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二章 孙亦谐夜审“孙亦谐”

第二十二章 孙亦谐夜审“孙亦谐”

  那孙陵“落网”的时候,倒也不算太慌乱。
  毕竟他和黄俊在汝阳县当了那么久的地痞,进衙门的次数也不少了,对被捕那套流程算是比较熟的。
  所以他也知道,自己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被抓……应该还有斡旋的余地。
  这会儿是什么点?天都黑了,县太爷早就吃完晚饭歇息去了,就算没歇着,人家也不至于大半夜的再特地换上官服升堂审案。
  不出意外的话,像孙陵这种情况,得先送到牢里去关一宿,等第二天天亮了,才会将其提审。
  而这一个晚上的缓冲时间,很重要……一些有钱有势的人,便可靠着这一个晚上的运作,颠倒黑白、逍遥法外。
  说到这儿,我知道很多人的脑中已经浮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是的,《九品芝麻官》中的常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虽然那片儿里有许多漫画式的夸张处理,但有些现象表现得是没错的。
  当然了,孙陵也清楚,指望黄俊来救自己恐怕是不太可能了;他俩说起来是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但终究是俩流氓无赖,平日里显得再仗义,那也是假仗义,即所谓的只可共富贵、不能共患难。
  孙陵扪心自问,今天如果换成黄俊被抓,而他跑了,那他一样也不会又花银子又冒险地去救黄俊。
  这点上来说,这俩冒牌货和真正的双谐刚好相反……
  孙陵黄俊在平时很少会对彼此说不中听的话,都给对方留着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关键时刻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而孙亦谐和黄东来是平时互喷互黑,一口一个“早晚砍死你”、“老子干死你”,但关键时刻还是能拉兄弟一把的。
  综上所述,眼下,孙陵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自己身上。
  他打算利用好这一个晚上的时间,做两手准备:
  第一手,买通衙役,许以好处,明天升堂时若是老爷下令动刑,这些衙役便可以帮他“遮着”点儿。
  第二手,想好口供,理清逻辑,设法让自己脱罪或至少被轻判。
  从孙陵的视角出发,今晚这事儿,他要是“处理”得好,非但没罪,甚至可以往“见义勇为”的路子上靠;比如说……“是我帮县太爷您找回了贼人盗走的财物,没想到却被您的衙役们误抓了,但我怕伤着他们,所以就跟他们回来了”这种说辞,花时间把细节完善一下,未必没有可信度。
  他想得倒是挺好,然而,他刚被押到县衙,就出现了让他始料未及的状况……
  他并未像自己预料的那样被送入大牢,而是被差役们押到了“后堂”去。
  那老爷审犯人,也并不一定要升堂的;有些案子,不方便让老百姓公开围观的,是可以后堂审的。
  但这种情形,就是孙陵的知识盲区了,因为他以前还从来没被“后堂问话”过,像他和黄俊这种地痞犯的案,都是和其他类似的小案一起升堂,一个个审过来的,犯不着请他们去后面。
  今儿个被绑缚住双手,到这后堂一跪,孙陵便不由得有些紧张了。
  但他转念又一想:“诶?为什么县太爷要把我提到后堂来?还连夜开审?先前我在床底下听到那个叫‘梅爷’的说,这包袱里的钱是从县太爷府上偷出来的,莫非……这是老爷收受的贿赂?县太爷自己也怕这案子公开,所以才想这么悄悄摸摸给处理掉?”
