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二十二章 偷天换日

第二十二章 偷天换日

  盘踞在“龙王洞”的这伙贼人,其实人数并不多,总共就六个。
  这六人,姑且算是结拜的兄弟,但那交情嘛……这么说吧,不比桃园三结义,却似瓦岗一炉香。
  也就是那种……到了危急关头为了自己可以果断出卖兄弟的类型。
  当然了,没遇到什么事儿的时候,他们自然还是一副义字当先、同生共死的样子。
  武功方面,老二到老六这五人的功夫都差不多,也就是比走马寨那些普通山贼要厉害些许的程度,若遇上真正的江湖侠客,哪怕是二流的,他们也是被吊打的份儿。
  而他们大哥“亢海蛟”的武功呢……还行,不过依然比不上前文中的马四就是了。
  可能有人会奇怪,为什么“亢海蛟”这种顶着江湖绰号的人物,竟然还没有马四这种没有绰号的厉害?
  其实很简单,马四没绰号是因为他一出江湖就是一种灭了师门到处流窜作案的状态了,既没正式出师、也没顶着真名在江湖上行走过,自然也就没名没号……
  但实力上来说,马四可是正经跟着“徽州百斤刀”学了十年、尽得真传,后又经过了多年实战历练的。
  而这“亢海蛟”呢,八里河上游一带水贼出身,自幼蛮力过人(不过还没到天生神力的程度),于是就仗着把力气欺行霸市;二十岁时,他在漕帮里混过一段日子,期间学了点功夫,后来因得罪了帮里的上级,自觉混不下去了,就拉了两个和自己关系好的兄弟,即如今他身边的老二老三,三个人一起逃出了漕帮,干起了老本行。
  又过了几年,他们又收了三个弟兄,结成了现在这个六人团伙;因主要在庐州和颍州交界地区的沿河一带活动,日子久了,他就得了“亢海蛟”这么个凶名。
  然而,江湖并不是那么好混的,既然你可以靠作恶混出点名气来,那自然也会有人试图通过干掉你“为民除害”来获得点声望。
  前年,亢海蛟他们就遇上一个来找事儿的,自称“沧州小侠林元诚”。
  此人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武功却俊得很,一把快剑,三招两式就把他们六人全给收拾了。
  但最后林少侠却也没杀他们,理由是他初出江湖还没杀过人,而这几位实在不配当他剑下的第一批亡魂。
  就这……亢海蛟他们还得跪着磕头,谢小侠不杀之恩……
  最后,在这六位拿全家发了毒誓,宣称不会再作恶后,林元诚就把他们给放了。
  毫无疑问……这姓林的,太天真了……
  毕竟人家是真正的十五六岁,成长过程中见得也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辈,所以对人心的险恶太过无知,以为别人声泪俱下地拿家人赌咒发誓就真的会遵守承诺了。
  这要是换成孙亦谐和黄东来,绝对会斩草除根——发誓?发誓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比放屁还要下贱的行为,类似于放屁的时候还要大声说出来,谁愿意闻谁闻,反正他俩是不会信的。
  言归正传……
  总之,那次之后,亢海蛟他们六兄弟的确是稍微消停了一阵儿,好几个月都不敢再出来活动了。
  但他们这种人,终究是很难改邪归正的。
  做惯了奸淫掳掠的买卖,你让他们改做正行?哪儿有那么容易。
  转眼,到了去年,他们觉得风声也该过了,便盘踞到了龙王洞,盯上了附近的陈家村……刚好,他们中的老四读过几年书,他一拍脑袋便想出了那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什么抓小孩,插桅杆,其实都是他们六个去做的:趁着夜色往村民的屋里放点儿迷烟,然后进去把小孩掳走,并不难;以亢海蛟的力气,再加上几个兄弟帮他事先松好了土,把一根碗口粗的副桅慢慢“钻”进土里,也不是问题……
  就这样,尝到了“供品”的甜头后,这帮家伙可乐坏了。
  这可比出去抢劫还省力,不用担心会有人反抗,也不用频繁地去寻找目标,每个月初一十五自然会有人把酒肉钱粮送上门来。
  但,人的贪欲,是没有止境的……
  正所谓温饱思**,这帮人解决了不劳而获吃饭的问题后,就开始想着要女人,所以他们后来又去闹了几次,让村民每季度都送个大姑娘给他们。
  不算今天被孙黄二人看到的那位,之前已经送来过四个了;其中,两个自杀,一个逃跑时被杀,还有一个被他们凌辱致死。
  当然,亢海蛟他们对此是不在乎的,死了就死了呗,找个没人的地方一埋就是了。
  …………
  今夜,又到了村民们给龙王爷的送儿媳的日子。
  陈家村的村民们是黄昏时从村中出发的,一行人吹吹打打还要抬轿子和供品,所以走得比较慢,差不多天色泛紫时才到龙王洞那儿。
  这还没完,接下来还有“仪式”:大体就是扎个龙头的纸人儿跟姑娘拜堂,村民们还要祭拜一下龙王爷啥的……反正他们也早有准备、都带着火把,不怕天黑,就这么一直折腾到了戌时,村民们才离开。
  那姑娘呢,就跪在供桌儿前,穿着黑衣、头上盖着黑盖头,全程都默然不语。
  她也不反抗、不跑。
  因为她知道,在她之前被送来的那几个,有反抗的,直接就被村民们打晕捆树上了……她不干那徒劳的事儿。
  这位姑娘,比较聪明,她明白愣跑是跑不掉的,所以她从被选作祭品的那天起,她就一直显得很配合,甚至表现出了非常期待和荣幸的一种状态;这样,也就没人怀疑她、盯着她了。
  今天,她在身上藏了把大剪刀,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来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就算不能与其同归于尽,至少也要保住清白自尽。
  “嘿!姑娘。”
  就在那姑娘将手攥在剪刀上,随时准备出手之际,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自她侧后方响起,而且距离非常近。
  姑娘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靠近自己的,因为她完全没听到脚步声,但事已至此,她也不及多想,一剪子就刺了过去。
  “卧槽!”黄东来被她吓了一跳,眼瞅着那剪子朝着自己下半身就过来了(因为姑娘是跪着的,攻击的方向就比较低),脏话是脱口而出,同时人也一蹦三尺高,向后方跃起,躲过了这次“要命”的攻击。
  “你是谁?”下一秒,那姑娘便自己揭下了黑盖头,随手往地上一扔,并拿剪子尖儿指着黄东来厉声问道,“龙王爷是不是你假冒的?”
