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十六章 追踪

第十六章 追踪

  时近黄昏,双谐和雷不忌的马车又出了刘庄,往东边儿去了。
  尽管他们几个已经跟村民们讲清楚了自己并不是骗子,村民们似乎也已信了,但因为发生了之前的那段小插曲,你再让他们在这个村子的客栈里过夜,他们是断然不肯的。
  毕竟他们只有三个人,而这村子里上当受骗的少说也有几十乃至上百人,谁能说清楚到了晚上会不会还有一些不死心的村民跑来偷袭或者搞事?
  总之,只要还留在这村里,他们仨是不可能睡得安稳的。
  因此,三人干脆就跟那客栈掌柜还有村民们打听了一番先前那两个骗子的情报,然后以“要立刻去追拿骗子”为由,转头就再度出发了。
  反正这时候还不算太晚,他们现在走,沿着大路跑快点儿,应该可以赶在天黑后不久抵达下一个驿站。
  就这样,他们的马车一路向东,直走到夕阳西下,暮色四合,这马也不由得慢了下来。
  眼看着天色渐暗,雷不忌在车头挂上了一盏灯笼,拿根杆儿挑着,继续赶路。
  又挑灯夜行了大约半个时辰,终于,驿馆到了。
  还好,这驿馆今天的生意不怎么样,空房还很多,三人叫开了门后,一说要三间房,那店伙计的态度便热情了起来。
  伙计将他们让进店里,又重新闭好了门,茶壶还没端上来呢,那雷不忌的肚子已经叫了起来。
  不忌今天也是辛苦了,赶了一天车,也没停下好好吃过一顿饭,只是和两位大哥一起啃了点随身带的干粮;眼下他既已坐下,自是希望能来口热的,最好再带点汤汤水水。
  这伙计的眼力也不错,把茶端上时,看了看三人,便问道:“三位,咱这儿的厨子睡得晚……您几位要不要……”
  孙亦谐很上道,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已摸出些银子塞进了对方手里:“小二哥,你看着张罗吧,这钱要有剩的,你就留下,权当我们请你喝酒了。”
  那伙计低头一看手心里的银子数量,立刻喜上眉梢:“诶,诶!好嘞,您几位等着,我这就去吩咐厨房准备酒菜!”说完他便飞似的跑后厨去了。
  待他走远,黄东来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孙哥,怎么今天这么大方啊?这不像你啊。”
  “呵……”孙亦谐道,“你这是明知故问啊。”
  雷不忌可没他们那么好的默契,也没那么聪明能猜出他们在说什么,故而问道:“哥,你们在说啥呢?”
  “哎~别着急,你马上就知道了。”孙亦谐这会儿还卖了个关子。
  等过了片刻,当那店伙计开始给他们上菜时,雷不忌就明白了,这银子确实也不是白给的。
  雷不忌还没把筷子拿起来呢,孙亦谐就拉住了那店伙计,打听起了那两个骗子的事情。
  别看只是个店伙计,这官驿的伙计,可不比普通民营客栈的小二,人家是有编制的,严格来说也归军队管;他们这些人,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有那种所谓的江湖大佬跟自己摆谱——什么江湖中人?在他们看来不也是老百姓么,狂什么?敢在这里装逼闹事,分分钟让官兵来把你们剿了。
  所以,孙亦谐这“老百姓”,也很识趣,直接就是“银子开路”。
  这世上跟银子过不去的人,少。
  正所谓拿人的手短,那伙计得了这些个“小费”,回答几个问题,不过分吧?
  于是,孙亦谐就趁热打铁,顺势把自己想问的都问了个明明白白,可惜……一圈问下来,有用的情报是问了不少,但唯独关于那两个骗子的行踪,这伙计是真不知道。
  很显然,那假孙亦谐和假黄东来此前并没有在这个驿站里停留过。
  这也对,这个驿站离刘庄太近了,那俩骗子连夜出逃,不会只逃出个一乡二里地便停下的,他们至少也得到了下一个大的县城,混进城中,才能稍稍安心;因为县城里人多,也方便销赃,不像这驿馆,上上下下就这么点儿人,两个人背着大量的金银细软在半夜里敲门入住,就算没人报官也一定会被伙计记住。
  没打探到骗子的消息,孙亦谐他们也只能作罢,三人吃饱喝足,便各自回房去睡了,明儿一早他们还要继续赶路去追那俩货呢。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会问,他们怎么知道要往东去追赶?
