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四十五章 寝技(上)

第四十五章 寝技(上)

  八月十五,巳时三刻,不归楼三楼——“思秽居”。
  纵是在白天,这层里的光线依然十分昏暗,而且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香味。
  那异香,不似香料,也非脂粉,更不像花草所散发的清香……非要形容的话,倒像是某种动物身上天然生成的气味,且闻着会让人感到一丝恶心。
  “主人,武先生来了。”游靖熟练地领着老武来到了一间卧房的门口,并隔着门用不高不低的声调通报了一声。
  不多时,门内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得到命令后,游靖便伸手将房门推开了。
  但他自己却是一步都没有往里迈,只是站在门旁,转头对跟在自己身后的老武道了句:“请。”
  老武稍稍定了定神,吞了口唾沫,这才迈步跨入门去。
  自当上沈幽然的心腹以来,老武基本每个月都要到这儿来几次,但直到今天,他依然会觉得走进这里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那房间内部的光线比外面的走廊还要暗,即便是老武这种习武之人的眼力,也只能勉强看清屋中事物的轮廓,完全看不见细节。
  当然了,这也是这里的主人所期望的——他不想有人看清他的脸。
  “武某参见尊主。”老武往里面稍微走了几步后,便顿足作揖,不再向前。
  几乎是在他开口的同时,他身后的游靖也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黑暗中,人的听力会变得更敏锐,所以老武很快就清楚的听见了游靖离去的脚步声。
  “老武啊……”待游靖走远,那身居暗处的“尊主”才缓缓开口,对老武道,“幽然,近来可好啊?”
  老武站在原地,毕恭毕敬地应道:“回尊主,托您的福,少帮主一切安好。”
  “嗯。”尊主沉吟一声,再道,“他让你来,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吧?”
  “是。”老武回道,“少帮主让我来禀报您,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昨日辰时三刻,他已将‘极乐蛊’的雏苗置于茶水中,引众人服下,至今日巳时,十二个时辰已过,并无人察觉出异常……所以少帮主就让我趁着眼下所有人都在关注比武之时,过来禀明尊主。”
  尊主听罢,轻笑一声。
  短暂的沉默后,方才回道:“不,不是‘所有人’。”
  这句话,让老武一个激灵,头皮都麻了:“尊主!我……”
  “我知道,你已经再三确认了自己没有被跟踪。”尊主知道老武要说什么,并在他说出来之前就给了答复,“我并不怪你,也没有在怀疑你,你不要怕。”
  他这话才说到一半,门外,游靖的脚步声又重新响了起来。
  嗒、嗒、嗒……
  那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得不快不慢。
  笃笃……笃笃……
  但仔细听便可发觉,但除了脚步声外,还有别的声音——一种非常细微的,液体滴在地板上的声音。
  这一刻,老武的后脊都凉了,他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仿佛游靖走到门口的那十几步花了一个时辰那么久。
  “主人。”游靖来到门口后,停住了脚步,开口道,“您要看看吗?”
  笃笃……笃笃……
  游靖的脚步声是停了,但那水滴声没停。
  “看看就看看吧。”尊主回道。
  他话音一落,游靖便重新打开了门。
  老武这时也稍稍侧过脸,用余光朝门口扫去。
  只见得……在那昏暗的光线下,游靖的身影背着光站在门口,其手上,还提着一个尚在滴血的人头。
  也就是说,就刚才老武和尊主说那几句话的功夫,游靖已经去杀了个人,并割下了那个人的头颅,而这整个过程所发出的动静,甚至还不如他走路时的脚步声来得大。
  “一共过了两招,对方使得是五灵教的内功。”游靖一边向屋内的尊主展示那个人头,一边言道,“功力普普通通,想来也不是什么叫得上号儿的人物。”
  “嗯……好。”尊主随口答应了一声,在黑暗中盯着那人头看了片刻,转而又对老武道,“老武啊,要没什么别的事了,你就先回去吧,顺便帮我跟幽然说一声,他做得很好……明晚戌时,一切按计划进行。”
  “是。”老武回这个字的时候,他脸上的冷汗都已从额头流到鼻尖儿了。
  尽管对方已说了他可以回去,但在真正走出这里之前,老武依然是半分都不敢松懈。
  “哦,对了。”就在老武转身准备要走的时候,那尊主冷不丁又开口补了一句,“关于你被五灵教的人跟踪这件事……”他似是有意想要吓唬老武似的,说到这里又微微停顿了一下,再道,“……你倒也不必放在心上,反正游靖已帮你处理好了;你乐意跟幽然说,就说,不乐意说,便不说。”
  “不不不……”刚才那停顿的几秒差点把老武吓尿了,待尊主说完后,老武赶紧诚惶诚恐地回道,“这本就是属下之疏漏,属下又岂敢向少帮主隐瞒。”
