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十八章 共识(上)

第十八章 共识(上)

  午后,破庙。
  庙门的石阶,青苔玉缀。
  庙外的天空,霏雨纷纷。
  在这离雨一步之遥的地方,围着炉子、暖着身子、听着雨声,再吃上一锅野菜炖鸡,确也是一美。
  像这种苦中作乐、观雨听闲的乐趣,我们现代人是不太有机会体会到了。
  毕竟我们有空调、有电脑、有手机……你往空调房间里一坐,眼睛往屏幕上一盯,你的身体自然是舒适的,而你的大脑在大部分时候也会处于一种被动接受讯息、且不需要怎么思考就能产生内啡肽的状态,所以我们大多不会走出舒适区去做些不习惯也不便利的事。
  但古人不一样,他们生活在一个什么都很匮乏的农耕社会里,他们想要让大脑感到愉悦时,便需要更主动些;阅读、思考,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交流……对大脑来说,这些行为都比看视频或者玩游戏要累,但这也是古人们仅有的选择,亦是直到现代依然没有被淘汰的方式。
  “我跟你们说啊,要说这吃食,我可真是吃过见过,不信你们随便问,什么沙地马蹄鳖、雪天牛尾狸……”朱超和两个冒牌货聊了一阵儿后,便打开了话匣子,不知不觉就吹到了吃的东西上面。
  人都有个爱好,这朱超就是个贪口腹之欲的人;他不仅能吃,也会吃,对各种酒也颇有研究。
  而那孙陵和黄俊呢,也爱听这个……可不么,他俩干啥啥不会,就会偷鸡摸狗和吃喝嫖赌,你跟他们聊风花雪月,他们能放出什么屁来?但你要说什么好吃、什么好玩儿,他们可起劲了,何况早年间他俩家里还有钱的时候确实也享受过一阵,聊这个他们真插得上话。
  于是,一个盗墓贼和两个地痞无赖,就这么在破庙里越聊越欢畅,用真正的孙哥的话来说——气氛好得一逼。
  半个时辰一过,这三人一块儿吃着喝着聊着,已经是称兄道弟了。
  眼瞅着气氛到那儿了,那俩冒牌货终于是忍不住了,两人在轻声嘀咕了几句后,那孙陵便开口问道:“朱大哥,有个事儿,兄弟不知当问不当问……”
  一般说出这句词儿来之后,一百个人里九十九个会让你问,朱超也不例外:“呵呵,有什么不当问的,亦谐兄弟但说无妨。”
  孙陵眼珠子一转,干笑了一声:“嘿,小弟我就是好奇,想问问……您那个包袱里,装得满满当当的,到底是啥呀?”
  其实,在他问这个问题之前,他和黄俊便已经大致猜到了那里面是什么。
  因为朱超刚才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早就已经把自己那“搬山太岁”的主要业务跟他们说了,人家又不傻,你一个盗墓贼,在这荒山野岭背着一大包东西,你说这像什么?
  朱超也是直言不讳:“嘿嘿,这个嘛……也没啥,刚归置完的‘买卖’而已,回头我拿去换了银子,先舍一部分给附近的穷人,剩下的,哥哥好好回请你们一顿,哈哈哈……”
  别看是个盗墓的,他还挺豪爽,要不说人家怎么能在绿林道上混到个“地”字号呢。
  可惜啊,朱超今儿个是栽了……
  他这么一说一确认,那孙陵和黄俊自是歹心乍起:哦,你先去换了银子,还舍一部分给穷人,剩下的,你拿着,然后再拿一部分出来请我们吃一顿?那多麻烦啊?我们也是穷人啊,你现在就把这包袱里的全都给了我们不就得了?
  长话短说,不多时,孙陵和黄俊就找了个机会,趁着朱超出门解手的功夫,悄悄给他碗里下了点儿蒙汗药。
  这两个平日以偷蒙拐骗为生、又不懂武功的人,身上备着点儿蒙汗药也并不奇怪;朱超他鼻子再灵,那蒙汗药无色无味,他也辩不出来,再加上他早已对这“孙亦谐”和“黄东来”放下戒心,便着了他们的道。
  一直到这天半夜,朱超才从昏迷中醒来。
  这晚,不见月亮,他醒来时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而且刚醒那会儿,他觉得头又沉又晕,身上也使不上劲儿,一时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落到了地狱里。
  直到片刻后,他身上的无力感慢慢缓解,头也不是那么晕了,他又提鼻子一问,闻到了空气中残留的炖肉味,这才反应过来:“糟了!我这是被麻翻了!”