  孙陵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断合理,这也让他又笃定了几分;反正他有“孙亦谐”的身份做保护伞,量这县太爷也不敢杀自己灭口,若是能说成“见义勇为”便最好,若是说不成呢,自己还可以用“县太爷不想声张这银子的事”来要挟对方。
  他正跪那儿这么琢磨着呢,“县太爷”来了。
  却见这位老爷,穿一身宝蓝缎员外氅,头戴纶巾,身高体型皆是中等。看面相,这县官儿的年纪还挺轻,但他嘴上那把胡子却是不短,甚至长得有些违和,瞅着跟粘上去的似的;另外,这位老爷还有一双特别有神的小眼睛,长在脸上宛如“四条眉毛”一般。
  看到这儿,各位无疑也已经明白了,这县太爷……是孙亦谐假扮的。
  真正的县太爷此刻正在隔壁的一间屋里和梅赤阳一块儿喝茶呢,至于那些陪着孙亦谐一起演戏的师爷、差役们,自然也是得到了真老爷的命令,在这儿配合着。
  因为孙亦谐和黄东来得到了“云水”那两位锦衣卫大佬的许诺,所以在这种地方衙门上,他们便可以如此“便宜行事”。
  周口这儿的县太爷心想,反正你们也是在惩治恶人,并不是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再说又是半夜里在后堂干,不会传出去……那玩儿就玩儿呗,我权当看戏了。
  就这样,这出孙亦谐夜审“孙亦谐”的好戏开场了。
  且说孙哥,他大摇大摆地粉墨登场,往一张太师椅上一坐,随即便用他那双小眼睛在孙陵身上扫来荡去,盯得孙陵浑身都不自在。
  但“老爷”没开口,孙陵也不好先出声,只能跪那儿,时不时抬眼偷嫖那“县太爷”一眼。
  “禀老爷,这就是我们抓到的贼人……人赃俱获。”待孙亦谐坐定后,一名捕快就装模作样地上前禀报道。
  “嗯……”孙亦谐刚沉吟了半声。
  “老爷!我冤!”孙陵就抬头喊了这么一嗓子。
  结果,他话音未落,一双鞋底子就呼到了他的脸上。
  这一刻,但见孙亦谐将右手撑在太师椅的扶手上,以手为支点,整个人横着跃起,双腿并拢着朝前踹出,其两只脚的脚底刚好蹬在了孙陵的脸上。
  简而言之,《功夫》里的包租公是怎么踹的火云邪神,孙亦谐这会儿就是怎么踹的孙陵。
  但孙陵可不是火云邪神……火云邪神被这么来一下子还能回一句“用点力,我还行”……孙陵被这么一踹,当即便是人仰马翻、朝后翻滚而出,鼻子和牙龈皆是鲜血迸流。
  他还懵着呢,孙亦谐已坐回了原位,翘起二郎腿,悠然地来了句:“老爷我没问你话,谁让你擅自开口哒?该打!”
  孙陵心说:“可不该打吗?你都打完了啊。”
  但这吐槽他只敢搁心里,嘴上是不敢再随便支声了;今儿这老爷可不对头,哪儿有读书人像这样说了半句话就跳起来踹人的啊?难道这周口的老爷是个武状元?还是哪个暴发户家习武的公子买了官儿分配到这儿了?
  “本官问一句,你答一句,明白吗?”过了几秒,孙亦谐见孙陵已经被自己镇住了,便在假胡子下边儿勾起了嘴角,微笑着说道。
  “明白……明白……”孙陵又跪了回来,连连点头。
  开审前他脑子里想得那些,什么“用孙亦谐的身份咋呼人”、什么“用银子的事威胁老爷”……这会儿都已被他抛到脑后去了;像这种地痞流氓,向来就是以多欺少、欺软怕硬,你要是比他横,上来就把他抽懵了,他一下子就蔫儿了,没准比普通人还怂。
  孙亦谐对付过的这种人,比他吃过的鱼还多呢,莫说是个小小的孙陵,真遇上大混混儿他也有办法,不过那故事在后文,此处暂且不表。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干什么的?”孙亦谐一边问话,一边就拿起了桌上的一杯茶,慢慢品了一口。
  孙陵跪在那儿,稍稍犹豫了一下,回道:“小人孙亦谐,杭州人士,是……嗯……江湖中人。”
  这话他自己说着都虚,旁边的衙役听了差点儿都笑出来了。
  就你?还江湖中人?你见过江湖中人被一个县官儿飞踢骑脸的吗?你怕不是遇上了李元芳假扮的包青天?
  “嗯?”孙亦谐这一“嗯”,就把孙陵吓得浑身一哆嗦,不料,他的下一句却是,“你说什么?”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对方,“你就是人称义薄云天、侠骨柔肠、大慈大悲、忠肝义胆、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江东孙门之后孙亦谐?”
  还好此刻黄东来不在这儿,要是在,他很可能会放弃计划,直接会从隔壁冲过来大喊一声:“我靠,老子实在听不下去了,姓孙的你他妈要不要脸?”
