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七章 “都是为了兄弟”

第七章 “都是为了兄弟”

  酒是白的,喝下去脸是红的。
  银金子是凉的,攥在手心里是热的。
  孙哥给的那锭金子,管用
  只消片刻,那老鸨就一口气领着十几位姑娘过来了。
  好在这雅间儿也宽敞,十几个人进来分两排站一站,依然可以站得下。
  不得不说,这七柳幽阑的姑娘水准确实是高,孙哥只是眯眼一扫,便发觉她们每一个生得都十分标致;且不仅是长相,就连妆容、体态还有气质也都是相当不错。
  当然了,双谐今日是来查案的,玩乐只是幌子,这些姑娘是天姿国色也好、沉鱼落雁也罢,他们也志不在此。
  “嘿嘿我瞧瞧”待那些姑娘都站定了,孙亦谐又是淫笑开场,随即就冲那第一排的第一位招了招手,“这位小姐姐,怎么称呼啊”
  老鸨反应可快,见状,那是一个掠步就到了那位姑娘身旁,轻轻碰了下她的胳膊:“人家公子叫你呢,还不快过去施礼”
  那姑娘得了命令,即刻轻移莲步,袅袅婷婷便行到了孙亦谐身旁。
  别看这是名青楼女子,这一刻她那扭捏作态、欲拒还迎的样子,愣是能演出一种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男人般的娇羞感。
  “小女子鸾清,给公子请安,公子万福。”鸾清说这话之时,两手松松抱拳,在胸前右下侧上下略作移动,并微微鞠躬,行了个挺标准的“万福”之礼。
  说罢,她便微微低头,面带桃红,摆出一副很羞涩的样子,但那双眼睛却时不时地偷瞄上孙黄二人一眼。
  别看只是这短短几秒的一声见面招呼,这其中的一举、一动从眼神到语气,从脸的角度到站的位置可全都是专门训练的成果。
  姑娘本身漂不漂亮是其次,就这种“业务”层面上的高标准,至少在这许州及周边地区,无可出七柳幽阑之右者,这也是为什么郑目开和葛世这种家根本不在许州的人对此地也是流连忘返。
  “哦鸾清好名字好名字。”孙亦谐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一点避讳的意思都没有,“你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鸾清又是扭捏一番,随后就照做了。
  “嗯果然是美人。”孙亦谐说着,喝了口桌上的酒,“就是不知鸾清姑娘除了貌美如花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才艺啊”
  这七柳幽阑的姑娘个个儿都有才艺,只是水平有高有低罢了,所以鸾清被问起这个,并不怯场:“回公子,小女子略通音律、善歌舞、对诗词歌赋也略知一二。”
  “嚯”一旁的黄东来听完这句,立马吐槽道,“那你得跟孙哥多聊聊了,他跟你正好相反,五音不全、四肢不协、大字不识”
  孙亦谐还没来得及回一句“闭嘴”呢,那边鸾清已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笑,她们也是培训过的这世上在大哭大笑时依然能保持颜值不崩的美人其实并不多,有很多美女只有在面无表情时才好看,一旦脸上的表情幅度稍微大一点就不行了,所以,这儿的姑娘在笑时,一般都会用纨扇遮住半张脸,只露眉眼,以免破坏形象。
  笑了几声后,那鸾清便再度开口道:“黄公子真是爱说笑,想来您和孙公子的交情一定很好。”
  很显然,她是个很会说话的女人。
  作为一个刚见面的外人,鸾清自是不可能知道孙亦谐和黄东来交情如何的,她更不可能知道这俩货平日里把这种互飙垃圾话的行为当作呼吸一样;按照一般的逻辑,如果一个男人当着女人的面数落了另一个男人,那两人即便不会当场翻脸,也很容易产生不愉快。
  但鸾清此刻这一笑一言,则可以瞬间化解那种发展。
  首先她用笑声表明她没把那话当真,然后她就把那“坏话”直接定性成是玩笑话,继而又引申为只有交情很好的人之间才会开这种玩笑,相当于是同时让对方两个人都有了台阶下。
  像这样的情商和反应速度,很多行走江湖多年的人都不曾有。
  也只有像鸾清这种身份卑贱、但又常要和达官显贵们打交道的苦命女子,才能如此娴熟。
