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一章 以骗制骗(下)

第二十一章 以骗制骗(下)

  孙陵和黄俊坑蒙拐骗虽是有些年头了,但严格来说,他们仍只是最低等的地痞混混,根本还没上“道儿”。
  盗,亦有“道”。
  别以为“小偷”、“骗子”这种行当的门槛低……你偷过东西了,的确可以叫“小偷”,但不是“专业小偷”;你骗过银子了,也的确可以叫“骗子”,但也不是“专业骗子”。
  这就好比你在学校的文艺演出或者单位的年会上说过一段相声,并不能代表你就是专业的相声演员。
  想要“上道儿”,你就得懂道上的规矩,而且得有相应的业务能力。
  你以为电视剧里那种在路上和你撞一下肩膀就能把你身上的钱袋子顺走的技术,是个小偷就会?那你练个试试?
  骗子就更别说了,那些职业骗子……既是编导、又是演员,还得是半拉心理学家;而且他/她们的一整套戏中,还有很多需要随机应变的即兴部分,且绝对不可以NG,因为NG的代价太大了。
  孙陵和黄俊显然都没有那种业务能力,但此刻,他们遇到的这位“姑娘”……有。
  前文提过,骗子行当里,有种叫“放鹰的”,也叫“贴身靠”,眼下这个走夜路的姑娘,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干这行的,在道儿上都不用本名,一般都用假名字或者绰号,这位的绰号,叫作“风里酥”,意思是她轻飘飘的来,从你身边儿轻轻过,你整个人都能酥了;后来,这绰号被叫白了,人家就叫她“凤梨酥”,成点心了。
  当然,点心也行,点心大家都喜欢,又甜,是吧。
  别看这风里酥瞅着十八九岁、弱不禁风,实际上人家都二十五了,而且有功夫,且起码是绿林道上“勇士”这个级别的,像孙陵和黄俊这种普通地痞,就算来十个八个,她也能随便收拾。
  另外,她还有手下。
  因为是“放鹰的”嘛,肯定得有“男人”才行,要不然行动没法儿收尾啊。
  风里酥的手底下就有三男一女,其中一男一女,是对老骗子,都快六十了,年轻时也是干这个的,他们通常负责扮演风里酥的父母或者公婆;还有两个男的,都是壮小伙,一个扮她丈夫,另一个扮她兄弟。
  讹人的时候呢,基本是两个年轻力壮的先正面上,对受害者连打带骂,演得像要杀人似的,俩老的呢,则负责哭天抢地,并在关键时刻扮演和事佬的角色。
  这个组合,在古代,就算是个比较标准的仙人跳配置了,而这组合的核心,无疑就是风里酥。
  她这个角色是下套的关键,对演技的要求最高、戏份最多,对身材颜值也有要求,所以是很难替代的,其他角色则是随便找个信得过的人来培训一下就行。
  也正因如此,风里酥才是这个诈骗团伙的头目,其他几个都只能算她的手下,跟着她混饭吃,分赃的时候也是她分得最多。
  那么,她今天又怎会出现在这里,并如此精准的挑中了孙陵和黄俊下手呢?
  相信很多人也猜到了……黄东来他们安排的呗。
  梅赤阳身为绿林道“地”字号的人物,跟此地一些道上的地头蛇肯定也说得上话,再加上有孙亦谐的“钞能力”做后盾,稍微使点儿银子,雇个放鹰的来帮忙能有多难?
  正所谓酒乱手眼,色迷心窍,像孙陵和黄俊这种格局的小人物,遇上风里酥这样的专业高手,自是三五句话一说就被人勾住了。
  夜色中,这两位心急火燎地就跟着人家走,而且去的地方还真是城中相当荒凉的去处。
  不过他们也不怕,因为方才这位姑娘已经说过自己家“住得偏僻”了,再者,他们有一种思维定式,那就是“自己才是坏人”——难道我们两个男的,还能在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身上吃了亏不成?
