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五十九章 火烧天奇帮

第五十九章 火烧天奇帮

  说回子时。
  话说那孙亦谐和淳空一前一后就朝着院子的门口行了过去。
  此时,门外那三名天奇帮的守卫正在低声排遣着孙亦谐那“龙阳之癖”呢,没想到人家突然就提着灯笼出来了。
  那三人原本聊得火热,但一见孙亦谐都赶紧住嘴,并冲着后者满脸堆笑。
  孙亦谐自然已经听见了这三人的谈话,他顺势就利用起了这点,问了句:“三位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啊也让我听听”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前踱了几步,很自然地就走到了与院门相反的那个方向,将三人的视线都牵引了过来。
  那三名守卫也是心虚,毕竟他们刚刚还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现在被人当场问起,多少有些紧张
  不过,他们的紧张也没持续多久,因为他们的注意力被孙亦谐吸引之际,淳空已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他们背后,噗噗两掌就从后方打晕了两人,而那第三人也只是刚来得及转身,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呢,也被一掌放倒。
  就这样,这个院子的四名守卫,都在没做出任何警示的情况下就被摆平了。
  孙亦谐也在此与淳空暂且别过,兵分两路,一个去库房偷镣铐钥匙,另一个则准备去救人并突袭另外四个关押人质的院落。
  当然了,纵然现在孙亦谐已经把这个院子四排房间的所有四把钥匙都凑齐了,他也没打算立刻就把所有人都放出来;因为人一多,就很容易出问题,你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跟淳空一样思想觉悟又高又聪明又配合所以,他准备先把这几个院子的守卫都处理掉了再去开门放人。
  不过那第二个要放的人,他是早已决定好了的。
  事实上,方才他在淳空房间里的时候,就已问过淳空这个院里分别都关了哪些人、以及那些人房间的位置。
  这个事儿,孙亦谐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关人的时候他并没在场,但淳空是在场的前文也说过,淳空很聪明记性很好,只要看到过的事情他多少都会有点印象,所以在他自己被关进牢房之前,他应该有看到过并记下一部分人的关押情况。
  果然,经孙亦谐一问,淳空稍加回忆,就记起了不少,最关键的是他记住了雷不忌的房间是哪个。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雷不忌赶巧不巧的也被关在了这个院子里,而且因为他是在昏迷状态中、于众目睽睽之下第一个被人抬进房间的,想记不住他在哪间都很难
  有这么个武功高又听话的小弟在,孙亦谐自是不会再考虑别人了。
  淳空一走,孙亦谐就直奔雷不忌的房间,试了两次他便选对了正确的房门钥匙,然后推开了门。
  雷不忌毕竟武功底子好,迷药制不住他一整晚,这会儿他就已经醒了;一见门被打开,雷不忌当时就蹿了起来,想要突袭进来的人。
  孙亦谐在这种时刻的谨慎我也不止一次提过了,向来只有他痛击队友,没有队友痛击他的事情,所以他自然是防了这一手的。
  “不忌,你醒了吗”推开门后,孙亦谐站在门外,并未探身向前。
  雷不忌这时正背靠墙躲在门旁,一听是孙亦谐的声音,他就傻呵呵的一个闪身来到了门口,也完全没考虑过这也可能是圈套之类的。
  “孙哥你没事啊”雷不忌一脸的喜出望外,冲着孙亦谐便提高了嗓门儿来了这么一句。
  可能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他此前被孙黄二人给gank了,这会儿还会是这个反应
  很简单因为他当时根本没看见是谁拦截了自己;那时候雷不忌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沈幽然和顾其影的身上,而孙亦谐那手拦腰擒抱无缝衔接黄东来的迷药糊脸来得实在是太快、配合实在是太好,导致雷不忌毛都没看见就已经昏过去了。
  “闭嘴快给我进去”孙亦谐一看雷不忌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赶紧连推带搡的把雷不忌推进了屋里,边推还边压低了声音骂道,“你妈的那么大声干嘛怕引不来人啊”
  长话短说,被孙亦谐训了几句,然后又听对方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后,雷不忌总算是弄清了眼下的状况。
  听完了前因后果,雷不忌自然也就不会在意此前孙哥黄哥放倒自己的行为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那是在救自己。
