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六十一章 高手过招(下)

第六十一章 高手过招(下)

  当顾其影朝着水寒衣冲杀而来时,水寒衣早已摁在刀柄上的手几乎是出于本能便抽出了刀。
  水寒衣的手里握着刀。
  但他的心中并无刀式。
  超一流的刀客们,多半都已不怎么在意招式,甚至也不在意所谓的刀意。
  他们最重视的是速度。
  到了这个境界的刀客,通常都会追求以最快的方式、最短的时间去结束战斗。
  不管用什么方式,你的刀越快地抵达对方的身体,你的胜算就越大。
  而那些顶级刀客出刀的方法,往往也会殊途同归,变得大同小异,因为最有效率的答案是很接近的。
  叱嘤
  刀锋冷,刃芒寒。
  那一瞬,破风声起,水寒衣的刀后发先至,攻向了顾其影的右肋之下;那里,是肝区,只要砍中、且伤口稍深一些,血就很难止住。
  顾其影虽是绝顶级的高手,但单论速度,他却要比水寒衣慢上一线,这也是水寒衣敢于和他周旋的原因。
  因此,这一刀,顾其影并没能避开。
  他也无需避开
  因为顾其影从一开始就知道水寒衣的刀很快、自己很难躲闪掉,所以他在冲杀而来时摆出的架势本身就是有诱导性的。
  此刻,看起来是水寒衣砍中了他,但其实是他那架势迫使水寒衣只能去砍他的右肋。
  诚然,正常人被砍中肝区会血流不止,可顾其影不是正常人,他即便被砍到这个部位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水寒衣也明白这点,不过他别无选择,他不可能去和顾其影比拼内力或者打拉锯战,对他来说只有快速的对攻才是唯一有效的防守。
  然,这第一刀,就让他慢了下来。
  刀砍中人体后,势必会有短暂的停滞,眼下这停滞,是顾其影有意制造的,他利用自己身体的特异性,拖延了水寒衣,从而给自己制造出了一瞬的优势。
  呼啪
  掌风啸来,应声而中。
  连一旁的沈幽然都听到了水寒衣骨头被打断的声音。
  肩膀处的骨头断掉不算什么,问题是那侵袭入体的掌力,如一头狂暴的野兽般在水寒衣的经脉内乱窜。
  顾其影比水寒衣大不了几岁,但两人内力上的差距显然要远远大于他们的年纪差。
  “岂有此理”水寒衣在中掌的刹那已然运起了自身内力与那掌力抗衡,可他还是不禁在心中暗自惊叹,“这岂是四十多岁的人能有的功力”
  当然了,水寒衣也不是这么容易就会落败的。
  什么是顶级的刀客纵然断骨乱气,也不影响他在濒临极限的战斗中使出后手
  当绣春刀的刀锋从对方的肋下脱出后,水寒衣即刻与顾其影错身而过,紧跟着他便拧转身体,在回旋中将刀从肩膀受伤的那一手抛到了另一只手上,并借势再出一刀。
  这第二刀,竟是更快,更险。
  而顾其影,还是躲不过
  这一次,他得接刀,因为这刀是冲着他的头来的,而且他也没有做出提前防御。
  “空手入白刃”对顾其影来说本不难,既然他可以用内功吸动沉重的假山巨石,那自然也可以用其来影响刀的走向。
  可假山是不会动的
  而刀,会动。
  且那出刀的人,也有内力,他的内力已灌注在了刀上。
  噗呲
  当顾其影意识到自己可能接不住这刀时,已经晚了。
  他双手的掌面被刀刮去了一层血肉,但也并未让刀势减缓多少,那一刀终究是砍中了他的头,在他的额角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若不是血从那里喷了出来,旁人甚至可以透过那伤口看到顾其影头皮下的森森白骨。
  按现在的概念来讲,顾其影这会儿的情况叫刀伤引起的急性硬膜外血肿,可直接导致颅内压增高、意识模糊、瞳孔散大、生命体征紊乱、昏迷不起
  然而,在这个不怎么科学的武侠世界,顾其影这副尤为不科学的身体,此刻展现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变化。
  只见他用手一捂伤口,血就立刻止住了,与此同时,他那惨白到宛如透明的皮肤下,有一个个鼓起的小包迅速从他的躯干处移动出来,汇聚到了其额角的伤口处,那一息之间,也不知在他的手掌下发生了什么,反正当他的手拿开时,那个伤口就已经被一团肉痂给封住了。
  而另一边,水寒衣则是在那第二刀得手后立即朝侧面跃出,拉开了与对手的距离:一来,他自己的伤势其实也挺重,继续以非惯用手作战未必能讨到便宜;二来,他刚才的位置被夹在了顾其影和沈幽然中间,若是不走容易腹背受敌。
