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十四章 成全

第十四章 成全

  是夜,孙黄二人与庶爷做完了“交易”,又喝了几巡,便回客栈去了。
  黄东来所下的那毒呢,在他们回去之时无疑还没有发作。
  但等他们离去之后,便开始见效了……
  这种毒药,是顾其影那笔记上记载的奇毒之一,有个特别烂俗的名字,叫“销魂散”。
  服下这销魂散的人,一时半刻并不会有任何异常,但一两个时辰后,中毒者便会开始产生燥热难当、情欲难抑的感觉,然后这人就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去找人“发泄”一下。
  接下来就是这毒最妙的地方了,如果这中毒者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别人来“发泄”,比如说这人被关在了一间只有他/她自己的密室里,最后只能靠自己把“事儿”办了,那他/她反而会无事。
  但是,如果他/她能够找到人来发泄,那么一旦开始办事,不消片刻,他/她就会因全身血流集中到下半身导致大脑和心脏供血不足而在运动中暴毙。
  死状……与房事过激引发心脉骤停而猝死的人完全一致。
  你不管是找衙门的仵作还是江湖上的行家来查,都会得到相同的结论,谁来都看不出这是中毒死的。
  也就是说,你再怎么怀疑,“事实”也只能证明这是一次意外、是一个巧合。
  因此,孙亦谐和黄东来对脱罪还是很有把握的,他们甚至已经想好了事后有庶爷的手下来调查时该怎么装出震惊和无辜的样子。
  果然,次日凌晨,人就来了。
  庶爷的手下怎么在这种时间点上进的客栈,怎么把孙黄二人叫起来的,这就不多说了。
  简而言之,丑时,这两位又重新穿好了衣裳,再度从客栈被“请”回了七柳幽阑。
  这会儿,就不是老鸨来接待他们了,而是庶爷的一名手下。
  他俩直接被请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内,一进屋,两人便看到脱得精光的庶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脸上早已没了血色,其身上则是连块遮挡一下的布都没盖。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黄东来一见那尸体,就给了个很惊讶的反应。
  “兄弟,庶爷这是……死了?”孙亦谐也是瞅着那名庶爷的手下,问了句废话。
  看着这两位的表演,那位兄弟也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原处冷眼旁观。
  不多时,从这间房间的里屋又走出一个人来。
  当这个人现身的时候,孙黄二人是真的惊了,因为这人……还是庶爷。
  他和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长得一模一样。
  当然了,真正的庶爷,只有一个,毫无疑问,就是现在还活着的那个;至于在地上已经断了气的那位……或者说今天与双谐一同对饮、与朱嘉端交涉的那个,很显然只是个替身;他就是孙亦谐和黄东来刚到七柳幽阑时,被真庶爷召来,并让其“按计划行事”的那个。
  “你们需要再想想吗?”庶爷看着孙黄,开口便问了这么一句。
  “诶?庶哥你没死啊!”这一刻,孙亦谐忽然提高了嗓门儿,一脸喜悦地冲了过去,“哈哈哈!真是太好啦!”
  “嘿~你小子……”庶爷赶忙抬手制止了孙哥的靠近,一脸嫌弃地说道,“……要点儿脸行不?都这样儿了你还想浑水摸鱼混过去呢?”
  连黄东来也斜了孙亦谐一眼:“孙哥,过了,已经摆明了穿帮了,真当人家是弱智啊?”
  孙亦谐一看庶爷不上当,也就撇了撇嘴:“哎呀,试试又不花钱,算了算了……”
  庶爷干笑一声:“呵……你俩啊……”他摇了摇头,再道,“得,跟我来吧。”
  说着,他就负着双手,昂首挺胸便往屋外走。
  他的那名手下则是看着孙黄二人道了声:“请。”那意思里就是让两人跟上庶爷。
  事到如今,孙亦谐和黄东来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既然谋杀的意图都被看穿并化解了,那他们也只能受制于人。
  两人在庶爷身后跟随着,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目的地——“冬”字号雅间儿。
  孙亦谐心说要坏:莫非因为他俩玩儿砸了,庶爷要去找初雪和水生算账?