  “呵……”尊主笑了,因为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应,“那行。”他又略微提高了嗓门儿,对门口的游靖道,“游靖,先送客,送完了……记得把地洗干净。”
  …………
  话分两头,还是说回正义门这边。
  时近午时,武试的第三轮终于也快要打完了。
  因为前几轮的时候人数较多,耗时自然就长,一个上午能打完三轮就已不错;后面几轮人少了,进程自会加快。
  “接下来,是第三轮的最后一场,由清远忠义门郭琮,对阵杭州孙亦谐。”
  在那太阳爬上旗杆正上方的时候,主持人上台宣告了上午最后一场比试的对战者。
  孙亦谐的名字在晋级表倒数第二行的最右边,所以如果他能一直晋级的话,那他一直就会每轮最后一场上。
  而他这轮的对手郭琮,因文试中取得了还算凑合的成绩,故前两轮是轮空的,这场是其首度亮相。
  这郭琮,和李原可就大不一样了。
  那李原无论文武,在这届少年英雄会中都属于垫脚石级别的存在,但郭琮……拿一个现在的概念来讲,是个“种子选手”。
  别的不说,就说郭琮所属的门派和李原的就有很大差距。
  本文中多次提到过的“四门三帮”,具体来说,就是沧州兴义门、洛阳正义门、清远忠义门、淮安侠义门、盐帮、漕帮和茶帮。
  这七个帮派,乃是当今武林的中坚力量,铁拳门那种规模的门派跟他们比,就好比是便利店对比商务广场,规模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而郭琮,就是这次清远忠义门年青一代的代表。
  他五岁开始习武,十五岁便有所成,今年,他十八岁,忠义门里进阶级的武功他都已经学了七七八八,很多三四十岁的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可以说,眼下正是他年少张狂,意气风发之时。
  这次来洛阳参加少年英雄会,郭琮无疑是抱着要夺魁的心态来的,在今天之前,除了沧州兴义门的林元诚,其他的竞争者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当然了,在看完了今天上午的比武后,他眼里又扎进去一个雷不忌,而且是扎进去之后拔都拔不出来的那种,一想到之后的武试中可能要跟雷不忌对上,郭琮脚都在抖。
  不过那是另一回事,此刻他要对阵的是孙亦谐,而孙亦谐目前为止的表现……显然还入不了郭琮的眼。
  “喝!”
  说时迟那时快,主持人的话音未落,便听那郭琮轻喝一声,继而气随声起,人影倏动。
  他那轻功,把一个纵身上台的动作做得利如惊雷,其身形落定后,整个人立刻像在台上扎根了一般,下盘稳若泰山。
  仅这一手,便足以看出他的武功比孙亦谐此前遇上的李原要高明得多,就连不少台下的武林前辈也都不禁出声赞道:“好俊的功夫!”
  而另一边……
  “孙哥,这姓郭的有点实力啊,你怕是要遭重啊。”黄东来也是识货的,一见郭琮的身手,立刻就转头悄声对孙亦谐念叨了一句。
  “你给老子闭嘴!”孙亦谐歪着嘴回道,“兄弟现在就要上去跟人干了,你还在旁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是不是人?”
  “妈的那你也要有机会干得过我才能长你的威风啊。”黄东来也是这种骂人口风,出口成脏道,“这家伙的实力连我上去都未必打的过,你那两下子八成要被秒的呀。”
  “滚!”孙亦谐说着,已站起身来,“我有我的战术,你好好看着。”
  说罢,他就抄起三叉戟,向前一步,又跟上一轮那场一样大喝一声:“啊——”
  但这回他没有撑杆跳,只是虚晃了一枪,然后很普通的走下了自己摆躺椅的高台,朝着擂台走了过去,边走还边对那些围在擂台四周的同道们道:“不好意思借过,让一下,谢谢,兄弟让一让,啊前辈踩你脚了抱歉……”
  他就这么一路说一路走,慢慢挤过了人群,来到擂台边上,再绕到评审席那边,顺着评审席边上的台阶走了上去,最后跳过一个宽只有一米左右的空隙,来到了擂台上。
  本来郭琮亮相后得意万分,气势大盛,结果孙亦谐却来了这么一出,顿时把郭琮的情绪和节奏都打乱了。
  “请……”郭琮有点恼怒,但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为什么生气,他几乎是嘴角抽动着跟孙亦谐施礼的。
  “请!”而孙亦谐上台后,又把三叉戟给放下了,仍是放在靠近他自己这一边的擂台边缘,随后他才回到台心向对方回礼。
  礼貌完了,自然该动手了。
  因为此前已见识过孙亦谐那独特的架势和攻击方式,所以郭琮并未像李原那样荒腔走板。一开打,郭琮就稳住下盘,摆出了一个防反擒拿的架势,等着孙亦谐来攻。
  他的理解是这样的——孙亦谐的功力肯定在他之下,就算有几招奇诡的拳路,也不足以弥补实力上的差距,所以,只要他抱着“亏着打”的心态,先挨个几下,随后找个机会擒住孙亦谐,将战斗带入近身角力的局面,孙亦谐就玩不出什么花样了。
  而孙亦谐呢,一看郭琮那架势,便洞悉了后者的意图,他当即心道:“你小子想跟我玩寝技是吧……呵……今天我就教教你死字怎么写(这个字繁简体一样,所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