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三章 黄东来溺杀“黄东来”

第二十三章 黄东来溺杀“黄东来”

  话分两头,再看黄东来和雷不忌这边。
  在沿途那些眼线们的帮助下,两人很快就追上了在夜色中逃窜的黄俊。
  那黄俊本就崴了脚,跑不快,所以即便黄东来并不能施展轻功,也可以轻松跟上他。
  有句话叫慌不择路,黄俊现在便是如此;适才,当他看到孙陵被一队突然杀出的衙役给围住时,在他的内心里,孙陵便已经是个死人了……那包银子黄俊也捧过,有多重他心里清楚,按他估计,这么大一笔钱,又是人赃并获,最轻也得判充军发配;若是衙门口又查出了此前孙陵和他一起冒充双谐诈骗抢劫的勾当,那还得罪加一等。
  所以,黄俊很庆幸自己的脚崴了,要不是崴这一下,他八成就跟孙陵一块儿落入那包围网被逮起来了。
  怀着一份侥幸的心理,黄俊没头苍蝇似的在街巷之间疯狂逃窜着,他生怕那些衙役刚才已经看到了他并追了过来,更怕他那位兄弟孙陵会为了减轻罪过而把他供出来。
  再加上他对周口这地方也不熟,跑着跑着呢,他就跑到了城中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淘东圊行当的集散处。
  古时,上厕所这个事儿,也称“登东”,这个“东”,即东圊,厕所之意;淘东圊的行当,就是指那些在城里推粪车收大粪的买卖。
  说来各位可能不信,大朙也是有垃圾分类的,甚至有其产业链,收粪也是其中一环;周口这个地方虽没有京城那么先进,但这行当在这里自然也有,且和官府还有一定关系,严格来说也算半个国企。
  每日清晨,都会有很多这个行当的工人挨家挨户去收那些有机垃圾以及茅厕中的秽物,收来之后先运到这个集散处来,之后再运送到城外的乡村出售,最后这些卖出去的“黄白之物”都会作为肥料用于农耕。
  虽然这是个很正常的行业,而且劳动不分贵贱,但客观上来说,干这行的人,常年和秽物打交道,朙朝又没有防护服、自来水,肥皂也远没有普及,所以从业者难免还是会受到歧视。
  平日里,这个集散区,除了白天会有工人在这儿干活外,晚上根本没人会来,更不可能有人住这儿。
  无他……味儿大。
  今夜,黄俊也是慌忙中因不识路径而逃到了这里,一直等他跑进了那片棚户的中心地带,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诶?这周围咋这么臭呢?”
  但这大晚上的,自是不会有人来回答他的。
  于是,黄俊又来回走了几圈,随即他就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他竟然迷路了。
  你们想啊,在这种集中处理垃圾粪便的地方,建筑和道路也肯定跟城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要是这里也搞那种封闭式的建筑,那一不方便运输,二容易把工人憋死。
  在这儿,都是那种开放式的棚户,一间连着一间、一片连着一片、松松散散地搭建着,排列方式跟“整齐”二字完全不沾边;那些棚户有柱有墙有顶,但都很简易,且大多数都没有门,也很少有四面封死的地方,这样通风才好,且方便车马进出。
  什么?你说这里晚上又没人看管,没有门很不安全?
  那你说小偷来这种地方能偷什么嘛?吃自助餐吗?