  “误会,误会……”黄东来压低了声音,解释道,“我们是来救你的……假冒龙王爷的人还在洞里呢,但马上就要出来了,你说话轻点儿!”
  “我不信!”那姑娘又后退了半步,“你……”
  她那后半句话,只说出了一个字便戛然而止,因为,有某样东西进入了她的视线……
  此刻,她只见得,一个小眼睛的男人,穿着一袭黑衣,腰配黑色罗裙,从树林里钻出,朝着供桌儿这边儿就来了。
  “别怕,这是我兄弟,他来顶替你,你快跟我来。”黄东来这边话还没说完呢。
  另一边,假扮成黑衣新娘的孙亦谐已经路过了那姑娘身旁,顺手捡起了她丢掉的黑盖头,往自己头上一盖,跪到了供桌前。
  那姑娘愣了几秒,想了想,还是朝着黄东来过去了,但手里的剪子并未放下。
  “你别碰我。”她还是保持着警戒心的,不让黄东来接近到自己一米之内。
  “行行,你快跟我先到树林里藏起来,要不然一会儿贼人出来就穿帮了。”黄东来也懒得跟她废话,冲她招了招手,率先躲进了林里。
  姑娘紧随其后,也找了片小树林藏身;她刚藏好,借着月光回头一看,便见得,有几道鬼鬼祟祟的人影,探头探脑地从龙王洞里出来了。
  来的,是那六人中的老三、老五和老六。
  他们在洞口稍微张望了一番,确定村民们都已走远了,胆子便大了起来,大摇大摆低走到供桌前,说话的嗓门儿也是毫不加掩饰。
  “嘿嘿,小娘子~真乖啊,自己跟这儿等大爷呢?”那老五最为好色,看着跪在地上的“新娘子”,都有点儿急不可耐了,当时就伸手上去在孙亦谐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唷~”抓完之后,他还颇为满意地笑道,“今儿这个肉可多啊~嗯……仔细一看这身子骨儿也挺壮实的。”
  老三和老六也在旁哄笑了几声。
  随即还是老三先正色道:“好了好了,别猴急,先扛进去再说。”
  “三哥,我~来扛呗。”老五一脸色相地笑道。
  “行,你扛就你扛。”老三应道,他顿了顿,忽又想起了什么,接道,“诶,你可别到了半路忍不住了乱来啊,按规矩,这人可得先给大哥送去。”
  “知道知道,三哥您放心吧,我有分寸……”老五迫不及待地回了句,一个箭步上前就把孙亦谐扛上了肩,“嘿呦!这娘儿们……吃什么了啊……这么重……”
  也就是这老五还练过几年功,要不然他还真不一定扛得动孙哥。
  孙亦谐的反应也不慢,被扛起来的刹那,他赶紧用手压住了自己头上的盖头,防止自己的脸露出来。
  待老五扛着孙亦谐进了洞,老三和老六也开始查看并搬运那些供品。
  到这时,树林里的那个姑娘才稍稍松懈下来,基本确定了黄东来和孙亦谐真的是好人。
  又过了一会儿,当那老三和老六也搬了一部分东西走后,黄东来才开口对那姑娘道:“姑娘,你先在这里待着,千万别回村去,因为你现在回去肯定又要被村民们给抓住送来,那样我们俩也遭重了。”他顿了顿,“我现在潜进洞去接应我兄弟,你就躲在这里不要出声,等我们把那伙贼人收拾完了自会出来找你。”
  那姑娘稍加思索,点了点头,回了句:“少侠请多加小心。”
  黄东来还没等她说完,已将轻功一运,跃出树丛,几次蜻蜓点水般的踏跃后,他便无声无息地冲入了龙王洞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