  “是是是我俩虽不同姓,但可比亲兄弟还亲呢。”孙亦谐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下面报复性地踢了黄东来几脚,“呃对了,鸾清姑娘,若今日我选你作陪,却不知你能为我做点儿什么呢”
  他这话,老鸨都快听不下去了,心中骂道:“废话,你他妈来窑子里还能是为了让她做什么还有你这样要人家姑娘自己说出来的”
  “我”那鸾清稍一犹豫,满脸羞红,柔声应道,“我可以为公子唱歌、陪公子饮酒作乐,还可以”她说着,又拿起纨扇,这回是整张脸都快遮完了,“可以哄公子入睡。”
  “卧靠”黄东来听到这话,一声卧靠那是脱口而出,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
  孙亦谐却是面不改色,语气平稳地回道:“哦还可以哄我入睡啊那么好啊”
  鸾清都没法儿接这话,心说你难不成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哎呀孙公子啊我的好弟弟”这一刻,连老鸨都已经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拉住了孙亦谐道,“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瞧你把我们家鸾清臊的,来来,鸾清你先站回去。”
  “是,妈妈。”鸾清诺了声,施礼回列。
  而在她走回去的同时,老鸨俯身到孙黄二人耳边,轻声道:“二位公子,你们也挑得快点儿嘛,照这样一个个慢慢聊过来,你俩今晚就不用干点儿别的啦。”
  “嗯有道理。”孙亦谐点点头,然后立刻看向了第一排的第二位姑娘,张口就问,“这位姑娘,我想问一下你,你会哄人入睡吗”
  这下,老鸨可是彻底惊了,心中暗道:“合着你就想问这个是吧”
  而这时的黄东来则是趴在桌子上惨笑不止,笑得话都说不出来、濒临断气那种状态,只有他自己和孙亦谐才知道他在笑个啥。
  长话短说
  在精神上折磨了老鸨和那些姑娘们大约半个时辰后,最终孙亦谐和黄东来一个姑娘都没选,让她们全回去了。
  老鸨问他们到底要怎样,孙亦谐就说这些都不满意,让老鸨“再想想办法”,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那就算了,今晚就当咱哥儿俩来这儿吃顿宵夜。
  这话说的那老鸨也听懂了啊,意思里我这十几个姑娘你们全都看不上是吧跟老娘我玩激将法,想逼我拿杀手锏出来咯行啊,那你们等着呗。
  于是乎,那老鸨一上头,真就去请自己的“四大王牌”去了。
  待她出了房间、带上了门,总算可以畅所欲言的黄东来立马来了一句:“孙哥,你也太他妈猛了吧你这窑子逛得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啊”
  “哎呀”孙亦谐拉长了嗓门儿,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都是为了兄弟逢场作戏嘛。”
  “你这戏入得有点深呐,怕不是本色演出哦”黄东来接道。
  “毛”孙亦谐喝了口酒,随即便扯开了话题,“不过我摸着良心说句,这些妹子都蛮惨的,从表情到说话都训练得滴水不漏唉,也都是为了生活啊。”
  “生什么活啊人家那最多叫生存,妓院训练她们则是为了生意总之这个世界对女人可不友善。”黄东来说到这儿,不禁回忆起了他俩原本所在的那个宇宙,感慨道,“还是我们以前的世界里男女平等些,你看你以前,老婆让你洗碗,你屁都不敢放就去洗了”
  “滚老子上辈子也是一家之主”孙亦谐打断道,“我洗碗只是为了兴趣,谁敢强迫让我洗碗我一个耳光就甩过去”
  “是是是,大家都知道嘛,你那张脸奔着你老婆的手就呼过去了嘛,可不就是一个耳光嘛。”黄东来笑道。
  孙亦谐歪着头,那口头禅又来了:“妈个鸡的,你给老子闭”
  吱
  就在他要骂街的时候,忽然,房门又被推开了。
  人还未到,一阵香风便先吹了进来。
  紧接着就看到老鸨搀着一位绝色的佳人,缓步迈过门槛儿,来到了他们桌前。
  来的这位,是“春雨”姑娘,即这七柳幽阑的四块招牌之一。
  招牌之所以是招牌,肯定有她的道理;春雨只是往那儿一站,都不用说话,她那种存在感、吸引力,还有气场便将此前来过的那十几人统统比了下去。
