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章 以骗制骗(上)

第二十章 以骗制骗(上)

  双谐他们是怎么带着梅赤阳等一干人混进城的,咱就不往细里说了。
  还是来说说那孙陵和黄俊吧。
  且说这两个地痞无赖,自打从汝阳县出来后,靠着冒充孙亦谐和黄东来行骗,那可是赚大发了。
  撇开他们沿途干的一些偷鸡摸狗的小事不谈,就说他们在破庙里“黑吃黑”,吞了那搬山太岁朱超刚从墓里盗出来的东西这一笔,还有后来到刘庄骗了那里的老百姓的那笔……仅这两笔买卖弄来的赃物,在周口销完后,就已足够让他们腰缠万贯。
  就两个货的德行,前文书咱也说过了,他们可不会因为有了点钱了,就去做一些长远的计划,比如存一些钱下来干点儿正经买卖、以后不再行骗了……这是不可能的。
  孙陵和黄俊,天生就是那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类型,这种人不懂得忍耐,毫无自控能力,不会反省,极度自私,且缺乏同理心和同情心。
  用今天的话来说,典型的垃圾人。
  养宠物不打疫苗、遛狗不牵绳子不捡狗屎、垃圾不分类随便乱扔、把公物当自己的东西一样随意破坏、若无其事地插队、停车时从不管别人能不能挪、捡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能占的便宜不占就是亏了、干着以上所有行为的同时还要嘲讽那些守规矩的人是傻。
  这种人搁在古代呢,有一个带有些阶级歧视色彩、又颇为精准的词儿来定义——刁民。
  现代法律包括执法层面来讲,对这种人算是比较客气的,但搁在大朙,这种货哪天要是犯了事儿被提上公堂,是很可能被当场弄死的。
  孙陵和黄俊眼下自然是还没落到那一步,他们此刻还春风得意着呢。
  他们这两天,拿着那些骗来的钱在城中狂嫖滥赌,中午一起来,就是吃酒席,下午呢,赌博,赌到晚上,又是逛窑子吃酒,接着便在青楼里直接过夜。
  最可气……他们在干这些事儿的时候,用的还是孙亦谐和黄东来的名字。
  所以,当真正的孙亦谐和黄东来进城后,也是很快就打探到了这两人的行踪。
  你可以说这俩冒牌货是胆子大、脑子小,一点都没防备;但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来看,这也确实是个很难预料到的展开——他们也不可能想到真货竟然会那么快就听说他们这俩假货的存在并在短短几天之内就亲自追踪过来。
  按照梅赤阳的说法,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两个鳖孙的行踪,那没别的,今晚就动手,抓起来先揍一宿,揍成俩胖子,然后有什么话再慢慢聊。
  孙亦谐就说了,这可便宜他们了,光打多没劲啊,动刑多好啊?什么“玉女登梯”、“仙人献果”、“猿猴戴冠”……该来的都给来一遍呗。
  梅赤阳这下见识可就浅薄了,这几手是什么刑他听都没听过,于是就让孙哥解释了一下,孙哥解释完之后梅赤阳那是不寒而栗,心想着这小子也不是善茬儿啊,怎么这手段比咱绿林道的还狠呐?
  黄东来听着他俩的对话都听不下去了,最后还是黄哥说了句公道话:“梅寨主,你这套,俗了;姓孙的,你这手,损了……我觉得咱还是应该想个不那么歹毒的、但又足够惩戒他俩的法子,好好耍耍这两只猴儿。”
  接着,他便道出了一个“以骗制骗”的计策,要让那两个冒牌儿货也尝尝被骗的滋味儿。
  孙亦谐和梅赤阳听罢,都给黄老爷……哦不……黄哥挑大拇哥:“黄哥,有点东西。”
  商议定了,他们仨便又讨论了一番,完善好了一些细节,随后再给雷不忌以及梅赤阳的手下弟兄们布置下了任务,这好戏……今夜就要开台。
  …………
  是夜,天都擦黑儿了,那孙陵和黄俊才从赌场里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赌场这个地儿,可讲究了。
  不见光,不见风,不见空,这三条是基本。
  什么意思呢?
