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六十章 高手过招(上)

第六十章 高手过招(上)

  江湖皆知,大朙朝廷有所谓的“风花雪月”四大高手。
  其中,风,是指风满楼。
  前文已提过,他就在颍州卫驻守;而无论按字号还是按武功,他也都算是这四大高手之首。
  不过,风满楼乃是出身行伍,也就是军人,所以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江湖气,当然也没有什么官僚做派,他更像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士兵或者基层指挥官,极为重视纪律,且是非分明,刚正不阿。
  而今夜,在天奇帮附近的房顶上“隔岸观火”那两位,也同样位列四大高手之中。
  矮个儿的那个,叫花释离。
  高个儿的那个,叫水寒衣。
  这两位,就跟风满楼很不一样了
  他俩都是在锦衣卫挂职的,也就是所谓的特务机关,平日里办的事,可要比风满楼经手的那些要复杂得多。
  相对于正面的厮杀,花释离和水寒衣做的更多的反而是暗杀、刺探情报、卧底之类的事情。
  当然了,这也并不代表他们在正面对决的时候武功就比风满楼差很多。
  就拿水寒衣来说吧,他今年三十七岁,习武三十年,练刀亦有二十五年,师承“山东刀虎”武毅;他的那身刀法,即便是神刀山庄的宋庄主见了,也要忌惮三分。
  以他的武功,要胜沈幽然,应该是足够了,但是再加上一个顾其影,恐怕他就难了。
  顾其影无疑是一名绝顶级的高手,他的武学天分本就不在其兄顾其宗之下,再加上如今他已比自己的哥哥多活了十几年,达到这个境界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他除了武功之外,还有一点极难对付,那就是他的体质。
  当年顾其影从五灵教总坛的废墟中逃出后,落下了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根本不可能治好的伤病,而为了对抗这种命运,他用了禁忌的手段,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与蛊共生的存在。
  你甚至可以认为,他这整个人,就是一个蛊,而且不但是蛊,还是“巢穴”、是“母体”
  正常的武学和医学认知中的穴道、关节、要害套用在顾其影的身上都是无意义的。
  也就是说:点穴他不怕、关节技他也不怕,那些对常人来说是致命伤的伤势他受了也未必有什么大事。
  在此基础上,他还以这副身体练就了一身的武功绝学;不仅是当年天奇帮的功夫,还有正义门的功夫,以及很多他靠“幽影”的势力搜集来的各派武学秘籍对他来说,把这些都学全了也不叫什么事儿。
  在这点上,林元诚应该可以理解他,因为在他们这种资质的人眼里,只有跟他们一样的天才自创的功夫,才有一定的学习难度,其他那些谁都能参悟的普普通通的武功,只是看人使出来便能掌握个七八成。
  综上所述,至少目前的水寒衣,应该还斗不过顾其影。
  水寒衣自己也很清楚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毕竟他在暗中调查幽影和正义门也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因此,他也只是跟花释离说要去“会会”人家,没说要去拼个你死我活。
  那么此刻,沈幽然和顾其影在干嘛呢
  当然是已经气疯啦。
  尤其是那顾其影,在听到人质集体失踪、全帮各处火势难平的消息后,他先是因惊讶愣了几秒,紧接着就差点就怒得失去了理智,要不是他当场拍死了那个来跟他汇报的弟子泄愤,没准他立刻就血压拉高中风厥过去了。
  你想想,你好端端的,筹划了一个大阴谋,憋了十几年,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好不容易一朝得手,正在得意地跟自己的亲信喝茶聊天、画饼意淫呢突然就被人偷家啦
  这两百多少年英雄加各正道门派管理层,本来是顾其影钳制整个武林的重要资本,现在跑得一个不剩;然后他行动的大本营,即前正义门现天奇帮的总舵,眼瞅着也要被一把火烧光。