  此处书中代言,这可不是村民们告诉他们的,而是之前黄东来通过勘察自己推理出来的。
  那些村民毕竟能力有限,但黄东来不同,他一听那两个骗子是骑马走的,第一时间就想到要去马厩里看看,果然……一去他就找到了两组与正常马蹄印明显不同的痕迹。
  将马蹄子用布裹起来,并让马慢慢走,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掉马蹄声,但是,当马上的两人都带着很重的行李时,这样行马,无疑会留下两排很深的、且形状不规则的马蹄印来;黄东来……就是顺着这两组蹄印知道了假双谐是从村东口跑路的。
  方才他们出了刘庄,在大路上前行时,黄东来还特意在车舆外陪雷不忌坐了一会儿,一路追踪着那两排异常的马蹄痕迹,想确认那俩骗子有没有拐出大路去,结果在出村后不久,他就发现那两组蹄印在某个地方停止了,然后变成了两排比较深、也比较新的蹄印,渐渐与大路上其他的正常马蹄印融在了一起。
  由此可知,那两个假货在出村后不久就解开了马蹄上的布,然后打马向东去了。
  从刘庄东面出来,有两个选择:其一,沿着小路走,拐进一片林子,没错,就是孙黄二人遇到黑店的那片林子,从那儿穿林过水,再经过一个村庄,沿着颍河北岸走上半日,便可到周口。
  其二,就是沿着官道走,直线距离上来说,比上面那种走法远些,但最后目的地一样……还是周口。
  因此,不出意外的话,那俩骗子的下一站必是周口。
  按照江湖骗子的规矩,得手后,要么就是去销赃、分赃,然后歇一段日子,等钱花的差不多了再去准备下一笔“买卖”;要么就是趁热打铁,利用上一笔买卖骗来的金银财物、作为自己下一次行骗的成本,接着来一票更大的。
  当然了,此处指的是那种搞大金额诈骗的团伙之间的规矩,还有另外一种利用女人行骗的路子,叫“放鹰的”、或者“贴身靠”,其变体就是今日我们所熟知的“仙人跳”……像那种呢,由于是搞“突然袭击”,半骗半讹半抢,每次作案能弄到的钱很有限,所以就没这规矩,通常都是骗一票换个地方,一单接一单基本不会停下。
  言归正传……
  第二日一早,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都已休息妥当,那拉车的马也已吃饱喝足,一行人便再度踏上了“追骗”的旅程。
  对这事儿,他们也是比较着急的,虽然目前来看那两个冒牌货只是骗人财物而已,但要放着不管,保不齐哪天他俩做点抢男霸女、杀人越货的勾当,到时候也都算到双谐的头上,那多憋屈。
  所以,这天他们的马车走得比较快,才半日就行出了几十里地去。
  然,他们快,还有比他们更快的。
  就在午时将至之际,这官道上忽地尘土飞扬,蹄鸣阵阵……转眼间,便有一队骑着劲马的汉子,约十四五人,从孙亦谐他们后方拍马而至。
  但见,那为首的一人,白面长髯,青衣大氅,背上还背着把五环大刀;而他身后的那些马上汉子也个个儿是虎背熊腰、面目凶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这帮人离孙亦谐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为首的白面男子便一眼看到了马车后面的三叉戟。
  要说孙哥这把独门兵器啊,还真是够“独门”的,至少目前江湖上比较有名的人里,使这个的,他是独此一家,所以人家一看到这个就会想到他;此前在刘庄,那名客栈的小二也是因为瞅到了马车后的三叉戟,所以才变了脸色的……
  毫无疑问,那两个冒充孙亦谐和黄东来的人,也是连这把兵刃也一并做了假的,甚至可以说,那把假的三叉戟,正是他们冒充双谐的关键道具。
  “啊!”那白面男子定睛观瞧了几秒,在确定了自己没看走眼后,当即惊叫了一声,并接着吼道,“前面的人休走!给我站住!”
