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十九章 共识(下)

第十九章 共识(下)

  梅赤阳把朱超的遭遇跟双谐讲了一遍,讲得比较简单,毕竟这是在大路中间,不是聊天的地方,况且梅赤阳本身也不是当事人,而是听朱超说的。
  听完后,孙亦谐和黄东来便汪汪大笑、前仰后合,搞得梅赤阳又是费解、又是火大。
  “怎地?你俩自己做的好事,听完了还敢笑?”梅赤阳这人很讲义气,笑他本人也许他还不那么火,但笑他的兄弟可不行。
  眼瞅着那姓梅的又要拔刀冲上来,还是黄东来先止住了笑意,摆了摆手道:“哎,我说,梅大寨主啊,你先别冲动啊。”他顿了顿,“你就不觉得,这个故事里有什么问题吗?”
  梅赤阳一捋长髯,瞪视道:“什么问题?难道我的义弟还会骗我不成?”
  “那我问你……”黄东来道,“你觉得,我和孙兄,为什么要劫你兄弟的财物?”
  梅赤阳想都不想:“废话,劫人财物还能有很多种理由吗?”
  “很多啊。”这时,孙亦谐又插嘴道,“比如梅寨主你,身为绿林中人,想必也会去劫人财物吧?难道你的理由是贪图富贵吗?”
  “呸!”梅赤阳立马啐了口唾沫,“老子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这话一出口,他就神色微变,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好像被对方给绕进去了。
  “呵……那不就得了?”黄东来笑着接过话头,“所以这事儿还是需要一个理由的是不是?”
  “那你们的理由是什么?”梅赤阳可不想跟他们接着绕,故而用十分不耐烦的语气接着问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黄东来摊开双手,“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劫他啊。”他说着,先指了指自己,“先说我吧,我蜀中黄门虽不是‘很’有钱,但地方上的产业也不少啊,再加上我们家在武林中也算有头有脸,我为什么要去劫一个盗墓贼刚挖出来的赃物?”他顿了顿,又指了指孙亦谐,“再说孙哥,那就更别提啦,人家江南一霸、鱼市巨子、杭州孙半城,出门在外腰揣‘母爱’六千两……”
  他还没说完呢,孙亦谐就过来推了他一把,打断道:“你给老子闭嘴!一天到晚就黑老子!老子迟早砍死你!”
  黄东来被骂的时候还在笑,对他俩来说,这种对话很平常,雷不忌对此也早已见怪不怪。
  “总而言之……”那孙亦谐骂完了,又把黄东来没说完的话重新接上,对梅赤阳道,“你只要稍微想想就该明白,真正的孙亦谐和黄东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去劫你兄弟朱超,退一万步说……假如真的是我俩动手,你兄弟怕是早就被灭口了。”说到这儿,他瞥了眼黄东来,“你看咱黄哥,黄门少主,下毒这事儿对他来说……就跟说话和放屁一样自然,有这种本领,下什么蒙汗药啊?直接毒死,哪儿还有活人能来给你告状?”
  梅赤阳听他们讲到这儿,脑子也确实有点转过来了,尤其是这两个家伙“互黑”的那部分,还有话里那些得罪人的地方,反而显得他们的话十分真实。
  “这……”一时间,梅赤阳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刚才兴师问罪的气势太足了,态度也恶劣,有点蛮不讲理,所以现在不太好下台了。
  孙亦谐小眼睛一扫,瞬间就看出了对方“有难处”,于是笑了笑,接道:“梅寨主为兄弟报仇心切,重情重义,孙某佩服,但若因此失了冷静,错杀好人,反倒污了自己的名声,那怕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还望梅寨主三思啊。”
  梅赤阳听到这句,总算是松了口气,心说:这姓孙的小子不愧是“江南一霸”、“鱼市巨子”,年纪轻轻就极会讲话……他若是占了道理不依不饶,反过来羞辱我,那今天这事儿恐怕还是无法善了,但现在他非但没有得理不饶人,还来个先捧后劝,把我的面子也给兜住了,那便好办。
  “嗯……”梅赤阳沉吟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接道,“二位少侠所言,确是有理……”他对两人的称呼忽然就客气了起来,“现在想来……劫我兄弟那两人,多半就是冒名顶替之徒;梅某当初想得不够细致,也没有对这事情的来龙去脉问得很清楚……是我莽撞了。”言至此处,他话锋一转,“不过……容梅某再问一句,二位又如何证明,你们就是真正的孙亦谐和黄东来呢?”