  但此时他再后悔,也已经晚了。
  他那包袱已经没了,连自己随身带的银子、还有盗墓的工具等等,也全都没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俩冒牌货还没胆子杀人,否则……恐怕朱超连这条命也得交代在这里。
  朱超那叫一个气啊,他心想,自己平时也不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啊,怎么今儿个就被两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小子给蒙了呢。
  说到底,还是因为孙亦谐和黄东来这两个名字近来风头正盛,朱超也算条好汉,对这两位少年英雄感到佩服,便很想结交他们。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小子居然跟自己玩黑吃黑这套——是的,朱超直到被劫完了都没反应过来那两个是冒名顶替的,他还以为自己就是被孙亦谐和黄东来给劫了。
  第二天一早,朱超才回到了住处,接着,他就把自己关在家里,连喝了两天的闷酒。
  没办法,他又不可能报官……去了官府怎么说啊?我盗墓的劳动所得被人家给劫了?那衙门口儿的人不但要把你逮起来,还得笑你是个傻逼啊。
  有道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妈了个鸡。
  朱超憋了两天,吃不好睡不着的,这就给气病了。
  前文说过,尽管他是个盗墓的,但也算条好汉,附近的穷街坊们平日里受过他不少照顾,看他病了不能不管啊;有人给他请大夫、也有人给他做了粥送来,还有人呢……就去通知他结拜大哥去了。
  梅赤阳一听自己结拜兄弟病了,那是一刻都不敢耽搁,梅家寨离朱超住的地方也不远,他可说是拍马就到。
  有些话,跟旁人说不着,跟自己的结拜大哥还说不着吗?
  朱超一看梅赤阳来了,那是唉声叹气、又憋屈又恼怒地把之前遇到“孙亦谐”和“黄东来”的事情讲了一遍。
  梅赤阳听完自是怒不可遏,当场拍桌子骂道:“奶奶个腿儿的!太不像话了!什么少年英雄,这不就是俩黑心王八吗?竟然欺负到我兄弟头上来了?兄弟你等着!哥哥给你去报仇!”
  吼完这几句,他一没细想、二没细问,转头就走。回到梅家寨后,他便叫上了十几名手下的弟兄,和自己一块儿骑着马就往外奔。
  绿林道自有一套打探情报的网络,梅赤阳很快就打听到了有几个人带着“像粪叉一样的武器”正从许州南面沿着官道往东行,于是……他就率人追来了。
  没成想……他想追“李鬼”,却愣是追到了“李逵”,把真正的孙亦谐黄东来还有雷不忌给拦了下来。
  眼下,梅赤阳听到黄东来说什么“冒牌货”的事,他脑子第一时间还没转过来呢,所以仍是用很不客气的语气骂道:“我呸!什么真的假的?想狡辩你也想套高明的说辞,说什么有人冒充你们?那是不是你们随便干了什么不敢承认的事,都可以说是假冒你们的人干的了?”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干了什么呢?”黄东来问道。
  “哼……还装蒜是吧?”梅赤阳冷哼,“我倒要看看,刀架在脖子上了,你还装不装?”说罢他便要动手。
  此刻,他至少犯了两个错误。
  其一:黄哥脖子短,他那五环大刀未必架得到位。
  其二:他从头到尾都忽略了雷不忌的存在。
  诚然,雷不忌那形同三十岁的黝黑容貌,有一种强烈的杂鱼感……但也正因如此,他每次在那些看轻他的人面前出手时,皆会一鸣惊人。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梅赤阳弓步纵身,举臂抽刀,其手腕微沉,刀锋一横,便朝着黄东来冲了过去。
  雷不忌看这货想无视自己,就这么跟自己错身而过,那心里是也笑了:“呵……当我死人呐?”