  就这样,孙陵和黄俊随着风里酥一路来到了城里西南角的一处民居。
  推门进去,是一个小院儿,左手边是间柴房,前边儿有两间住人的瓦片屋。
  这黑灯瞎火的,孙陵黄俊的注意力又全放在了风里酥的身上,所以他们完全没留意到……这间院子,显是很久都没被清扫过的,那墙角的水缸里,也是一滴水都没有,还积了不少的灰尘落叶。
  若是换个机警的人来,一进门就会意识到这是个废弃的院落;可惜,孙陵和黄俊并不是那种人,他们还等着姑娘给他们“重谢”呢,想都没想就随着风里酥进了屋,还很自觉地随手从里侧闩上了房门。
  那屋里,倒是挺干净的,看来是事先收拾过了。
  风里酥进屋后便在黑暗中熟练地掌上了灯,随即便转过身来,看向了那两位“少侠”。
  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们,眼波似盈盈秋水,呼气如幽幽香兰。
  有道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在这个封闭的环境里,孙陵和黄俊近距离看着眼前这位貌美的姑娘,看得都馋了,口水都快下来了。
  没等几秒,那黄俊便是抢先一步上去,一把就搂住了风里酥。
  “哎~黄少侠,你这是干什么呀?”那风里酥可是老仙人跳了,这种状况习惯得很,当时就是半推半就,根本没使劲儿,挨在黄俊身上,娇嗔道,“小女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嘿嘿……你刚才不是说要重谢咱俩嘛。”那黄俊这会儿也是彻底不要脸了,淫笑道,“我看你这儿也没啥东西,要不你就用你自己……”
  “嘿!姓黄的,你猴急什么?”孙陵这时有些不乐意了,“咱也得分出个先后来啊!”
  “孙兄,这小妖精……兄弟我甚是喜欢,要不这回……你就让让兄弟我。”黄俊一边答着话,另一边搂住风里酥的手可没松开,还越抱越紧了。
  “啧……你这人……”孙陵撇了撇嘴,“行行……你可记住了,下回遇上好的,得我先。”
  这两人就这么当着别人的面说着这种无耻的对话,说完之后那黄俊就打算把风里酥往床上推。
  不料,就在这时……
  嘭——
  外面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响。
  其实这声音也不算特别明显,但风里酥却是在其响起的第一时间就惊叫道:“呀!好像有人进院儿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孙陵和黄俊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才那嘭一声是院门被人推开的动静。
  “诶?”黄俊当即疑道,“你不是说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风里酥立马推开了那好似黏在自己身上般的黄俊,回道:“是我一个人啊,但……”
  乓乓乓——
  她话还没说完呢,就有人敲响了这间屋子的房门。
  “是我,开门。”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自门外响起。
  因为屋里此时正点着灯呢,所以外面的人会直接敲门也并不奇怪。
  “坏了……你们快躲起来!”风里酥听到那叫门声,当即压低了嗓音,用一种非常紧张的神色看着孙陵和黄俊说道。
  这俩货做贼心虚,也是本能地和风里酥一样压低了嗓门儿,问道:“这到底是谁啊?”
  “哎呀,你们就别问了,快躲起来吧,被他看见了,非宰了你们不可!”风里酥一边说着,一边便冲那两人招手,示意他们躲到床底下去。
  这种状况下,孙陵和黄俊也不及多想,两人连滚带爬便迅速藏了进去。
  风里酥稍稍用铺盖帮他们挡了挡,紧接着就去应门。
  “怎么这么久?”门开了之后,门外的梅赤阳张口就来了这么一句,说着便走了进来。
  “人家睡了嘛,总要披件衣裳再起来应门呀。”风里酥和他对台词的同时,眼神顺势就朝床底下斜了一下,暗示他目标已经就位。
  “睡了?”梅赤阳点头回应,并不动声色地关好门,进屋坐下,“那灯怎么还点着?”
  “这……”风里酥装出吞吞吐吐的样子,“人家一个人在家,害怕嘛……”说到这儿,她来到梅赤阳身边,把手搭到了对方肩上,“梅爷您总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留人家一个在这里独守,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漫漫长夜,多难啊……”
  她这几句一说,床底下的孙陵和黄俊脸都歪了,俩地痞皆是心道:好啊,这小娘儿们,装得倒是挺清纯,还说什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结果你随便起来不是人呐?合着你找我俩送你回家,就是奔着那档子事儿来的吧?
  “行了行了。”梅赤阳把她的手推开,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男人在外面忙,哪管得了你许多?再说了……我亏待你了吗?”