  他这问题提得也有一定道理,单凭你们几个乘着辆马车、带着三叉戟,也并不足以证明你们就是本尊;那俩冒牌货一路上偷抢拐骗过来,没准也能买得起马车了,而假的三叉戟,那两个假货也早就准备了。
  “我来证明不就得了?”雷不忌这时开口道,“虽然我雷不忌不像我两位大哥这么有名,但你去打听一下,应该也是有人知道我的吧?况且我的武功你也见识过了,我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梅赤阳闻言,显得有些为难,因为雷不忌的名声真没双谐那么响;事实上,这次少年英雄会过后,年轻一辈里真正可以说出了名的,只有三个人——孙黄自不用说了,他们出名也并非是因为他们在英雄会上的表现,而是因为大破天奇帮这种“武林大事件”。
  而另一个出名的人,就是林元诚了。
  就如一句流传在体育圈中的名言——冠军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唯一重要的。
  尽管这次的少年英雄会中,类似宋芷秀、淳空、柳逸空、雷不忌这样的才俊们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关注,但撇去宗门本身的加成,他们的名声流传程度,绝没有林元诚这个“第一”来得快和广。
  雷不忌的名字,至少梅赤阳是还没听过的,他要真听过,而且也听说了此人极有可能是“八荒拳圣”的儿子,那他刚才没准连刀都不敢拔。
  可话都到这儿了,梅赤阳又不好当面跟雷不忌说:“雷少侠,我确实不知道你是哪根葱啊。”
  他要是说了,那双方都尴尬。
  还好,孙亦谐又一次及时通过神色看出了梅赤阳的心思,就在气氛即将走向尬点的当口,他哈哈一笑,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并走到马车后面,从绑行李的带子上解下了自己的三叉戟。
  “梅大寨主身为绿林道上的‘地’字号人物,想必也是见多识广。”孙亦谐边走边道,“我这把戟,给你看看,你便知真假。”
  说罢,他就将三叉戟一横,随手丢给了梅赤阳。
  梅赤阳扬臂一握,接戟在手,立刻是心中一惊:这戟……比他想象中轻得多,虽然长逾七尺,但握在手里感觉也就十来斤。
  轻归轻,却没有那种脆弱的感觉,反而有极强的存在感和威慑力。
  神兵利器,跟古董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艺术品”;按照现代的造假技术,什么都能伪造,唯有真品上那种独特的“感觉”,是无法复制的。当然了,这种唯心的东西无法被数据化,且只存在于一些行家的认知中,并不百分百保险。
  所幸兵器这玩意儿是要拿来“用”的,比艺术品好分辨得多……真不真的,试一下自见分晓。
  此刻,梅赤阳便拿着这三叉戟走到路边,随手一挥,就将一块路肩上的岩石像豆腐一般削去了一块,这样……也就够了。
  那个年头的冶制技术能造出来的金属也就那样儿了,你觉得那种靠人力、用锤子敲打出来的铁片,再磨一磨,能有多锋利?我这么说吧……那时候江湖上最常见的刀剑,未必比你现在在超市里几十块钱就能买到的菜刀更利,你家的菜刀要是放大个几倍,搁在古代那就是上等兵器了。
  至于“神兵利器”嘛,属于极少数极端例子,一个大师级的匠人一辈子可能也就能造出三五把来,有些甚至一辈子就造出了一把,但你想想……这种人一生中打造出的失败品和凡品又有多少?按比例来说就是……即使由行业顶尖的人士去制作,诞生几率也不到万分之一。
  因此,孙亦谐这把由陨石打造的神兵,已经可以说明一切;单就这一把兵器,在识货的人眼里,黄金万两都难换……这样一想,梅赤阳就更没有理由怀疑双谐会去劫朱超的东西了。
