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五章 孙门秘宝

第五章 孙门秘宝

  看到那暗门的瞬间,孙亦谐立刻就明白,父亲并不是要给他上家法什么的,而是要把某种家族的秘密传给他。
  有了这个推论后,孙员外刚才的举止和话语,也就不奇怪了。
  那暗门后的密道也不长,稍微绕了几步,父子二人就来到了一间位于地下的石室中。
  孙老爷随手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点亮了墙上的几盏油灯,火光照亮了这间不算大的石室。
  孙亦谐用他那仿佛睁不开的小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整个石室内除了几个嵌在墙上的铜制灯架外,只有三样东西。
  一把兵刃,插在一个陈旧的武器架上。
  一件软甲,摆放在一个石台上。
  一个石棺,相当大,占了这石室近四分之一的空间。
  “亦谐。”片刻后,孙老爷背着双手,沉声开口道,“你可知,我孙家是何人之后?”
  孙亦谐闻言,眼珠子一转,当即答道:“我孙家世居江东,家世显赫,源远流长……莫非是那三国时期,孙坚孙文台的后人?”
  “嗯……不错。”孙老爷满意地点点头,“为父早有耳闻,亦谐你虽然大字不识、学问不精,但见识却也不短……想来你是没有念八股的天分,但杂学方面还是有些建树。”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你说得很对,我孙门正是那东吴武烈皇帝之后,可惜……因为时隔太久,孙氏开枝散叶,又历几度兴衰,我们家十五代之前的家谱,实在是查不到了,所以为父我也不知道我们家到底算是嫡出还是旁系。”
  “没事儿,当年刘备也不明不白的,不也混了个皇叔的头衔么?”孙亦谐道,“我以后出去就说自己小霸王孙策嫡传玄孙,难道别人还能证实我是假的不成?”
  “呵呵……”孙老爷被儿子逗乐了,“行吧……总之,我们孙氏祖上,可说是人才辈出,其中有凭安邦定国之策位极人臣者,自然也有凭盖世武功纵横江湖者……”他说着,就指了指那三样东西,“而这三样,就是祖宗们留给想要从武的子孙的三件‘秘宝’,我今天就把它们都传给你,日后你行走江湖,也好有个仰仗。”
  “哦?”而孙亦谐听到这儿的第一反应却是,“那学文的老祖宗们就那么抠?什么宝物都没留下来吗?”
  啪——
  他话音未落,孙老爷又是一巴掌敲儿子头上了:“废话,‘文’的东西都在四书五经上呢,你要肯学,我还带你来看这个?”
  “是是,孩儿错了。”孙亦谐捂着脑袋,“爹您接着说。”
  孙老爷撇了撇嘴,先是走到了那件兵器前:“此物乃天下奇珍,由天外陨石打造,长七尺二寸(朙制,换算成我们熟悉的单位约为240厘米),仅重20斤(同样是朙制,比现在的20斤略重一些),轻、坚、利、韧……叉尖透钢如纸、削铁如泥,叉身轻盈柔韧、百折不断。”
  孙亦谐看着眼前那三叉戟,嘴角抽动了两下:“父亲……为什么祖宗得到了陨石这种珍贵材料,却非要打一把三叉戟出来啊?刀枪棍棒剑……哪个都比这好使吧?”
  “我怎么知道?几百年前的人造的,我问谁去?”孙老爷的回答有理有据,说罢,他顺势挪了两步,就走到了第二件宝物前,“再来说此甲,传说为麒麟鳞片所铸、以天蚕丝穿织而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轻如绸缎,冬暖夏凉,而且可以根据穿戴者的体型撑大或收紧。”
  “喔尻!”孙亦谐听到这儿,眼睛都睁大了,“那我穿上岂不是无敌了?”