  也别说黄东来了,此时后堂内外配合孙哥演戏的那些人听完都傻了,还有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呢?关键最后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个什么成语?咱可是头回听说啊。
  “呃……”孙陵听完也愣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回道,“是……正是在下。”
  “哦……”孙亦谐点点头,“那我再问你……”
  他这下一个问题,非常可怕。
  “在杭州,你要吃一盘儿西湖醋鱼,从那鱼被渔民捞起来,到摆上城中某间酒馆儿的饭桌,当中要过几道手?每道手的毛利大约又是多少?”
  孙哥这话说完,孙陵几乎是本能地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儿来:“啊?”
  孙亦谐表情一狞:“啊什么啊?你是没听清还是没听懂啊?”
  “不不……我听见了……”孙陵赶紧摇头,吞吞吐吐地应道,“只是……”
  “只是什么?”孙亦谐道,“杭州孙门,与朝廷素有往来,连本官我都知道,那孙家的少爷孙亦谐这些年来一直在经营杭州的鱼市买卖,难道孙公子你……离开杭州才几个月的时间,就把这些事儿都给忘光了?”
  此时,孙陵整个人就跟从水里捞上来似的,那冷汗都已经快透到衣裳外面来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也别说那银子的事情了,人家才两句话一问,自己那冒名顶替的事情当场就要穿帮……
  一旦他失去了“孙亦谐”这个身份的保护,变回了那地痞孙陵,今夜他恐怕是凶多吉少。
  “哦!大人您问的是那事儿啊?”要不说这刁民自有刁智呢,情急之下,那孙陵急中生智,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嗨,我刚才那是……没听明白,因为您那话,跟我们行里话不一样,您就是要问……鱼捞起来之后过几手对吧,这个……那个……三手。”
  他开始瞎编了,因为他忽然想到,像这种事,县太爷肯定也不知道,一个读书人他能懂什么卖鱼啊?就算自己瞎说一通,对方也难辨真伪啊。
  就这样,孙陵开始胡编乱造、边想边说;虽然他不懂鱼市的买卖,但一盘儿鱼端上酒馆饭桌时大概要多少钱他还是知道的,反正就按照这价钱一层层剥着猜呗。
  孙亦谐听着他那错漏百出的回答,心中暗笑,但表面上却是假装被骗过去了,还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看来你还真是孙亦谐孙少侠……”说着,他还拱了拱手,“失敬失敬。”
  什么叫玩弄嘛,就是你得给对方喘息的时间。
  正所谓——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把故事听到最后才说再见。
  这事儿要有起有落,按照起起落落落落,再起、再落落落……这样的节奏不断给对方施压,就跟水刑似的,时不时让对方喘口气,才能让对方更痛苦。
  此刻,那孙陵以为自己成功混过去了,当即是心中一松,整个人差点儿垮在了地上,他也是嘴角抽动着笑了笑,回道:“大人客气了,虚名而已。”
  “好,那本官再问你……”孙亦谐很快又接道,“你的身上,为何会带着我府上的银子啊?”
  孙陵一听终于问到这儿了,赶紧回道:“禀大人,草民适才走在路上,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带着个大包袱在跑,我觉着他形迹可疑,便上前阻拦,想要问个究竟。
  “没想到……这人不由分说,立刻抽刀暴起,欲对我不利,还好我的武功也不差,经过一番苦战,我将其打伤,他眼见情势不妙,便扔下包袱跑了,随后我捡起那包袱打开一看,里面满是银子……
  “大人您是知道的,我们这些侠客,向来是淡泊名利,不可能贪这不义之财,所以我当时就想抱着包袱送到官府来。
  “没想到,我走到半路,竟被各位捕快大哥给围了,虽然我知道这是误会,但一时也说不清楚,我又怕出手伤了他们,引起更大的误会,所以……干脆就任他们把我捆了,来到了此处。”
  他这套词,乍听之下还真找不出什么毛病来,因为里边儿存疑的地方都是没证据的,既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
  “哦,呵呵呵……”孙亦谐听完也笑了,“来人,给孙公子松绑,看座。”他顿了顿,接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可得好好聊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