  而在讲解的过程中,孙亦谐也没闲着,抓紧时间就把雷不忌手上脚上的镣铐也给蚀断了,并要求雷不忌和淳空一样用布条把断链固定好,免得走路时搞得跟铃儿响叮当一样。
  两人出了房间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四个晕倒的天奇帮守卫扔进了雷不忌的房间,并锁上了门。
  孙亦谐倒也没有灭他们的口,因为他已隐隐猜到了这些人很可能也是被极乐蛊威胁才给沈幽然卖命的,但他也不至于特意花时间去策反他们,因为这其中变数还是太多万一这些人里有真心效忠沈幽然的、或者早已作恶太多回不了头的,你去策反他就等于给你阵营里主动安插一个定时炸弹。
  随后,孙亦谐就带着雷不忌去了隔壁的另一个院儿,他们突袭守卫的过程就不细说了,基本上也是和第一个院儿差不多的套路,反正就是孙亦谐先上去吸引注意,另一个人则在暗处发动突袭,有时会用到迷药、有时不用,不同情况下随机应变即是。
  大约过了一刻钟,那五个院子内的共计二十名守卫就全都躺了。
  这时,他俩才回到了第一个院子里,开始开门放人。
  孙亦谐已跟雷不忌打了招呼,开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先说明一下“孙亦谐和黄东来此前是假意投靠沈幽然,所以眼下才能救你出来”;这话的确是必须传达到的,要不然有些人不明情况出来以后要动手突孙哥那可受不了。
  还有第二件要传达的事就是:镣铐的钥匙马上就能到手,从房间里出来的各位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擅动只会导致所有人的逃跑都失败,所以谁要是企图独自开溜,劳烦大家一起上去把他拍死。
  孙亦谐和雷不忌就这么各自先开了一排门,放出了二十来个人,那些被先放出来的人呢,就负责跟后出来的人解释上面提到的两件事,这样就不用再浪费拿钥匙的人的时间了。
  等到第一个院儿的人基本都已经从房间出来,并且都对眼下的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时,淳空总算也回来了。
  他的武功本来就很不错,再加上有孙亦谐提供的详细地图以及岗哨情报,这一路上算是有惊无险,没有被人发现;那库房的钥匙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让淳空的进出变得更加余裕。
  此时,淳空拿回来的镣铐的钥匙一共有十把之多,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其实这十把钥匙都一样。
  当然这也很正常,这玩意儿就跟现代的手铐钥匙类似,一把钥匙能开一个系列
  本来嘛,像镣铐这种东西,只要是量产的,就不可能每一套都单独配一把钥匙,那样万一丢了一把就非常麻烦;而打造十把相同的钥匙呢,也不过就是为了开锁的时候能快一点罢了。假如你只打一把的话,那按照开一副镣铐两分钟计算,你打开两百个人的镣铐要花将近七个小时,那也太蠢了。
  “大家解开了自己的镣铐后就把钥匙传给还没开的人,交完钥匙的人一会儿都从北面翻墙出去,那边只有两个守卫,你们经过时自己处理一下诸位都是高手,如何让守卫来不及发出呼救就躺下应该不用我来教你们。”孙亦谐看众人差不多都解铐了,便站在人群中略微提高了些声音说道,“出去之后,到城西油盐店后的那条街附近等着,不出意外的话,过会儿黄东来会带着你们服下的“那个东西的解药来跟你们会和的。”
  在不知不觉中,孙亦谐俨然成了在场所有人的总指挥,包括那些武林前辈们,也都在听从他的安排。
  不过这也是顺理成章的,往大了说,孙黄二人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往小了说,也只有孙亦谐和黄东来两人早早的就定下了针对这种情况的应对计划;至少在极乐蛊解除之前,听从孙亦谐的指示比他们自己瞎搞要靠谱得多。
  “哦对了,你们逃出去之后,千万别乱跑,更不能靠近城墙沈幽然和那尊主在洛阳的根基很深,即便他们和官府没有勾结,守城的官兵里没准也会有他们的眼线,而只要有一个人逃跑被发现了,那咱们所有人都得跟着玩儿完。”在送走那些江湖大佬们之前,孙亦谐还不忘再三做出提醒和警告,并反复强调了“所有人”这个概念。
  他很清楚,人心难测,也只有用这种捆绑的方式让这帮货互相监督、互相牵制,才能更好地防止有人擅自行动。
  至子时三刻,第一个院儿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了孙亦谐、淳空、雷不忌和柳逸空四人。
  这柳逸空为什么也留下呢因为他说他很佩服孙亦谐,觉得自己此前误会了孙哥、很是惭愧,故而想要出一份绵薄之力,也帮着他们继续救人。
  于是,这四位就按照和第一个院儿一样的套路,又去了第二个院儿。
  熟悉了流程后,重复这个过程所需的时间就短得多了,第二个院子他们只用了十分钟便已搞定,而且陆续又有好几位前辈和同辈也都加入了救人和解释的工作。
  说到底这江湖上终究还是有好人的,而且也不算少,那种在危急时刻可以置生死与度外,尽力去帮助别人的人,确实是有。