  首先第一条,不见光,即在赌场之内,外界的天然光,不管是日光月光,最好都不要放进来;这跟场子合不合法没有关系,在古代,合法的赌档,也是这么设计,绝没有那种露天的场子,有也开不长。
  但凡赌场里的照明,一定要用人造光源,光线要调整到那种比较昏暗舒适的程度,让人一进这个地方,就无法知晓外界的时间,如果是现代的赌场,那屋里还要尽量避免出现钟表,也是这个道理。
  其次第二条,不见风,意思跟第一条差不多,就是说呢,这赌场里要少设、乃至根本不设窗户。
  窗户,不但会把外面的光和风带进来,而且在很多时候会成为逃跑者的首选路径;要是有人突然抓了一把桌上的银子破窗而出,那多麻烦?哪怕你把人追回来了,窗户也已经破了,天天有人跑,你天天换窗户不成?
  另外,赌场里的室内温度也是有讲究的,不能太热,太热了人待不住,也不能太冷,人一吹风就容易清醒;最好就是偏热,即那种让人容易上头的热……
  最后第三条,不见空,这个“空”,可以理解为空间,也可以说是空荡。
  赌场这种地方,必须时刻给人拥挤和热闹的感觉,这样人一踏进这里,就会有一种融入感;现代的很多迪厅酒吧也是这么干的,就是要音乐大、地方挤,这样才方便把你变成人群中的一部分……如果你可以在这种地方轻易找到某个相对宽敞的空间独自思考个几分钟,那这个地方的设计就是失败的。
  赌场里各个项目间的间距应该要尽力缩到最小,最好就是你一个转身过来,注意力就从一个项目移到了另一个项目,人也从一个人群融到另一个人群。
  以上这些……模糊人们时间感和空间感的手段,都是古来有之,也算是做这门生意的人的智慧结晶吧。
  试想一下,要是你走进一个赌场,里面宽敞得跟体育馆似的,房顶上开着个大天窗,周围也是高窗林立、通风采光良好,全天都冷风飕飕的,里面的每个赌博项目还都隔了七八米远,然后每个项目的旁边都只有稀稀疏疏三五个人在玩……那你肯定也没什么兴致了。
  当然了,“VIP”或者说“大户室”这种,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这里所说的,指普通赌徒所能接触到的赌场环境。
  那孙陵和黄俊,虽然都只是二十出头,但都是老赌棍了,他们自是早已习惯了赌场那种温室般的环境,一泡在里面就能泡一天,连水都可以不喝,这样便能少上茅厕。
  今天的他们,也是不知不觉就赌了三四个时辰的一天……要总结的话,便是输多赢少,但也没输光。
  很多人觉得好像一进赌场就意味着立刻倾家荡产,身上还剩一分钱都不可能出得来,这其实是不对的……大多数在“宝局”里被榨干的人,都有一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要让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沦为毫无理智的赌徒,通常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极端情况毕竟只是少数。
  开宝局的呢,也并不用刻意去做什么,如果每有一个人走进来,他们就想着立刻出千把他身上的钱全部赢光,那这生意也没法儿做了。
  这行,也是讲究细水长流的……说白了,你只要本钱够、且别遇到特别厉害的高手或者老千,正常运作下去,一定是稳赚不赔。而如果你赔了,那就说明这个世界的数学规则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你对自己经营的某个赌博项目的规则有了什么误解。
  “呸,真他妈晦气!”一出宝局的门口,那孙陵就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显然是输钱让他心情不太爽。
  黄俊却是比他想得开,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哎~孙兄,算了算了,这钱反正来得也容易不是?”
  他这话倒是对,抢来骗来的,可不容易吗?
  “来,孙兄,今晚咱们再换个窑子,看看还有没有比昨儿更好的姑娘了,给你消消气哈。”黄俊拉着孙陵便朝一个方向走,“中午我就打听好了,城南有家不错的,咱走着。”
  “嗯……”孙陵一听,也是马上转怒为喜,“既然黄兄这么说了,那走呗。”
  说罢,这两人便肩并着肩,笑哈哈地朝城南方向去了。
  此时天色已晚,大街上几乎都已没有行人了,他俩走着走着呢,刚好来到了一条无人的胡同里。
  两人进了胡同后还没走几步,就见这胡同的对面来了道人影……看轮廓,还是个女人。
  这要是个老太太或者胖大妈,那他俩自也不会多看一眼,但偏偏,那女人看起来还是个大姑娘;虽然离得尚远,天也黑,看不清其面目,但瞅那身段、步态,就让人觉着这很可能是个美人儿。
  按说……孙陵和黄俊本来就是要去逛窑子了,没必要再路上搞些别的事情出来,但这人呐……得意的时候,就容易忘形。
  搁以前,他俩在家乡时,小偷小摸的事是常做,但当街调戏良家妇女这种勾当他俩是不敢干的,因为他们干过那么一两回,结果都被周围的老百姓一通暴打,后来他们就学乖了。
  但眼下,扮“孙亦谐”和“黄东来”扮久了,他们就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又有“名声”、腰里又有钱,那就不再是混混,而是大爷……大爷们犯了事儿,只要不算太严重的,那就是进了衙门也能拿钱疏通出来,这些他们当混混的都懂。
  此刻,孙陵和黄俊看到那姑娘,皆是歹意顿生;两人立刻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即各自的脸上便都泛起了淫笑。
  接着,他们便加快了脚步,向着对方走了过去。
  而那姑娘呢,本来都已经走进胡同,走了大概三分之一的距离了,一看对面来这么俩人,好似是察觉了不对,她赶紧停住脚步,扭头又想往回跑。
  但她一个缠过小脚的,哪儿能跑得过两个男人?