  一想到“大本营”,顾其影又不禁想起那游靖和黄东来好像也去了太久了些,难不成有什么变化
  他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并道了声糟。
  “坏了”这一刻,顾其影神情狰狞,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沈幽然说了句,“那孙亦谐和黄东来的房间在哪儿快带我去”
  沈幽然此刻也已隐隐察觉到了今晚这事儿极有可能与孙黄二人有关,于是他也二话不说就带着顾其影去了。
  这两人的轻功,就不必多吹了,哪怕火再大些,只要头顶没盖子他们就不怕走不脱,何况这会儿火也还没大到他们非跑不可的地步,所以他们也不去管周围那些因救火乱作一团的帮众,只是脚下一踏、身形一起,就双双朝着孙黄二人借住的房间掠了过去。
  没多会儿功夫两人就已到了目的地,顾其影也是挺谨慎的一个人,为了防止门后有人埋伏或者被设了陷阱,他并没有上前去开门,而是运起内功随手一“吸”,将花园中两座有半个人那么高的假山吸到了身前,随即运掌一推,将两座假山轰飞而出。
  只见那俩假山如两发导弹般飞向了孙亦谐和黄东来的房门,伴随着“嘭嘭”两声巨响,两个房间的门就像是被煤气罐砸中的玻璃窗一般被轰得粉碎。
  可结果,屋里既没人埋伏,也没有陷阱。
  顾其影姑且也带着沈幽然进去看了眼,黄东来的房间里没什么,可以看出居住过的痕迹,也可看出有用的行李都已被带走了;但那孙亦谐的房间里,还真留了点东西下来。
  顾沈二人也是在走进屋子之后、借着外面照进来的火光才看清的
  孙亦谐在临走前,用墨在自己房间的墙上写了一行大字,这几个也是少数他会写的,比较简单的繁体字你們俩下面涼不涼快
  最骚的是这个文盲还在这句给两个朙朝人的留言后面加了个只有现代人看得懂的问号,而那两位结合这句话的语境还真把这个标点给看懂了。
  “啊”
  沈幽然还好,顾其影看到这句话后当场就是一声狂吼,吼完之后他脸色一变,“噗”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溅了一墙。
  他的身体本来就不正常,眼下急火攻心,无处宣泄,生生伤了心脉,形成了内伤。
  沈幽然赶紧上前搀扶:“影伯,你怎么样”
  “我我”顾其影先是踉跄了一步,但在沈的搀扶下他很快又稳住了身形,“我没事”
  那口血喷出来之后,他的气还真是顺了些,就是人一时间有点虚,稍微喘息了几下后,顾其影终于是恢复了冷静,并用一种十分懊悔的语气念道:“没想到玩儿了一辈子的鹰,今天竟被两只雏鸟给啄了眼”
  站在顾其影的角度,他说这话也没错儿,毕竟孙亦谐和黄东来在这个世界还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若是尊主大人知道这俩货的心理年龄比自己还大,那他也不会说什么“雏鸟”了,至少也是骂“两条老狗”,或者是“千年王八万年龟”。
  “影伯,我们现在怎么办”沈幽然这下也失了方寸,赶紧问顾其影下一步该怎么走。
  顾其影定了定神,思索片刻,应道:“幽然,莫要慌张你放心,我们还没输。”他说到这儿,轻轻推开了沈幽然扶自己的手,凭借自己的力量重新站稳,再道,“这正义门的总舵,毁就毁了吧,反正这些原正义门的弟子本来也都不成气候,只要有极乐蛊在手,咱们随时可以找到替代品;眼下最重要的,是拿回我留在思秽居上的那些蛊材、还有我那炼蛊的笔记”
  闻言,沈幽然恍然大悟:“对啊那黄东来就是奔着那些去的吧”他微顿半秒,皱眉道,“但此刻他已去了一个多时辰了,怕是已经”
  “哼你也太小看影伯我了。”顾其影冷哼一声,自信满满地回了一句。说话之间,他已走出了房间,并打了个手势示意沈幽然跟上。
  此时,火势已渐渐蔓延到了这里,所以两人只能离开此处,边走边说。
  “按常理说,那黄东来绝不是游靖的对手,但考虑到他是黄门之后,又是有心算无心,我估计游靖被毒杀的概率还是很大的不过,就算游靖死了,黄东来也逃不出我们的掌握。”顾其影的内功底子着实强悍,两分钟前才受了内伤,两分钟后他就能一边使用轻功,一边气息不乱、语势平稳地讲话了,“首先,我在离开思秽居前,就已设下了好几种防备外盗的毒物每个房间里都点着毒香,门上也都涂了毒,除了游靖和我之外,其他人的手一沾门框就会中毒而亡