  总之,这地方的状况就跟九十年代那种把违章建筑搞成集市的非法商户群落一样,不是在这儿工作的人,头回来,确实容易迷失方向。
  要是换成白天那还好,至少看得远、还能找人问个路啥的,但到了夜里……这片区域中七弯八绕,也没个标识啥的,真不好走出来。
  黄俊在这里面走啊走啊,是越走越累。
  从中午到晚上,他和孙陵一直就泡在赌场里,没吃也没喝,两人刚想着去青楼吃顿好的,没想到路上又遇到了风里酥;那女骗子,搞得黄俊更加口干舌燥了……
  眼下,黄俊又是连续跑、又是崴了脚,一路到了这里,那是饥渴交迫,体力也已有些不支,想大口喘气吧,空气中飘来的是阵阵恶臭,让他想吐,偏偏他胃里也没东西,吐了半天只剩干呕。
  “妈的,今儿晚上怎么了这是?咋净遇上这古怪的倒霉事,难不成这会儿是鬼打墙了?”黄俊被熏得都有些神志不清了,他自言自语般念叨了这么一句,然后干脆找了块地儿坐下,想休息休息。
  而这个时候,便轮到黄东来出来作妖了。
  黄哥和不忌此时也在忍着臭味呢,他们可不打算给对方休息的余地;而且,黄俊的那句自言自语,刚好给了黄东来灵感。
  “黄东来……”黑暗中,黄东来用一块布蒙住口鼻,瓮声瓮气地冲着黄俊幽幽地说了这么三个字。
  黄俊并不会武功,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始终被人跟踪着,此刻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说话声,被吓了一大跳。
  “谁?”黄俊闻声便站了起来,朝黑暗中低喝道。
  “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朱超朱大哥啊。”黄东来根本就不知道朱超的嗓音是怎样的,但他本来就是想戏耍对方,被揭穿了也无所谓,所以他大胆地冒充着。
  那黄俊呢……其实也分辨不出来。
  黄俊也就只见过朱超一次而已,况且现在黄东来的声音是隔着布发出来的,又闷又浑,能听懂他说什么就已经很不错了。
  “朱……朱大哥?”黄俊那是贼人胆虚啊,一听朱超的名字,心说坏了,这是要钱来了,“你……你可还好啊?”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竟然用颤抖的声音跟对方套起了近乎。
  黄东来可乐了,见黄俊没有质疑自己的身份,他便用越发阴森和凄惨的语气在黑暗中回道:“你还问呐?那天你们把我麻翻了扔在破庙里就走了,结果外面进来两只野狼……把我给吃啦!”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黄东来突然抬高了嗓门儿。
  这一瞬,黄俊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麻炸了,赶紧跪下,也不知该面对哪个方向,反正就是连连磕头:“朱大哥我错了!这可不是我的主意!都是那孙陵见财起意害的你啊!”
  恐惧之中,情急之下,黄俊不小心一秃噜,就把同伴的真名给漏出来了。
  黄东来听到这儿,也是在暗中微微一笑,心道:“原来如此……假冒孙哥的那小子也姓孙,叫孙陵,就是不知这个假冒我的家伙叫什么。”
  念及此处,黄东来便接着用自己那装神弄鬼的声音言道:“孙陵是谁?我可不认识什么孙陵,我只认识你黄东来,还有那孙亦谐!阎王放我上来,就是让我找黄东来和孙亦谐索命的!”
  黄俊听到这句,仿佛是发现了某种救命稻草,赶紧改口道:“我不是黄东来!我叫黄俊,汝阳县人士,跟那黄东来一点干系都没有!朱大哥你要找的是黄东来孙亦谐,和我无关啊!”
  “哦……黄俊是吧。”黄东来闻言,心中又是一笑,“还真巧了,这俩冒牌儿货真就一个姓黄,一个姓孙,而且看年纪也就二十左右,也难怪他们会动那歪脑筋……今天黄哥我就先把你吓尿了,让你吃点苦头,知道知道冒充我们的下场,然后再交给那梅赤阳处理。”
  黄东来拿定了主意,便凑到身旁的雷不忌耳边,悄悄交代了几句。
  雷不忌听罢,点了点头,便施展轻功往另一个方向绕了出去。
  短暂的静谧过后,黄东来再度开口,用比方才更加恐怖的声音对黄俊道:“你休得狡辩!我就认识你,你就是黄东来!就是你下药害我的!纳命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朝黄俊逼近了过去,且前进过程中还刻意压住了自己的脚步声。
  那黄俊听到“朱超”的声音越飘越近,吓得是屁滚尿流,他一边哀嚎,一边就连滚带爬地开始往反方向跑。
  “啊——救命啊!饶了我!谁来救救我!”黄俊这时已经有点混乱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喊人来救自己,还是求“朱超”放过自己。