  啪——
  此言一出,他又被打了下头。
  “江湖险恶,不要以为有宝甲护身就万事大吉了,真正的高手要杀你,十件宝甲也保不住你。”孙老爷严厉地提醒道。
  “呵……我就这么一说嘛……”孙亦谐讪讪笑道。
  孙老爷看了看儿子,叹了口气,接着就走到了那个石棺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亦谐,你把石棺的棺盖挪开,小心,不要磕坏了地。”
  “哦,好。”孙亦谐也没多想,顺势就走过去推那石棺的盖儿。
  不料……他发力一推,才发现这棺盖少说也有一百多斤,用他常用的衡量标准来说,重得“一逼”。
  若是穿越前的孙亦谐,恐怕靠自己一个人是推不动的,好在他现在是十七岁,而且小时候多少也练过点武,这些年在鱼市场也经常要搭手点体力活,打架也没少打,所以他现在的体能,勉强还推得动这个重量的东西。
  “嚯,这什么呀?”孙亦谐把石棺盖子推到一旁后,便看到了石棺里的东西。
  那里面如骨牌般整齐地堆放着一块块棱角分明、色泽呈银白色的石板,每一块都跟我们常见的墓碑差不多大,塞满整个石棺,足有二十多块。
  “倒转乾坤。”两秒后,孙老爷回了这么四个字。
  “哈?”孙亦谐显然是没明白这什么意思。
  孙老爷随即便解释道:“这些石板上记录着我们孙家历代习武的祖先练就的武功绝学,其中那第一块石板上记录的“倒转乾坤心法”,是我们孙家不外传的上乘内功心诀,也是所有这些独门武功的基础,故而就以其名来统称这里所有的功夫。”
  “什嘛?”孙亦谐当时就激动了,“爹,有这么厉害的东西,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啊?”
  “谁让你小时候不好好学武的?”孙老爷道,“你当年若是肯认真习武,也不用太久,只要你能坚持个一年……我可能就带你到这儿来了,谁知你拜了那么多师父,没一个能从初一坚持到十五的,我把这些交给你,岂不是害了你?”
  “那……爹,您现在怎么又肯把这些传给我了?”孙亦谐道。
  “当然是怕你出去吃亏啊。”孙老爷道,“再说,你也这么大个人了,这些年你把鱼市场打理得蒸蒸日上,可见你为人处世还是有分寸的,眼下这个时机给你正好。”
  “嗯……”孙亦谐也知道,这是实话,父母总是疼孩子的,哪怕孩子再不争气,也不可能看着他吃亏。
  沉默了数秒后,忽然有个困扰了孙亦谐多年的问题闪过了他的脑海,他赶忙又开口问道:“诶?对了,我们家的字儿倒着排,是不是也跟这‘倒转乾坤’有关啊?”
  “没错。”孙老爷道,“就是那位创出‘倒转乾坤心决’的祖宗留下的祖训,从那一代开始,我们孙家后代取名时就都是倒着排字儿的。”
  “那有什么意义吗?”孙亦谐又问道。
  “大概是为了好玩儿吧。”孙老爷很随意地答道。
  “啊?”这个答案可是出乎了孙亦谐的意料。
  “我不是说了嘛,几百年的事儿了,你问我有什么用?”孙老爷说的很有道理,很多所谓的“传统”,究竟为什么传下来,以及其最初的面貌、流传的动机,可能早就已经产生偏差或者无人知晓了;一些仅历百余年的事物都是如此,何况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呢?
  孙亦谐见此,也只能作罢,复又问道:“那么……祖宗们又为什么要把武功写在石板上呢?这看起来多不方便啊?”
  孙老爷好似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不假思索便回道:“竹片、羊皮、纸……这些东西年月久了都会烂掉、发霉;遇上水火,还可能直接付之一炬;而让人背下来呢,很容易会出偏差……”他顿了顿,“祖宗们高瞻远瞩,才选了这些经过熔炼的金刚石板来记录孙家的绝学,这样就算再过一千年,也能很好的保存下去。”
  “哪噜HODO~”孙亦谐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也不知从哪儿下意识地蹦出一句日语来。
  孙老爷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儿子说这词儿了,他大概知道这是“原来如此”的意思,所以他也不怎么在意,接着道:“亦谐,距离中秋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算上路程,你五十天后差不多就该出发了……有道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五十天,你就不要再去管鱼市场的生意了,好好练练武功,不懂的地方就多跟黄世侄请教,我看你俩挺投缘的……希望他能多帮帮你,免得你出了江湖被人欺负。”
  “哈!”孙亦谐笑了,“爹您放心,向来只有我欺负别人,哪儿有别人欺负我的事情?有了这三样宝物傍身,孩儿在江湖上绝不会给孙家丢脸。”
  “真若如此……那便最好。”孙老爷还是有些担忧,不过也只能往好处想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