  “其次,在不归楼的附近,我也安插了好几个暗哨幽影的人手虽不多,但个个儿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好手,绝非这些正义门的弟子可比,他们若是看到黄东来和游靖一起进去,结果却只有黄东来一个人出来,一定会起疑;就算不当场格杀他,也会跟踪过去,看他接下来去哪儿。”
  听到这儿,沈幽然神情微动,插嘴道:“诶那顺着黄东来这条线是不是有可能追踪到那些逃走的武林人士”
  “不错。”顾其影的嘴角终于也再度浮现了笑容,“幽然你脑筋转得很快正是如此,假如黄东来真的活着走出了不归楼,那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件好事。此刻,他一定已经看过了我的笔记,并知道了极乐蛊的解法,正要去和那些正道们会合告诉他们如何解蛊呢。
  “呵但他们并不知晓,守城的官兵中也有我幽影的人,而且我早已吩咐下去,今夜若是有什么异动,不要怕身份暴露,直接就发穿云箭通知我;那些在不归楼附近监视的人,得到的也是相同的指示
  “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发过箭,那便说明了两点:其一,那些逃跑的人仍在城中;其二,黄东来暂时还没跟那些人会合而只要他们一会合,我那名正在跟踪黄东来的手下必定放箭。”
  “呵”沈幽然听完这话,也是展颜一笑,“如此说来,我们只要等着那穿云箭上天,然后直扑过去,就能用蛊铃再度将那些人一网打尽。”
  顾其影道:“是的,所以你也差不多该让下面这些傻子别再救火,跟着我们一起先出去了,一会儿我们还需要他们来帮着押人呢。”
  他们说到这儿,人也刚好来到了总舵比较中心的一栋屋子的屋顶上。
  沈幽然明白顾其影把他带到这儿的意思,他当即纳气行转,欲运功提音,吼上几嗓子,让下面那帮乱作一团的喽啰有秩序地跑路。
  不料,就在这时,突有一道人影自远处袭来。
  那人只是脚尖轻点,便在一条条屋脊上飞掠而过,那功夫、那身法如蜻蜓点水,似利箭破空。
  沈顾二人见了,皆是虎躯一震,脸色立变,一者浓眉深皱,一者嘴角痉抽他俩都是识货的主,不用看清面目、就凭这手轻功,他们也能看出来的是个硬点子。
  转眼之间,一袭飞鱼服、手扶绣春刀的水寒衣就站到了沈幽然和顾其影的面前。
  “二位,认识我吗”水寒衣可没必要跟他们客气。
  他可是官,而这两位是民;跟你们客气,是修养,不跟你们客气,是应当。
  “呵”顾其影冷笑出声,“我若没认错,尊驾应是朝廷那风花雪月四大高手中的水寒衣”
  他的语气也是不善,因为他也知道水寒衣这会儿出现不会有什么好事。
  “好。”水寒衣接道,“不愧是幽影的尊主,手眼通天,连我这不常在人前露面的小差也认得。”
  “水大人的消息也很灵通啊”顾其影道,“居然能认得我就是幽影的尊主”
  他的话里的杀意都快溢出来了,水寒衣还能听不懂么
  “顾其影。”所以水寒衣干脆就直呼其名,接道,“难道你以为自己这些年在经营策划的这些事朝廷会不知道吗”
  “我们江湖中人自己的事,和朝廷有什么关系吗”顾其影反问道。
  “废话。”水寒衣理直气壮,朗声应道,“大朙天下,哪件事跟朝廷没有关系哪些人敢说自己不归朝廷管”他这话说得确是底气十足,“我告诉你不管你,便不管你,要管就什么都可以管。”
  “你这话不合规矩吧”顾其影的语气变得更冷了,他到现在还没出手的唯一原因就是对方的官面身份。
  论官职,水寒衣挂的是锦衣卫百户,正六品;按理说,这官儿本身不大不小,而且水寒衣这样的人平日里也不履行什么行政职能,干的都是些靠近一线的苦差事。
  但关键在于,他可是大朙朝廷钦定的“四大高手”之一,什么叫钦定就是连皇帝都承认这事儿;他和花释离身上的飞鱼服绣春刀,也都是皇上御赐的,这种人你敢杀吗杀完以后什么后果你不得掂量掂量
  “顾尊主,你不觉得,规矩这两个字由你嘴里说出来,很可笑吗”水寒衣的辩才也不差,再者,他可是占着理儿呢,怎么可能说不过对方,“你要是守规矩,至于被我们盯上吗”
  “唉”顾其影听到这儿,竟是叹了口气,随即转头道,“幽然,你继续。”
  他那个“续”字出口的瞬间,身形已动,其整个人似一道站立着平移的鬼影般闪向了水寒衣。
  也正是在他出手的同时,城西的天空中,一支穿云箭冲天而起,点亮了夜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