手记的事;但他们查了好多天,得到的情报却是——手记的原稿已然被送往京城,且一路上都有云释离和水寒衣这种高手、以及众多的精兵护卫看守着,想从朝廷那边取得手记的难度实在是太高了。
  于是,她和汤绂便改变了行动思路,准备从黄东来和孙亦谐身上下手。
  当然,这得智取,不能来硬的,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孙黄二人是敢于在大劣的局面下“忍辱负重”去对抗沈幽然和顾其影的少年英雄,跟这种人来硬的多半没用。
  就这样,两人又从五灵教在朝廷的卧底那里打探到了双谐准备南下的情报,调过头来,一路赶奔汝南;但由于他们并不知晓孙亦谐和黄东来前几天绕道去处理了一下“冒牌货”的事情,所以他们反而比双谐早到了一两天。
  眼下,李绮瑜被马车撞的这一下,你说严重吧……的确不严重,虽然一般人可能当场就骨折了,但对她来说不叫事儿,以人家那“玄武甲”的功力,别说马车了,宾利来了也怼不死。
  其实李绮瑜也并不知道这马车是孙黄雷三人乘坐的,她这会儿是真有事路过,被撞到纯属意外,本来她起身就想发火,可一看到雷不忌那张脸,她就知道车上是谁了,故而才赶紧低头扭脸儿跑了。
  这番小插曲,虽是没让车上那几位太过在意,不过确实给雷不忌提了个醒,这之后,他就算心急,也不敢再把马催得太快了。
  一路无话,三人到客栈开好了房间放好了行李,便立即步行出门,直奔那擂台而去。
  而当他们折返回那擂台之时,刚好……有个人上台了。
  但见那人,三十开外年纪,一米八几的个头儿,身形魁伟,着一身打了不少补丁的浅色长衫;脸上,那是龙眉细目,鼻直口方,气势煞是不凡。
  这人谁啊?
  他乃是崆峒派第十九代大弟子唐维之,一套金环掌已有其师七成功力,也算是江湖上有一号的人物。
  可能有人会问,上文书刚说江湖中人不屑打这擂,那这唐维之怎么上来了呢?
  那是因为……他基本上已经豁出去了,或者说已不要什么脸面了。
  唐维之这个人本来是很有前途的,武功也不差,但就是有个毛病——好赌;有道是久赌无胜家嘛,他赌到后来自然是欠了一屁股债,那债主追上门来,他恼羞成怒,一失手就把人家给打死了。
  这个事儿,崆峒派得认倒霉,谁让你们是名门正派呢,弟子出了这种事,你们看着办吧。
  于是,师门只能替他还了赌债,还赔了一大笔钱给那被打死的人的家属,算是把事情了了;但事已至此,唐维之不可能不受处罚,所以他就被逐出师门了。
  离开了师门的唐维之,便更没有人去约束,他本身是光棍一条,也没有什么亲戚,所以就随便浪;没多久,他就在赌场把身上仅有的一点盘缠输了个精光,然后就饥一顿饱一顿地到处流浪……运气好遇上点山贼匪寇什么的,他来个“劫富济贫”便可以弄点钱,运气不好呢,那日子就跟乞丐无异。
  今日他途经此地,一看有人摆擂,而且有一百两赏银这种好事,那能不上么?
  反正如今的唐维之也早已不怕什么江湖同道耻笑了,今儿这钱他可以说是拿定了。
  “这位壮士。”那宋项见总算有个人上来了,还得装一下,跟人家客气客气,“看你的样子不是本地人啊,不知高姓大名,有什么名堂没有啊?”
  唐维之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种装逼的外行,他也不想再提以前的师门,所以很不耐烦地回道:“你是摆擂呢还是相亲呢?要打便打,说那些没用的干嘛?”
  好嘛,这话一般人听见了都不痛快,宋项听见了能不炸?
  “嘿!”宋项也是说变脸就变脸,脸上横肉顿时一皱,两眼一瞪,“你小子……给脸不要是不是?哼!那好……今天你宋爷爷就来好好教训教训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