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六十二章 围杀

第六十二章 围杀

  以沈幽然那耳功,闭着眼睛捕捉孙亦谐和黄东来的动向也是不难。
  首先,这是在晚上,街上除了他们仨也没有旁人;其次,沈幽然可是年纪轻轻就达到掌门级的高手,他的武功要比孙黄二人高出很多,就算此刻黄东来可以正常运功,怕也不是闭着眼睛的沈幽然的对手。
  因此,尽管沈幽然被石灰粉给迷了眼,他还是觉得自己胜算很大。
  然
  正当沈幽然在考虑是应该先杀哪一个的时候,分别闪向两个方向的孙亦谐和黄东来几乎同时从怀里各掏出了一长串炮仗
  火折子一点,炮仗一扔,那噼里啪啦的动静就起来了。
  因为看不见那俩货的举动,耳功全开的沈幽然差点被突然响起的炮仗声给震聋了,那几秒间,他整个人脑袋里都是嗡然一片,莫说是去听敌人的动向了,连身体的平衡都差点儿没保持住。
  也就在此时,两支暗器啪啪两下就分别击中了他的两肩。
  黄东来的确是运不了功,但即便没有内力的加持,他作为一个练了这么多年暗器的人,在几米远的地方单纯用腕力去丢镖也是很准的。
  沈幽然现在看不见、听不着,完全就是个活靶子,没理由躲得开。
  “啊”中镖后,沈幽然又是一声愤怒的狂喝,随即他就朝着镖飞来的那个方向猛冲过去,并胡乱地出指攻击。
  这可是在开阔的大街上,又不是隧道或者山涧,这样哪儿有可能打得中人
  而且他做的这些无用功还加速了自己双臂血流的速度,让那两支镖上的毒发作得更快了。
  很快,沈幽然的整个上半身便已麻痹,且这种感觉正在往他的下半身蔓延。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趁自己的双腿还能动干脆掠起逃跑之际
  呼
  一道三叉戟的戟风自他身后冷不丁地扫来。
  那锋利的戟刃扫过了沈幽然双腿的后膝处,撕裂了他两腿背面的肌腱,让他当场就跪那儿了。
  就这样,堂堂一个掌门级的高手,被两个初出江湖的小子给轻松制伏。
  那两串鞭炮都没响完呢,沈幽然已经全身麻痹地趴在了地上,后颈处还被架上了一把三叉戟。
  “别动啊,动一动脖子可就要被抹了。”孙亦谐怕对方闭着眼睛不知道脖子边儿上是利器,还特意强调了一声。
  与此同时,黄东来也已来到沈幽然的身边,准备搜他的身。
  当然,本着谨慎的态度,黄东来还是再稍微等了一会儿,待沈幽然已被毒素麻痹得一动不动了,他才上手。
  “那支穿云箭是你们放的吧。”沉默了许久后,沈幽然忽然开口了。
  此时他的语气倒是恢复了平静,因为他已心如死灰;而他冷静下来后再想想,自己果然是从一开始就已被算计了。
  “呵你现在才想到,晚了点儿吧”黄东来一边用手在沈幽然身上摸索,一边笑着应道,“我在搜查您那位尊主的仓库时,发现有个箱子里装了好几十支穿云箭,而且那箱子上一点儿灰尘都没有,里面那些箭堆放的样子一看就是经常在被取用以及补充的。然而,我在游靖的身上却是一支都箭都没找到那不用说啦,尊主肯定是在外面还有别的探子,而这些箭是常年给那些人准备的。”
  他说到这儿,孙亦谐又接过话头,适时补充道:“今夜,我们在来书房找你们之前,就已经想到了你们除了正义门的那些喽啰之外在外边儿肯定还有别的手下,毕竟尊主这个称呼,听着就像是某种秘密组织的老大,所以你们在城内外可能埋有多个暗哨的事情,我们也早就算进去了。”
  “说得没错。”黄东来又接道,“于是我就来了个将计就计既然已猜到了离开不归楼时会被跟踪,那我就设个套,给那个跟踪我的货下个毒呗。搞定他之后,我再到这儿来跟那些江湖同道们会了合,告诉了他们解除你们那极乐蛊的方法我快说完的时候,孙哥也到了,我俩一合计,便在这儿给你设了个圈套。”
  沈幽然听到此处,不由得在心中暗惊:这两人的行事做派虽然是一副无耻宵小的德行,但心思之缜密、算计之周全,俨然在我和影伯之上。
  “原来如此”沈幽然又想了想,接着道,“也就是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和各大派的人早就已经把这周围的一切安排妥当,这才放了穿云箭。”
  “那是啊。”黄东来说这话时,已将数个“蛊铃”从沈幽然的身上搜了出来,“要不然这大半夜的在街上放鞭炮,附近岂会没有一个老百姓出来看热闹还有这石灰粉和鞭炮,你以为是我们凭空变出来的不成”
  “但万一来得不是我,而是尊主呢又或者我不是单枪匹马、而是带着大队人马来的,你们又当如何”沈幽然问道。