  那一瞬,雷不忌转体上步,腰马合一,使了招野马分鬃,轻松将梅赤阳的刀势拦下,随即他又拧腕升拳,朝对方腋下疾攻一式,当即就把梅赤阳逼退了两步。
  “嘶——”梅赤阳和雷不忌对完一招后的反应,跟那秦风是一样儿一样儿的,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儿,暗自惊叹着这位三十岁左右的黑面车夫的实力。
  不过,梅赤阳和秦风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并非只是想找孙黄“伸伸手”、过两招,他可是来帮兄弟报仇的,不会那么容易放弃,所以,一息过后,他再度杀了上来。
  这回,他肯定是朝着雷不忌来了,因为他也知道像这样的硬手他是绕不过去的。
  鹰城五环刀,那刀法确是不俗,那引刀接式间,是环鸣锋闪,若雷声阵阵、似长虹映空。
  而且梅赤阳的内功底子也不算差,经常是刀锋未至,一股劲力已先击到,也就是说他实际的攻击范围要比看起来更广。
  然,真要分个高下的话,依然是雷不忌更胜一筹。
  在这种实战的打斗中,雷不忌的战力要比在擂台上更强几分,因为他爹教的不少拳法威力都太大了,以他的修为,控制不好就容易打死人,所以他在擂台上不方便将那些功夫使出来。
  但在当下这场合……便无所谓。
  是你梅赤阳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举刀就砍的,而且你出招时也没有留手的迹象……这种前提下,我打死你都是正当防卫。
  下一招,但见雷不忌内劲猛提,由臂及拳,使出雷家拳中“运火”、“崩岩”两个基本拳式,其拳面贴刀而过,反手砸环,打得梅赤阳手中大刀的刀身猛颤,随后雷不忌的上半身又如猿挂树梢,朝着对方缠躯欺近,配合脚下步法,两个错步就晃身到了梅赤阳背后,照着对方后心就是一肘顶去。
  别小看这两步和这一肘,有讲究,叫“半步龙象”,用一个大家比较容易理解的概念来说——连招。
  这种招数,那是一回难防,二回难破……第一次遇到时几乎不可能防住,且威力很大,这肘子顶实了,随便谁,只要你还是个人,再怎么防也会有所损伤;当然了……还是那句话,除非你超越人类……
  八荒拳圣的很多招式都是这样,他那步法,还有拳式,可能乍看起来也没有多复杂,但内行都明白,这些招式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极度的“洗炼”和“高效”,雷家拳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你几乎无法从其招式中找到多余的动作,但同时它又变化无穷,能适应各种战斗。
  在以招式纷繁复杂为主流的武侠世界中,这样的功夫是很难得的,也是真正的集大成者才能创造出来的。
  梅赤阳今天算是亲身领教到了,那“半步龙象”,一格、一挪、一转、一顶……一气呵成,速度奇快;行招到了一半,雷不忌就进了梅赤阳的视线盲区,肘击顶到梅赤阳的后心时,后者甚至觉得自己可能要死……
  好在雷不忌还是心善,而且和孙黄二人学了那么久的“做人留一线”之后,他也懂了点分寸,终究是没出全力。
  梅赤阳在这一击过后,向前踉跄两步,单膝跪下、刀尖撑地。
  见寨主吃了亏,他那些弟兄们可急了,纷纷从马上翻身而下,都抄起了家伙准备一起上。
  “都别动!”但梅赤阳见状,却是及时喝止了自己的弟兄们。
  他调整了一下气息,重新站直了,回头看向雷不忌:“哼……雷少侠是吧?好俊的功夫啊……”他顿了顿,接道,“敢问你此刻手下留情,是看不起梅某呢?还是做贼心虚?”
  “哎,你可别不识好歹啊。”雷不忌道,“方才我黄哥让你说说怎么回事儿,你不由分说就动手,我才出手制止你的……现在好赖话都让你说了,但你还是没讲为什么找我们啊。”
  梅赤阳听罢,踱了几步,又跟自己的弟兄们站到了一侧,随后想了想,再道:“好,既如此,那我便说说……就当是提醒一下你们做的那些‘好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