  说罢,他就把身上的一个包袱解了下来,放到了桌上,并刻意在放下时用力发出了“哆”的一声。
  这下谁都能听出这包袱里放了某种硬物了,床下的两人也不例外。
  “梅爷,这包袱里的……都是给我的吗?”似是怕那两位还不够清楚状况,风里酥这时又用异常兴奋的语气补了这句。
  “想什么呢?”梅赤阳也很配合,“这么大一包银子,我真给你,你敢要吗?”
  风里酥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语气也变得有些扭捏:“那……您拿到我这儿来干嘛呀?”
  其实,这会儿孙陵和黄俊根本看不到风里酥的脸,他们只能看到她和梅赤阳的脚踝以下,但风里酥仍是把表情和肢体语言都做得非常到位、一丝不苟——这,就叫专业。
  “这些银子,是我刚从此地县太爷的内宅里给弄出来的。”梅赤阳娓娓言道,“我溜进去的时候,倒还挺顺利,可取完银子要走的时候,被一个护院儿的家丁给看见了……所以,至少最近这几天,我肯定是出不了城了,也不太方便在大街上露面;我想把银子先放你这里,等风声过去再回来取。”
  风里酥闻言,过了几秒,才回道:“那梅爷您要不要也在我这儿躲上几天?”
  “不。”梅赤阳回道,“人跟银子分开,那才安全……我这就走。”他顿了顿,“我走之后,接下来几天,你该干嘛干嘛,每日正常进出,不要有什么异动便是。”
  说罢,他就起身往外去了。
  “我送您!”风里酥紧跟着他,也往外走。
  到这里为止,他俩的戏,其实就算是演完了。
  梅赤阳一路走到了院儿外,到胡同里都拐弯了,风里酥还在“送”他呢。
  过了足足三五分钟,风里酥才装模作样地回到了屋里,这时候……床底下那两位,早已连同桌上那一大包银子一起不知所踪了。
  “哼……”风里酥见任务完成,冷哼一声,缓步返回了小院中。
  不多时,真正的孙亦谐和黄东来就从院外走了进来。
  “厉害厉害。”
  “佩服佩服。”
  双谐对这位“女演员”也是发自内心地称赞,不得不承认她那“戏”是真好。
  “行啦,别跟我瞎客气了。”风里酥白了他们一眼,“要不是梅大当家的开口,像这种活儿我是不接的……”她这是场面话,因为钱到位了她肯定还是要接,“还有,你俩也是……像这种小贼,即便是可恶吧,犯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地去整治吗?”
  “哎~我们有我们的原则。”黄东来道。
  孙亦谐也道:“是啊,这个就不劳姐姐您费心了。”
  他们说话间,一个梅赤阳手底下的弟兄快步进了院儿来,朝三人略一施礼,便道:“孙少侠、黄少侠,和你们预料的一样,那俩小子刚刚从后窗出去后,便沿着窗外那条直巷往北去了,之前布下的眼线一路都盯着呢,估计两人马上就要进‘网’。”
  “呵……很好。”黄东来闻言便笑道,“来,孙哥,咱们耍猴去。”
  “请。”
  “请。”
  他俩本身是不用这么“请”来“请”去的,这是在外人面前装大尾巴狼呢。
  本来这一切的发展都在黄东来的计划之中,按说这会儿,那孙陵和黄俊应该已被一队早已埋伏好的捕快给抓住了,然而,没想到的是……在“收网”的当口出了点意外。
  那黄俊,居然跑了。
  也不知该说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本来呢,是由他负责抱着那一大包银子的,没成想,他跑了半截儿摔了一跤,脚给崴了,于是孙陵就接过了钱,跑到了前头去,黄俊则在后面一瘸一拐地跟着。不知不觉,这两人之间就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因此,当孙陵被那队埋伏好的捕快截住时,在后方的黄俊远看着情况不对,立刻丢下同伴,扭头就窜了。
  当然了,也没关系,此时暗处还有很多梅赤阳的手下们盯着呢,他跑不掉的。
  既然这两个家伙分开了,那干脆就分开处置也无妨……孙亦谐和黄东来简单商量了几句,便决定,由黄东来带着雷不忌去追黄俊,而孙亦谐呢,则与梅赤阳一起奔县衙去,按“原计划”行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