  他这声吼,其实人家根本就听不清楚。
  且不说这大路上本就开阔,容易散了音儿,就说他这边凌乱的马蹄声,也足够把他那话里的词儿都给淹了。
  前方的孙亦谐和黄东来此时都只是依稀听到了后方的蹄声中好像有人喊叫,但话里的字可是一个都没听清,所以他们自然也没搭理。
  那白面男人一看自己吼完跟没吼一样,那心头火便似浇了油般烧得更高了,他当即是打马扬鞭,带着一众弟兄猛追了上去。
  马车再快,也快不过马,不到一分钟,那伙人就追了上来,把马车给拦下,并围了起来。
  雷不忌一瞅这帮人的模样,心说:得了,这绝对又是来找茬儿的啊,打出了洛阳后咱基本天天被截被围,我都快习惯了,看带头那位的表情,白里透着红,明显是怒火中烧啊,看来这回我是真有架可以打了。
  “车里的,别让爷爷动手,自己滚出来!”那白面男子也不客气,拦下车后,便大声呼喝道。
  他这么一喊呢,孙亦谐和黄东来自也不可能继续在车舆里缩着,毕竟这是马车的车舆,不是装甲车的车厢,缩在里边儿反而不安全……
  “干嘛啊?这光天化日的,想抢劫啊?”黄东来一下车,就冲对方问了这么一句。
  “抢劫?”白面男子闻言,咬着牙把那两个字重复了一遍,随即便一撩自己那胡子,从马上翻身而下,冷哼道,“哼!谁抢谁?”
  他下马后往那儿一站,孙黄雷三人将他上下一打量,便发现此人确是相貌不凡。
  这白面男子,除了面相英武、长髯过喉外,那身高也在七尺开外,且是细腰梁儿、宽膀扇儿,扇子面儿的身材,再加上他那背上的兵刃、虎口的老茧,谁都能看出这是个练家子。
  “哦?你们这样围上来,难道还能是我们抢你们吗?”黄东来反问。
  “少给我装蒜!”白面男子怒喝一声,“说,你们可就是那孙亦谐、黄东来?”
  这问题一问,孙黄二人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八成又是那两个冒牌货造的孽,找上他们来了。
  “这位兄台,我看你好像也是道儿上的,问人姓名之前,不该先通报一下自己的名讳吗?”孙亦谐这时接过了话头,拿腔拿调地反过来试探了一句。
  那白面男子闻言冷笑,接道:“好,今天让你们死个明白!”他顿了顿,一拍胸脯,“地远山路险,鹰飞人难及……我乃鹰城五环刀梅赤阳,梅家寨的大当家,你等可给我记好了!”
  他这话里,可不仅仅有自我介绍,那开头的两句,乃是“一十三道”的切口,表明他是“天地玄黄”中“地”字头,算是陆上绿林道里能排第二档的势力。
  这黑话孙亦谐自然懂,他淡定地接道:“哦~原来是梅大当家,久仰久仰……”其实他头回听说,但这不重要,“既然是绿林道上的英雄,并非什么路边的野匪,那便好说……”他微顿半秒,再道,“在下孙亦谐,这两位是我的兄弟黄东来、雷不忌……不知今日梅大当家这般气势汹汹地拦住我们,所为何事?”
  “何事?”梅赤阳嘴角一抽,“呵……事到如今你们还要装蒜?”
  黄东来知道,接下来孙哥就算再回上几句,迎来的多半也是车轱辘话,不知道要扯多久对方才能说到点子上呢
  因此,黄哥干脆就插嘴挑明道:“梅大当家,我这么跟你说吧,此时此刻,我们仨也在追赶着一对假的‘孙亦谐’和‘黄东来’,据我们所知,这俩骗子最近正冒充我们到处行骗,至于他们到底去过多少地方,骗了多少人,目前我们也就只知道一个刘家庄而已……我猜呢,你应该也是受害者,或者是替受害者来出头的,所以你也别在那儿跟我们扯皮了,赶紧说重点,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