  “好!好!好兵刃!”梅赤阳也是习武之人,拿着这三叉戟使了两下,便赞不绝口。
  按照绿林道上的等级来说,他要是有了这兵刃,就不是“义士”了,该改“侠客”了。
  “梅寨主,应该不会再怀疑我们的身份了吧?”见对方已经辨出来了,孙亦谐马上就上前两步,走到了对方跟前,很自然地伸出手去,要拿回三叉戟。
  他这么着急,主要也是怕自己这三叉戟入了梅赤阳的眼,然后对方就搁眼里拔不出来了……
  这种绿林道的人,说到底还是匪,即便打着义匪的旗号,也绝不能把他们当好人看;万一梅赤阳因这把兵器而起了歹心,那又要生出枝节来。
  好在,那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梅赤阳顺势就把三叉戟递回了孙亦谐手中:“呵呵……那是当然……”说话间,他依次冲着三人抱拳拱手,“孙少侠、黄少侠、雷少侠……方才梅某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梅赤阳的心胸,还算是开阔,尽管他做事欠考虑,但为人还行,知错能认,这点不易。
  孙亦谐和黄东来的心性都比他成熟多了,自也不会跟他计较,而雷不忌也不是那种小气之人。
  众人解除了误会,便很快聊开了,两边把情报一交换,梅赤阳便听说了刘庄的事,他当时就替孙黄抱不平:“奶奶个腿儿的……这俩冒牌货太可恶了,待我抓到他们,非把他们扒皮抽筋,活活剐了不可!”
  按我们现代法律的标准来说,虽然那孙陵和黄俊是身负抢劫、诈骗、偷盗等一系列罪状,但依然罪不至死;不过,在那个时代,就是另一回事了……
  按照大朙律来讲,他们这种,或许也没有杀头的罪过,但真落到官府的手里,大概率还是死路一条,要么就是在过堂的时候被打板子打死,要么就是在牢里染病死掉。
  而若是落到江湖中人或者绿林道的手里呢,那就更甭提了,出个老千都得砍手,你俩黑吃黑……还能有命?
  所以梅赤阳说要剐了他们,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敢干,而且在他以及这个时代的大部分人看来,这也是应该的。
  孙亦谐和黄东来对此呢,自也没有什么意见。
  几人一拍即合,迅速达成共识,决定一同往周口方向去追那两个冒牌货。
  不过,追,也要有方法;这次的事儿,他们两拨人若是互相配合、各施所长,自是可以事半功倍,反之,假如他们没头苍蝇似的冲上去,搞不好就会打草惊蛇,今后再要抓到这两人怕是都难了。
  今天,如果梅赤阳没有遇到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以他的性格和智力,很可能就会引发后一种情况,但现在不同了,有了双谐坐镇,这帮梅家寨的莽夫便有了智囊。
  众人一番商议后,孙亦谐和黄东来给他们提的第一个主意就是——乔装改扮。
  你们这帮山寨里混的,一个个儿凶神恶煞,穿着劲装、拿着兵刃,就算你们买通了守城的官兵进了城,也肯定是第一时间就被城中的黑白两道给盯上,行踪和目的不用半天就都暴露并传开了。
  所以,得先伪装一下,把自己变得低调一点,这样才好办事。
  梅赤阳听了这建议,也觉得很有道理,自己确实是地头蛇当久了,险些忘记了周口不是自己的地盘儿,而且自己是个绿林匪首,真要是特别张扬地进了城,搞不好仇还没报,自己先被寻仇的找上门来。
  于是,在行到周口附近时,梅赤阳便吩咐他的弟兄们在城外找个地方暂且停留一会儿,由自己先带着两名长得相对和善、脑子也比较活络的兄弟,换上孙亦谐和黄东来提供的换洗衣物,随孙黄雷三人先进城去踩踩点,然后弄一些伪装所需的东西出城,再来接他的这些手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