  “呵”这时,顾其影居然笑了,“水大人刀法不错啊,要不要再来试试”
  他知道他已经赢了,所以高兴。
  刚才那番交锋,虽然顾其影中了两刀,但那两刀造成的伤害其实还不如此前他被孙亦谐气吐了血造成的损伤严重。
  事实上,若不是由于他方才被气出了内伤,水寒衣吃那一掌时,恐怕就不止是断几根骨头的问题了。
  “好一个怪物”水寒衣知道不能再战了,所以跑路之前得骂一句再走,“水某领教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他便转身疾遁,头都不回。
  顾其影也不想去追他,因为未必追得上。
  那水寒衣也是很郁闷,他过来之前,还以为凭自己的速度优势可以跟沈顾二人周旋上不少时间,没准可以一直拖到云释离把救兵搬来,谁知这顾其影的打斗方式根本不像是个“人”,这以血换血的战法让水寒衣无计可施,眼下他一侧的肩膀都不太能动了,除了跑也别无选择。
  而就在他逃走的同时,沈幽然的声音也已在天奇帮总舵的上空响起:“所有天奇帮众听令不用再救火了,所有人以保命为先,速速逃离总舵,到南侧门外的街上集合”
  这种用内功扩音的操作,沈幽然此前也展示过几次,再加上他的声音全帮的人都听得出来,于是那些帮众们听到后也都是立即遵命、纷纷开始从火场往外面逃跑。
  “幽然,没时间了。”顾其影等沈幽然把命令下完了,便凑过来言道,“方才城西方向的穿云箭你也看见了吧想必是黄东来那小子已经和那些逃走的人会合了,若是他把极乐蛊的解法告诉了那些人,然后让那帮人分头逃走、自己找时间去解蛊,那就麻烦了”
  “幽然明白。”沈幽然听到这里,已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这就前去催动蛊铃,趁着他们人还没散,尽可能把他们留在原地。”
  话音一落,沈幽然便转身跃起,全力使出轻功,朝着城西方向飞掠而去。
  而那顾其影则是又稍稍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两处伤口,确认了没有什么大碍后,方才朝着这总舵的南大门去了。
  不消片刻,沈幽然便来到了城西油盐店后的那条街上。
  穿云箭升起的时候他看到箭尾的烟就是从这儿来的,凭他的眼功不会看错。
  蛊铃的作用范围大约是半径五百米,在这个范围内中了极乐蛊的人,不管其本身有没有听力,只要蛊铃一响,他她就会发作;所以,沈幽然还没跑到这里时,就已经开始摇动袖中的蛊铃了。
  然而,他到了之后,却发现这街上空无一人
  那些武林人士不在倒也罢了,可以认为他们在看见穿云箭升空后就仓皇逃跑或者是躲起来了;可是那放箭的人理应来接应沈幽然才对,他至少应该告诉沈幽然一声那些人都去哪儿了。
  “难道那放箭的探子被他们抓住了”沈幽然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但这种可能是微乎其微的
  顾其影也说过了,“幽影”的人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高手,这种人不会傻到在一个立刻就会被抓到的地方放箭,他们至少得远离敌人一些,选一个放完箭立刻能逃掉的地方再动手。
  那此刻这里又为什么没人呢
  沈幽然还没想出来,就有人来告诉他了。
  “沈大哥,来得挺快的嘛。”寂静的街上,黄东来的声音忽然响起,说话的同时,他也从街边的一处阴影中缓步走了出来。
  沈幽然转头看向了他,但没有应话,只是默默地戒备了起来,因为沈幽然瞬间就懂了自己怕是中了埋伏。
  “你现在才知道怕,是不是有点晚了”拿着三叉戟的孙亦谐紧跟着也粉墨登场,几步便行到了黄东来的身旁。
  沈幽然现在一看到这两人那气就不打一处来,想想自己比这俩货大了十多岁,且花了那么多年来筹划阴谋,结果被他俩骗得团团转,还坏了大事,这还能忍
  “哼”沈幽然瞪着他俩,冷冷道,“沈某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把我当傻瓜是吗”
  “算了吧你”黄东来闻言,一脸嫌弃地回道,“叫你一声沈哥,你还真把自己当哥了老子实话告诉你,当初在杭州的时候,咱们兄弟二人就已经识破了你的真面目你会把我们当兄弟呵,说出这种鬼话来,到底是谁把谁当傻子呢”