  但他倒并非是那种惊吓过度就两腿发软动不了的类型,相反,他属于那种求生欲特别强,在恐惧中反而能爆发出超越自己平时生理极限的实力的人。
  在极度的惊恐中,黄俊连自己脚上的伤痛都给忽略了,他忍着疼,就这么朝着前方猛冲而去。
  就在这时……
  呼——哐啷啷啷……
  只听得一阵风声略过,紧接着便是什么东西碎掉的动静。
  原来,是有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瓦罐,从黄俊侧前方的阴影中飞了出来;那罐子连同里面的水至少也有十几斤重,但此刻它却宛如炮弹般高速窜出,正砸在了黄俊脚边寸许之地。
  在地面上漫开的凉水浸到了黄俊的脚底,让他从脚底一直寒到了脑门儿。
  “怎么回事?这鬼不是在我后面吗?怎么前面会有东西过来?”黄俊还这么想着呢。
  呼呼呼——
  又是连着三声,三件东西从他前面的三个方向几乎同时冲他飞了过来;板凳、箩筐、水缸……都是这棚户中随处可见之物。
  板凳箩筐还自罢了,一般人也能扔得动,就是未必能扔得那么快那么远,但这水缸……也是飞一般的掠来,擦着黄俊身体这么过去了,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作为旁观者我们是知道,这无疑都是雷不忌扔的,但黄俊可不知道,在他认知中这只能是闹鬼现象。
  “啊——”面对这异象,黄俊算是彻底崩溃了。
  本来他还借着那些自顶棚的缝隙间洒下的月光稍微看看路,但这回,在一声自暴自弃般的狂吼过后,他完全不管自己是在往哪里跑了,反正就是在黑暗中埋头乱奔,好似他只要一停下就会被鬼抓住。
  于是,意外发生了……
  不管黄俊是不是在恐惧中被激发出了潜能,但他那崴了的脚客观上终究是崴了,忽略疼痛只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强行跑动,并不会停止伤势的恶化。
  终于,在黄俊翻过一堵矮墙,来到一个视线不佳、但莫名开阔的空间之际,他那只伤脚也到了极限。
  但见他一个踉跄,失足往前跌去。
  这一跌……就跌进了一个相当大的储粪池里。
  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粪池和水池是不一样的:就一个身体健全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来说,哪怕他不会游泳,掉进水里后多少也能扑腾几下,水这东西,喝几口呛几口,救得回来。
  但要是掉进了粪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黄俊“走”得很安静,但应该并不安详,没有人知道他在自己生命的最后那几十秒里经受了什么;可以想象……但没必要。
  因为周围环境着实有点黑,黄东来和雷不忌也是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黄俊可能是掉进某种坑里了。
  但当他们双双赶到这粪池边上时,黄俊早已没了动静,这个汝阳县的小地痞,就这么消失在了粪池中,化为了几个不起眼的气泡。
  “黄哥……你这……玩儿脱了吧?”雷不忌看着黄东来,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嗯……”黄东来对黄俊的遭遇也是有点唏嘘,甚至有些内疚,他也只能回,“这……总比落到孙哥和梅寨主手里好吧?”
  雷不忌比较老实,有一说一:“那你要让我选,我肯定还是宁愿死在孙哥和梅寨主手里的。”
  “哎呀……都是意外嘛……”黄东来很尴尬,他想了想,“要不然,这事儿就你知我知,咱谁也别说出去?到时候就说……这黄俊被我们片儿成片儿喂鱼了行不行?”
  雷不忌也想了想:“但明天这儿的工人开工,把池子一放空,尸体就出来了啊。”
  “对哦。”黄东来也是一时失了冷静,脑子变得比雷不忌还慢了,“那……我俩趁现在把他捞出来?”
  “我不捞。”雷不忌说话间就摇了摇头,连退了好几步,那大黑脸上少有的露出了几分怯色,“你要捞……你捞。”
  “哎!妈个鸡啊!”黄东来仰天长叹,“算了!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认就认了,咱们回去!”
  此时的黄东来并不知晓,今夜这“粪杀假东来”的事迹,日后变成了他最著名的事迹之一,让无数江湖中人闻之色变,很多人一想到得罪了黄东来就可能会这么死,当即就打消了与其为敌的念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