  “很简单。”孙亦谐道,“来得不是你,我们就不现身了呗。这条街那么长,有那么多户人家,你那位尊主再厉害,在根本不确定此地发生了什么的前提下,就算怀疑附近有埋伏,也不可能感知到我俩具体躲在哪一间屋里吧”
  这一点,孙亦谐自是跟那些武林前辈们仔细确认过的:查探别人有没有内力这个事情,一般是通过在近距离上观察对方的呼吸方法和气息长短来实现,而要知道对方所练内功的门路,就得过招或有肢体接触;即便是内功非常高绝的人,不用“观察”,而用“感知”,也是有一定限制的,不可能有人隔着墙就察觉到一个十几米开外的人身上是不是有内功那是龙珠宇宙的人才能实施的操作。
  “所以说,来的若是尊主,我们只要不出来,把他一个人晾在那儿,估计他不用多久就会品出调虎离山的味道来,随后他自然会走。”孙亦谐接着说道,“至于你说并非单枪匹马前来这种情况,我觉得是不存在的;因为你们一定已经算到了黄哥有可能在思秽居中找到解蛊的方法,你们也知道,只要他把方法说给那些中蛊的人听,那些人便可以分散逃跑、然后自行去解蛊,那样一来,你们的阴谋也就彻底破产了
  “因此,在看到穿云箭后,你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带着蛊铃赶到这里,只有这样还可能来得及控制住那些尚未分散开的中蛊者你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等那些行动缓慢的喽啰。
  “但你们两人又不会一起来你们至少得有一个人留下,去指挥和组织那些困在火场里的帮众;因为那些家伙也都是你们极乐蛊的奴隶,他们不敢背叛你们、不敢擅自逃出那个总舵、不敢随意做你们没吩咐过的事这就是用蛊控制的部下和自愿效忠的部下之间的差别了,只要你们不发话,他们就不敢妄动而这点你们也很清楚。”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沈幽然也确是服了:“是我小看了你们啊”他用悲叹的语气念道,“你们若真是我的兄弟可能我这大计早已成了吧。”
  “你想多了吧”黄东来道,“就算我们是真小人,但我俩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跟你这种人走不到一路去。”
  “哈”沈幽然笑了,他忽然高声咆哮道,“你们又懂我什么你们以为自己帮了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就很崇高吗就是对的吗”他毕竟中了毒,才吼了两句便有些力竭了,声音又低了下来,“江湖哪儿有什么是非对错有的只是利益;有力量的人,便可以决定利益如何分配什么江湖规矩,无非是多数人强迫少数人、强者强迫弱者去听从的东西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救的那些人,才是虎狼,是恶鬼你们若真是好人,那总有一天会被他们吃干抹净。”
  孙亦谐情商过人,当即就从沈幽然的话里品出了些什么,接道:“怎么你和尊主被这些正道给坑过”
  沈幽然被说到了心中痛处,故而语气也变得比较诚恳真切:“十二年前,我的恩人天奇帮帮主顾其宗,在那十三路宗门围剿五灵教一役中,就是被这些所谓的同道们抛弃在了魔教的总坛,活活被烧死;他生前对那些人都有恩,他死后,那些人却来落井下石,瓜分天奇帮的地盘和生意,丝毫不念往日的恩义你说,这样的一群人这样的江湖,是不是该有人来管管”
  “是。”孙亦谐回答得飞快。
  这个回答倒是有点出乎沈幽然的意料。
  但紧接着孙亦谐又来了个转折:“但不该由你和你那位尊主来管。”
  “哼”沈幽然冷哼,“你想说我们不配”
  “当然不配。”黄东来这时义正辞严地接道,“你们俩,说白了就是因为自己跟一些门派的人有仇,然后就用这个仇作为道德的挡箭牌把自己的行为逐步升级成了报复全社会那些跟你们压根儿没仇的门派我就不说了,就说这次来参加少年英雄会的那些小朋友,还有我和孙哥,跟你们有个毛的过节凭什么也得成为你极乐蛊的目标还有那白道长,他妈的人家也是有口皆碑的侠道,真正的猛男,要说侠义精神,他和你说的那位顾其宗也差不多吧如今他被你搞成那样,你还觉得自己有理”
  沈幽然闻言,无言以对。
  虽然黄东来的话里有几个词他没听懂,比如“社会”之类的,但大体意思他是明白的。他不得不承认,黄东来的话有点道理而当黄东来拿白如鸿去比较顾其宗时,沈幽然彻底的动摇了他开始审视自己最初的目的、心态的变化、行事的手段、和追求的结果结果竟没有一项是可以让他问心无愧的。