  正这么想着呢,庶爷已经推开了房门。
  三人进得屋来,发现初雪和水生都已经在房间里了,似已等候多时;那初雪的小丫鬟却是不在,想来是已被支走。
  庶爷的那名手下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在屋外候命,于是关起门后,这房间里便只剩下五人:初雪、水生、庶爷、孙亦谐、和黄东来。
  “你们就别坐了,站着听我说吧。”庶爷像是个把学生们叫到了办公室里的教务处主任一般,一边说着,一边就自己找了张凳子一坐。
  “我这个人,很公平。”庶爷的思路已理得很清晰,所以他坐下后没怎么思索便开口道,“我若欠了别人的,我会还,但别人若是欠了我的,我也一定会收回来。”他看了眼初雪,“你们最好搞清楚,这个女人,我现在这样养着、保着……和水生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这样做,只是因为在将来的某天,我打算纳她为妾……这是她父亲欠我的,她得还上。”
  听着他的话,初雪和水生的脸上都现出了绝望和痛苦的神色,但都没敢出言打断。
  “男人慕色,女人慕强,这是天性。”庶爷道,“你们以为我留着水生是因为我喜欢折磨他?或是为了要挟他为我办事?难道我手底下就缺他这么一个人吗?”他顿了顿,自问自答道,“我答应让水生在这儿当龟奴,只是想让雪儿看看,这种为了女人连尊严都可以不要的男人,根本就不叫男人,也远远配不上她。”
  “他比你……”这时,雪儿嘴里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那后半句的声音小到谁都没听见。
  庶爷闻声,转头瞪向了她:“你在说什么?大声点也无妨。”
  此刻,初雪也是豁出去了,她深呼吸一次,对上了庶爷的眼神:“在我看来,水生比你强上千倍!万倍!”
  此话一出,在旁边看着的孙亦谐和黄东来心里也替她捏了把汗。
  庶爷那脸上,也是变颜变色,他竟是因此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他才冷哼道:“呵……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却没想到……”他的手不自觉地握起了拳,“那我问你……你觉得比我强上千万倍的这个男人,到现在为止,都为你做了些什么呢?”他微顿半秒,娓娓言道,“我把你从家里带走时,他被我的手下们打成重伤,是你跪着求我,才保住了他的命。
  “他伤好后,身无分文地跑来这七柳幽阑,磕头如捣蒜的求我放了你,也是你再三请求,我才没有轰他走,而是让他在这儿当了个龟奴。
  “郑目开来的时候,他倒是出手保护了你,可接下来呢?他又因为怕事、少智,把孙少侠和黄少侠这些无关的人卷了进来,结果反而牵出了更大的麻烦……
  “再说眼前,我这么当面数落他,他连个屁都不敢放,还需要你来出言给他出头……”
  他说的都是事实,水生还不了口,雪儿也还不了口。
  “所以你到底看上他什么?就看上他全心全意对你好?”庶爷的话还没有完,“但你要明白,以你的姿色才情,这世上肯这样对你好的人多得很,他也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更未必适合你。”
  说到这儿,庶爷又转而看向了水生,接道:“水生,我姑且也问你一句……你真觉得,像雪儿这样的红颜祸水,是你这种人有能力保护得了、消受得起的吗?”
  这个问题其实他不用问出来,在场的所有人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我……我……”水生头上青筋毕露,全身颤抖,一句话就在嘴边,但他却无法说出口。
  因为说出来,对他来说便是失去一切,甚至是失去活下去的意义。
  “孙少侠,黄少侠。”而庶爷也根本没去等水生的回答,他把要说的话说完,就直接转过头,又对孙黄二人道,“你们两位嘛,庶某还是佩服的……雷不忌是你们的兄弟,你们为了他来探我这七柳幽阑,是情义;但雪儿和水生和你们并无什么关系,你们为了给他们出头,竟有胆色来算计我……这是侠义,不过……”
  他这话刚到一半呢,突然,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发生了。
  但见,此时站在庶爷视线盲区中的雪儿忽从袖中抽出了一把利剪,高高扬起……
  “喂!”
  “使不得!”