  人多了以后,就可以再分几路,同步行事,所以那第三、四、五个院子的人几乎都是同时被救出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白如鸿也被关在了其中的一个院子里,不过他的身上没有镣铐,只是绑着绳子而已,且直到被几位武林同道扛走为止,他都像个植物人那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子时将尽,那近两百名阶下囚便撤得差不多了。
  他们都是会轻功的高手,又有孙亦谐的情报支持,这便导致了天奇帮的守备系统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简简单单就被集中突破。
  那沈幽然和顾其影,此时还在书房里喝茶聊天、畅想未来呢,丝毫不知他们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武林人士都已经逃出蛊铃的作用范围了,更不知道不归楼那边已经惨遭“偷家”,老底儿都被黄东来给掏空了。
  更惨的是,他们今夜的厄运,到此还远没有结束
  送走了所有的人质、包括协助自己的那些位之后,孙亦谐还有一件事要做回房间拿行李。
  他和黄东来的随身行李,以及他的三叉戟还在房间里呢;行李也就罢了,家传的兵器他不可能丢下不要。
  回房倒是没什么,孙亦谐有通行腰牌在身,而且全天奇帮的喽啰都知道这货之前是去干嘛了,所以这会儿他大摇大摆走回房间也不会有人怀疑他。
  问题就在于他怎么拿着行李和三叉戟跑路。
  你再有腰牌,这三更半夜的,背着俩包袱拿着兵器要走,那人家也得拦着点儿啊;就算不跟你翻脸,也至少得拖延你一下、顺带禀报帮主一声不是
  不过要解决这个问题呢,其实也有个很直接的办法:孙亦谐只要叫上几个刚才一起帮着放人的打手帮忙,和自己一起强突回去,拿了行李再突围就行。
  然而这个选择存在一定的隐患,万一中途稍微有点差池,惊动了沈幽然,那他孙亦谐倒是有可能趁乱跑掉的,但沈幽然一动蛊铃,帮他的那些人一个都走不了。
  所以孙亦谐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更加保险的、且只需要自己一个人冒点险的办法放火。
  他一个人在暗处稍微等了一会儿,待那些中了极乐蛊的人都已跑远,便开始了四处纵火的行为。
  对孙亦谐来说,在这天奇帮里放火,就跟在自己家随地大小便一样容易。
  他和黄哥抱着踩点的目的在此已经住了小半个月了,对这里的地形早就了如指掌,什么柴房、伙房、草料房、粮仓所有能点火的东西,还有易燃物大量堆放的屋子,他们都门儿清。
  还有,你以为孙黄二人只打造了一把库房的钥匙而已吗一样能偷能拓,他们怎么可能只弄一个地方
  此刻孙哥腰带一展,屁股上就是七把钥匙,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天奇帮里就没有他打不开的门。
  于是乎,就在丑时刚到、天奇帮的各个岗位准备换班的那个时间点上,一把把火头在帮中各处连三接二地冒了出来那个年头的救火效率我就不谈了,有时候一个炸雷就能把一户大户人家烧个精光,更别说这种高效率的纵火行为了。
  而就在天奇帮内乱作一团,众弟子都离开了岗位四处奔走着救火时,孙亦谐便鬼鬼祟祟地回了房,拿上行李和兵器溜了出来。
  在这种状况下,就算他被人看见都无所谓,以他那人性,他只要说自己是在抢救财物,别人也八成会觉得合情合理。
  同一时刻,与天奇帮总舵一街之隔的一处房顶上。
  有两个人正站在那里,悠然地远眺着前方建筑群中逐渐亮起的火光和升起的浓烟。
  这二人,皆是一身深色飞鱼服,腰配绣春刀,上下收拾得紧趁利落,身形也是矫健挺拔。
  “今夜这戏,还真精彩。”观火半晌,个子矮一些的那个终于开口道。
  “戏是好,可惜了正义门这么大的基业,怕是要毁于一旦。”他旁边的高个儿则如是接道。
  “呵毁了,对我们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矮个子道。
  “除掉沈幽然和顾其影两人,将他们多年来累积的所有财富和秘宝全都抢过来,才是最好的事。”高个子道。
  “可即使抢过来了也不是你的啊。”矮个子又道。
  “但抢来这些东西的功劳,有我一份儿”高个子顿了顿,“也有你一份儿。”
  “哈哈哈”矮个子笑着接道,“功劳都给你也行,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
  “不,你只是说得轻巧,装得轻浮但我知道,你这人,不要功劳,也不在乎任务”高个子说到这里,看了身旁的矮个子一眼,“你在乎的是正义。”
  “呵这话说得”矮个子还是在笑,笑得很戏谑,却似是在掩饰什么,“太高看我了吧”
  “你不认也没关系,我就比你坦率”高个子接道,“我要功劳,而且要用功劳去换那荣华富贵。”
  “那接下来就都交给你好不好”矮个子问道。
  “行啊。”高个子欣然应道,“正好,你可以趁现在去都司卫所跑一趟,找他们来救火洗地,别烧到了周围的老百姓,我嘛去会会那沈门主和顾尊主。”
  “嗯”那矮个子应声时,已然转身,“你多加小心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