  “罢了”半晌后,沈幽然才苦笑着憋出一句,“我是不配”他放弃了说服自己,但他尚未绝望,“不过,就算你们胜了我、杀了我,这一切也还不会结束尊主顾其影,他可不是你们用那些旁门左道的手段就可以对付的。”
  “啊”孙亦谐和黄东来听到这句,几乎是同时来了这么个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又是一阵齐声的汪汪大笑。
  笑了一阵儿,黄东来拿起了那几个刚才从沈幽然身上搜出的蛊铃,说道:“兄弟,既然我们已经算到了这个东西会被带到这里来,也算到了你们总舵那边还会留一个人,那你说我们会给那帮江湖同道们做什么指示”
  经黄哥这么一提醒,沈幽然就懂了他又被换家了。
  同一时刻,天奇帮总舵。
  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炷香的时间,“前正义门”的这几大片院落和房屋便都要被烧成废墟了。
  附近的老百姓也有不少闻到了烟味儿跑出来看的,大家都在给救火做准备,衙门那边也已有人去通报。
  但天奇帮的帮众们自己好像倒是不太在乎这场大火,他们在顾其影的组织下,已在总舵南门外集结完毕,并准备沿着街道向城西出发。
  可惜,他们是永远也到不了那儿了
  此刻,从火场逃出的天奇帮喽啰大约有一百五十人,而从南北两侧朝他们包夹过来准备砍死他们的武林高手有两百左右。
  这两百人,是在那支穿云箭上天的时候出发的;为了防止突向城西的持铃者边跑边摇动蛊铃,所以他们分别从南面和北面绕了点圈子来迂回,也不用绕很远,只要别接近天奇帮总舵到油盐店之间那条直线的五百米范围之内就是安全的这些关于极乐蛊触发机制的细节,黄东来也都告诉他们了,所以他们心里都有底。
  孙黄二人给他们的指示是:如果到了总舵,看到的人是沈幽然,那请务必速战速决,以最短的时间消灭完天奇帮的人后,就立刻朝着东南北三个方向分开逃跑,等跑到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了,再用黄东来告诉他们的方法解蛊。
  而如果,他们来到总舵后,看到的人是那位“尊主”,那就慢慢打好了,拿着蛊铃的沈幽然是回不来的。
  或许有人会问,孙亦谐和黄东来在定计时就那么自信,确信自己一定能搞定沈幽然吗
  会有这种疑惑的人,是因为你们只看到了石灰粉和鞭炮而已有很多东西他们没使出来,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准备,只是因为石灰粉和鞭炮已经把事情搞定了,所以后续那些更损的东西就没有登场的必要了。
  说句难听的,别说区区一个掌门级高手,以他们两个阴人的能力,只要时间、场地和材料足够,就算是顾其影来了也得死。
  “竟然有这种事”街心,当顾其影看到那二百人从两侧飞檐走壁着围杀而来时,只觉得头皮都麻了,“难道又被他们给算计了”
  他还在犹豫着呢,他周围的那些喽啰就已被干掉了三分之一。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还有人数的上的劣势,都预示着这将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像林元诚和宋芷秀这些年轻一辈的高手,或许还不是那么心狠手辣,砍起人来也就是一个一个的来但像冯顺风冯顺水这种副掌门级别的、早已习惯了杀人的老江湖,他们杀起天奇帮的弟子来,基本就如割草一般,一波a过去就是一片尸体。
  附近的一些老百姓见了这阵仗,也是都跑得飞快;前文说过,这个宇宙的百姓见到江湖仇杀都懂得离远点自保。
  转眼之间,尸横遍野。
  天奇帮那上百人的队伍,不消片刻便只剩了顾其影一人且他还被两百多杀红了眼的武林高手给围在了正中间。
  但轮到他时,就没有人敢先上了。
  连雷不忌这种愣头青都没上,毕竟他也不傻,面对真正的高手,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能够活着打赢的局面,没理由上去送个人头
  所有人,都在离顾其影几丈远的地方和他保持着距离。
  多年江湖拼杀的经验告诉他们,面对眼前这个敌人,再近一点,就有瞬间被反杀的风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