  “说得没错。”孙亦谐这时也接过话头,冲着沈幽然道,“也就是你小子当初走得快,要是你敢在杭州多待几天,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来试探你,你早他妈躺在西湖底下喂鱼了。”
  沈幽然听着这两人的“跳脸”言论,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竟笑了起来:“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他越笑越大声,笑声中既有后悔,又有自嘲。
  “好一个当初”笑罢,沈幽然便接道,“我当初就该听老武的,连夜到孙府来把你们两个连同孙家上下屠个干净否则哪会有今天的这番不自在”
  他由笑转怒,狂喝一声,全身的真气磅礴一绽,欺身便上。
  沈幽然最擅长的武功,是“指”,不是点穴的指,而是杀人的指麒麟指。
  此指法,乃五灵教的护教神功之一,所有的五灵教教主,都必须掌握全部的五种护教神功方可就任。
  那五种武功分别为:青龙劲,白虎掌,朱雀羽,玄武甲,和麒麟指。
  这五门功夫,涵盖了内功、掌法、轻功、横练和指法五项,即便从中单独拿出一门出来,那也绝对属于上乘武学,练成便可独步天下,而若将五种全都练至化境,并融会贯通不说天下无敌吧,至少也是难求一败。
  可惜,就连易世雄这般的当世枭雄、练武奇才,也只能做到精通两门、熟练两门、掌握一门。
  当然,这也跟人本身的武功相性有关:适合练柔功的人硬功自然会差,适合练腿法的人上三路就弱,你一身横练到了一定程度势必就会影响轻功,而你专注内功修为又会耽误了招式的开发
  人类是有极限的,这种极限是由人的生理结构决定的。
  同样的肌肉,举重运动员的和拳击运动员的在功能上完全不同,这世界上不存在最大肌力、耐力、爆发力全都可以达到顶级的肌肉;而放到武学中来讲,就是你在某个方面练得越深入,自然就会在另外一些方面形成短板,你再是旷世的武学奇才,也无法突破这种生理上的极限,除非你超越人类、不做人了,那是另一回事
  沈幽然是易世雄唯一的儿子,所以他小时候在五灵教也是被当成教主的接班人来培养的。在他离开五灵教之前,练得最好的便是这麒麟指,其次是朱雀羽,而另外三样,除了青龙劲打的底子之外,白虎掌和玄武甲他就基本没练过了。
  后来,沈幽然离开了五灵教,就是因为身上带着那青龙劲的独特内力而被正道人士追杀;顾其宗救了他之后,教了他如何掩饰自己的内力性质,又让他在麒麟指的指法上做了些变化,这样一来,别人也就看不出沈幽然用的是什么武功路子了。
  而眼下,沈幽然基本已和武林正道撕破了脸,也没必要再去掩饰什么,恼怒之际,他当即就以那青龙劲的内功,催动着最纯正的朱雀羽和麒麟指,朝着孙亦谐和黄东来杀了过去。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
  就在这一刻,孙亦谐一个转身,便从身后的阴暗处甩出了一麻袋的石灰粉。
  是的,整整一麻袋,就是那种可以把整个人的上半身套起来打的麻袋,这东西孙哥比较熟悉,用着也趁手。
  你以为孙亦谐和黄东来此刻的站位是随便选的吗他们特意站在这个油盐店后巷的拐角,从一个堆放着诸多麻袋和杂物的阴暗角落里出来,会没点准备
  简而言之,石灰粉到了这个量,别说糊脸了,整个人都能给你糊了,你用手挡住脸都没用,从头顶上泼下来的粉末照样会盖到脸上。
  “我肏”沈门主如此儒雅之人,见了这阵仗也是破口大骂。
  那电光石火之间,沈幽然脑中闪过的情景居然是在少年英雄会的半决赛前,孙亦谐问他能不能在台上撒石灰粉的那一幕;此刻想来,他当时反问孙亦谐那句“贤弟你是认真的吗”已经有了答案。
  由于前冲的速度太快,沈幽然很快就变成了个“小白人儿”,除了后背还有点干净地儿,他从头到脚还有整个身前都白了,眼睛自也是睁不开了。
  而孙亦谐和黄东来则是趁对方被石灰粉阻滞之际,一左一右分别闪向了两旁,不知又要搞什么鬼。
  “你们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与此同时,沈幽然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他闭着眼睛大喝:“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要打死你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