  转眼之间,那孙陵和黄俊就追上了他,一前一后就把她给拦住了。
  “诶?姑娘,你跑什么呀?”孙陵笑着拦在了对方身前,借着点月光使劲儿打量对方的脸。
  还别说,那姑娘确实挺漂亮,脸上那是薄施脂粉、淡扫蛾眉;看年纪她也不过才十八九岁,梳的发髻还是未出嫁的样式,身上传一件白色褙子、外面套着浅蓝色的比甲,胸前还有一条丝带系出个蝴蝶麻花绊儿。
  见孙陵拦在身前盯着自己猛瞧,姑娘赶紧别过脸低下头,想转身远离对方,结果又撞到了黄俊的怀里。
  “哈!姑娘,看看这点儿路啊。”黄俊也是贱笑阵阵,朝人家贴了过去,这就要动手动脚。
  “你……你们……想干什么?”那姑娘眼神闪烁,显得极为害怕,说话的声音也很小。
  这贼人啊,越是遇见胆小的,他们的胆子相对就越大。
  “嘿嘿……姑娘,别误会嘛。”孙陵也朝对方逼近过去,笑着应道,“我们是看这天都黑了,姑娘你一个人在这种僻静处走动,怕你有危险,所以想来保护你啊。”
  “是啊是啊。”黄俊也接道,“姑娘你别怕……我叫黄东来,这是我兄弟孙亦谐,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们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是少年侠客,绝不是什么坏人。”
  这俩货冒充双谐的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也就一个礼拜不到,但他们已经很习惯自称自己的是孙亦谐黄东来了,甚至在私底下,他们也都不再叫彼此的真名,所以,在做这种自我介绍时,他们早已是脸不变色心不跳,即便脱口而出报的也是假名字。
  “诶?真的吗?”不料,那位姑娘听到黄俊的话后,她的下一句竟然是,“你们就是孙亦谐和黄东来?”
  她说这话时,脸上的害怕和羞怯都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一种惊喜的表情,语气和声音也高了几分。
  孙陵和黄俊见到这一幕,倒也愣了。
  “呃……呃,对啊,如假包换。”孙陵迟疑了一下,如实回道。
  “那太好了!”那姑娘听罢,竟是面带笑容地接道,“小女子早已听说过二位少侠的大名,如雷贯耳,甚是仰慕,今日得见,果然一表人才。“
  “啊?啊……嗯,是吗?”黄俊见对方突然这么热情,也是有点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姑娘过奖,过奖……”
  此时,那姑娘又露出一丝腼腆的、甚至可以说是诱人的神色,接道:“二位少侠,虽是初次见面,但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你尽管说。”那孙陵看着她那眼神,骨头都快酥了,回答得也是飞快。
  那黄俊也是不甘落后一般,赶紧抢了半步,绕到了姑娘身前,并朝旁边挤了挤孙陵,好似生怕姑娘看不到自己的脸似的:“对对,你说,有什么请求都可以说,我黄东来一定竭力相助!”
  那姑娘得到这答复后,反倒不着急了。
  她站在那儿微蹙秀眉,仿佛是内心犹豫了一下,再道:“嗯……是这样的……今日小女子送家父去医馆治病,所以回来得晚了,我家住的地方又偏僻,家中也只有我一人,所以只能独自走夜路……”
  她顿了顿,红着脸,又朝那俩冒牌货飞了飞眼儿:“刚才我还以为,是遇到歹人了,没想到竟有幸遇到二位少侠……既如此,不知能否恳请二位少侠送我回家,若是二位肯应承下来……”她又略微停顿了半秒,用越发娇滴滴的语气小声念道,“到家后,小女子自当重谢二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