  所谓的“美”,除了五官、脸型、身材等客观因素外,更重要的是一种主观上的感觉。
  要当青楼里的花魁,就必须明白别人要在自己身上找的感觉是什么。
  那种东西要总结的话就是以最卑贱的身份,做最高不可攀的人。
  春雨是很清楚这点的,所以她才和刚才那些姑娘们不一样。
  “二位公子,我来给你们引见啊”老鸨见他俩看到春雨后都不说话了,以为这俩小子终于被镇住了,故而面露得色地上前言道,“这位,便是我们这儿的”
  “想必这位就是春雨姑娘吧。”这回,竟是黄东来打断了老鸨的话,并准确地猜出了来者是谁,“姑娘的芳名,黄某素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他为什么会知道这就是春雨呢很简单董万有提过。
  董万作为这七柳幽阑的常客,春雨、夏阳、秋叶、初雪这四人,他都去求见过;可惜,见是见着了,但她们四位没有一个和他聊得来的,所以他也没能在其中任何一位的香阁中过夜。
  但无论如何,既然见过,那就有情报。
  这样的美人,见了便忘不了,至少董万他忘不了;不但忘不了,他还对这四位每一个的容貌身姿、乃至见他时穿着的衣服、抹的脂粉味都记得清清楚楚。
  因此,听董万详细地描述过一遍后,孙黄二人虽还没有见过这春夏秋冬四大美人,但已经对她们的形象气质乃至气味都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黄东来能猜出来的人就是春雨,也并不奇怪。
  “黄公子过誉了,春雨乃一介风尘女子,黄公子能知道我的名字,我已十分知足。”春雨这就是偏高冷的路线了,虽然她的言辞中将身段放得很低,但语气却是不冷不热、不卑不亢的。
  本来她这话一说,对面九成九就上钩了,马上就是热脸贴人冷屁股那种情绪上来了。
  不料,黄东来的回应却是:“哦,这样啊那,不用谢,请。”
  他居然跟人说了句“不用谢”,还在说那个“请”字时冲门口的方向伸了伸手,意思里要送客。
  莫说是当了这儿的招牌之后了,就算是之前,春雨也没遇到过这种待遇啊,她心道:“进来两句话一说就让我走一般难道不应该是我让别人走吗这什么情况”
  老鸨也看傻了,也在心中暗道:“怎么着这俩小子该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还有见了我这儿的杀手锏之后张口就让走的你俩莫不是喜欢男人”
  她还在疑惑着呢,她身后那春雨姑娘可是面子上挂不住了,都没留句话,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老鸨见姑娘生气了,刚要追出去,却是被孙亦谐出言叫住:“姐姐,请留步。”
  一听这孙公子的语气忽然变得正经起来,老鸨也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自己也正色道:“孙公子还有何吩咐”
  “我看姐姐也挺忙的,我俩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孙亦谐沉声道,“我们今天来,其实也不想见别人,只想见那初雪姑娘。”
  话音落后,老鸨脸色也沉了下来,并冷哼了一声:“呵原来如此。”
  这七柳幽阑是个什么地方其背后的势力有多大的能量莫说是孙亦谐和黄东来,就算是这许州城的捕头董万、还有这里的知县都没有资格知道。
  所以,这里的老鸨无疑也是有脾气的;别看她到目前为止都是一副见钱眼开、甘言媚词的姿态,实际上她要真翻了脸,孙黄二人怕是招架不住。
  这老婆子,练的那一身“梅花烙”轻功,加上四十八路“分枝摘叶手”,对付那些二流水平以下的武林中人比如郑目开和葛世这种货色,那是绰绰有余。
  她要想收拾孙亦谐和黄东来,三招两式应该也就够了。
  “这就是二公子的不是了。”老鸨的语气,终于也是冷了下来,“你们若是一早说明来意,那便罢了;再退一步讲,你们来来回回折腾我这把老骨头,我也是无所谓”此处应有个但是,“但是,你们仗着那点银子,故意戏弄、羞辱我的这些闺女们那咱可得好好说说了不是”
  言至此处,她忽然抬手,一拍桌子。
  那桌子没事儿。
  桌上所有装菜的盘子和酒壶酒杯,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