  孙亦谐和黄东来是面对着那个方向的,他俩看见这一幕后的第一反应都以为雪儿姑娘要偷袭庶爷,所以他俩赶紧喊出声来阻止。
  然……
  雪儿手里的剪子,根本没朝庶爷去……
  她是朝着自己的脸去的。
  晃眼之间,雪儿已在自己的脸上割下了数道又深又长的割痕。
  离她最近的水生由于被庶爷的话说得神志恍惚,也是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所以当他夺下雪儿手中的剪子时,已经晚了……
  大量的血顺着初雪的脸、脖子、还有手腕倏然流下,她那白玉般的面颊和额头上至少被割开了四五道不可挽回的、触目惊心的伤痕。
  “雪儿!”水生嘶吼着,怀抱住已然瘫软的雪儿。
  回头看到此景的庶爷,也是惊得失了镇定;他以为自己刚才的话已经给那两人“盖棺定论”,让他们都死了心,却没想到……雪儿的意志和决心远不像他想得那么脆弱。
  “你……”庶爷也站起身来,朝雪儿那边走了两步,看着那满脸是血、已然毁容的绝代佳人,他心中亦是五味杂陈,“你这又是何苦……”
  但雪儿却是笑了,甚至笑得有些得意:“庶爷您说得对,我就是个蠢女人,现在更是个又蠢又丑的女人……所以,现在的我,应当是与水生般配了。”
  庶爷的神情凝固了,他甚至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
  在今天以前,他其实也并不怎么喜欢雪儿,他只是觉得,像这样的绝色美人,给自己这样的强者做妾,那是理所应当;但此刻,他却爱上了这个已经被毁了容的女人,他觉得若是娶到这样的女人为妻,乃是天大的福分。
  “唉……可惜啊……”片刻后,庶爷叹了口气。
  乍听之下,他似是在对雪儿自毁容貌的行为感到惋惜,但其实他是别的意思。
  “你带她走吧。”庶爷叹完了气,便对水生道,“你们已不欠我什么了,有多远滚多远,别再让我看见你们。”
  就算他不说,水生也打算抱着雪儿去找大夫了,所以他话音未落,水生便抱起雪儿往门外跑。
  “别拦他们,随他们去吧。”水生打开门时,庶爷又冲门外那个候命的手下喊了一句,让其给他们让出了道儿。
  这天过后,七柳幽阑的头牌“初雪”便消失了,江湖上,也不再有人见过或听过她的消息。
  当然,这也是她和水生所期望的。
  待那两人离去、门也重新被那名手下关起后,庶爷又坐下了。
  他的视线,凝望着地毯上残留的滴滴血渍,有些出神。
  过了会儿,还是黄东来的一句马屁让他回过了神来:“庶爷不愧是人中龙凤、谦谦君子,小弟佩服……”
  “小弟我也对庶爷的高风亮节感到五体投地,甘拜下风。”孙亦谐也适时接道。
  庶爷抬眼看向孙黄,缓了缓才沉声回道:“二位……何出此言?”
  “君子成人之美,小人夺人所爱。”黄东来道,“庶爷既然宁可割爱也要成全雪儿和水生,那自是了不起的君子所为。”
  他和孙亦谐自是都看得穿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的,唯一区别是孙亦谐没法儿像黄哥这样把这些意思用这种文绉绉的腔调给说出来。
  “哼……”庶爷终于又笑了,但笑容中含着一丝苦涩,“你俩这心性和算计,可真不像是十七八岁……”
  像庶爷这样的人,是不能轻易流露出感情的;他不喜欢雪儿的时候,便不喜欢,但正因喜欢上了……才要去成全别人,然后他心里那点苦,便自己兜着。
  眼下有人能明白自己的苦心,这既让庶爷感到了些许安慰,又让他产生了几分杀心……
  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人,大多数时候他好像都是大奸大恶,但有时他又好似菩萨心肠,无比得宽厚仁慈。
  “庶爷过奖。”黄东来道,“江湖险恶,我兄弟二人也不过就是凡事谨慎,多思多虑。”
  孙亦谐也道:“没错,和庶爷的算计比比,我们也只是小巫见大巫嘛,哈哈……好了,时候也不早了,现在事情都解决了,想必庶爷一定很想去独饮几杯排遣一下苦闷,我俩就不打扰了,先走一步……”
  他自说自话地就往门口踱步而去,又想浑水摸鱼。
  “别急着走啊!”不料,下一秒,庶爷的嗓门儿突然就大了起来,其脸上的神情也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和霸气,“一码归一码……咱们三人之间的账,可还没算清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