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波波小说网>武侠仙侠>盖世双谐> 第六十五章 影灭

第六十五章 影灭

  顾其影,终究还是防下了这一剑。
  在那中剑前的一刹,他抬起右臂格挡,抵开了剑路。
  虽然他手臂受到了一记深切至骨的斩击,但好歹他的颈侧只是被划出了一道不算很深的口子。
  命是保住了,但这一轮交锋,他却是输了。
  因为顾其影并非是靠自己的判断才将这一剑防下的,而是靠本能;是恐惧的本能和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护住了那致命的要害。
  撇开功力和经验不谈,仅从招式上来说,林元诚的这招,让顾其影自叹不如。
  江湖上用剑的人很多,但可以让顾其影放在心上的剑客,只有两个,而今天又多了一个。
  “年轻一辈中竟有这等人物”顾其影一边引导着体内的蛊给自己止血,一边回首看向了已经与自己错身的林元诚,并在心中暗道,“枉我向来自视甚高,原来只是坐井观天,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种为剑而生、天命所归之人”
  他还在心里感慨着呢,云释离已经从另一个方向杀了上来。
  飞龙乘云、云罗天网、青云万里幻云刀三式连出,招招递进,威势逼人。
  顾其影见势,沉喝一声,先起一式踟蹰独步,晃出虚影二重;再行一招凤凰展翅,绽出掌力涛涛。
  他以雄浑内劲,迎刀而上,与云释离针锋相对。
  二人斗到一处,刀来掌去,内力奔走,顷刻间便在周遭的地面上撕轰出无数沟坎裂痕。
  在这种情况下,旁人自是不好靠近他们,仅仅是站在他们周围五米之内都可能被误伤乃至误杀。
  但,还是有人会上的。
  只要你武功够好、或者运气够好,就可以不管那些。
  况且,此时的顾其影,也并不是那么可怕了
  打到这会儿,其实那些准一流以上的高手们都已看出了顾其影的上限大致在哪儿,不管他在巅峰状态下有多强,反正现在的他还不够强。
  内伤这玩意儿对人的影响是很大的,用具体数字来举例的话,就好比你的巅峰战斗力有000,受了内伤后变成了900,但这并不代表这个内伤对你的影响就只是减了00战力而已,实际上应该算作减0。
  而随着战斗的深入,你的内力不断消耗,内伤的影响也不断加重,于是你的战斗力本身就从000慢慢减向了900、00、700而你的内伤则是在此基础上,又给你把战力减去了000的0、、2
  绝顶级高手的内力本应是很充盈的,不说取之不尽吧,但至少他们体内的小周天每运行一次一般认为,以自己所练内功心法的独特呼吸方式进行一轮呼吸,为一个周天所产生的内力量都相当惊人,只要他们的体力不耗尽,内力基本是不大可能耗尽的。
  但顾其影此刻却是体力还没用完,内力倒已见底了。
  他现在每呼吸一轮都能感觉到自己生成的内力在减少,其内功在经脉中的运行也越发不畅,所有的伤势和负担都像滚雪球一样在累积着。
  纵然他之前强咬牙关,打出了气势,但这种靠着透支来维持的虚张声势无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如今他败相已现,很多人都看出了他已是强弩之末,于是都想上来分一杯羹;哪怕是砍他一刀、蹭破点皮,也算是有分功劳,将来可以作为吹嘘的资本。
  “他快不行了大家一起上杀死他”
  就在云释离渐渐占了上风时,围攻者中有人忽然喊了这么一声。
  这话可是深得众人之心,那帮正道的高层大佬们顿时也都来了精神,一拥而上,拳脚刀剑齐出。
  一时间,顾其影连中十余击,冲、斩、削、砍、剁,他都吃全了。
  他那身体再怎么强韧,自愈力再怎么惊人,也不可能再跟上这种损伤的速度了。
  但,他仍是屹立不倒,并大喝一声,用最后的一口丹田气震开了那些围上来的人,将他们个个儿震得飞出数丈、人仰马翻。
  就连云释离也被顾其影这爆发的一击逼得连退数步,踉跄几下才堪堪站稳。
  而这个时候,人群中的林元诚却是已经转身走开了。
  因为对他来说,接下来已没有什么可看的东西。
  他要看的是高手间技艺的较量,而不是几十人围着一个已经快要死的人乱砍。
  若是看后者可以学到什么武功的精义,那林元诚也不用学武了,每天去鱼市场围观恶霸混混抢地盘儿就行。
  当然,今夜,他也是有收获的先前他看到那幻云刀法之际,忽然悟到了一招剑式。
  也就是他之前用在顾其影身上的那一式。
  方才林元诚从正面攻向顾其影,不为别的,就是想趁着灵感还没走,把他刚悟到的剑招实际拿出来用一下。
  至于你要问,他用顾其影这种绝顶级高手来试新招,就不怕把自己试死吗那我只能说,那一刻,他真没想那么多
  比起生死这种事,他更在意的是那转瞬即逝的、关于剑招的灵感会淡了、散了。
  绝世剑客,也自当如此。
  “呵就凭你们也想杀我”另一方面,已经满脸是血的顾其影,这时竟又笑了起来,“就凭你们也配杀我”但他这后半句却是愤怒的咆哮。
  话音未落,突然
  顾其影一个转身,朝着北面,即天奇帮大门的那个方向猛然冲了过去。
  “他要跑”
  “别让他跑了”
  “拦住他”
  喊这种话的,都是身处在顾其影侧方和后方的人。
  而在他冲锋路线上的人,想得都是:这货可能是要拉人同归于尽了,千万别拉上我。
  当然了,顾其影是跑不掉的,当他做出这种埋头猛冲的动作来时,便意味着其背后门户大开,那些专门使暗器的、或是会使暗器的人自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噗噗噗噗
  仅一息之间,已经有十几只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的暗器扎进了顾其影的背部。
  但顾其影丝毫没有停步的迹象,他如蛮牛一般狂奔前行,并以双掌的掌风开路。那些在他前进路线上的人都不敢挡他,也根本挡不住,只能向两旁散着退开
  很快,顾其影就来到了天奇帮的南门前。
  此时那原本气派厚实的大门已被火焰烧黑,门里的大院儿则是一片火海,浓烟和火光冲天而起。
  全身千疮百孔的顾其影来到门前,毫不减速,狂吼着便撞向了大门。
  紧接着,就听得“砰”的一声,门板应声而碎,顾其影也顺势冲入了火海之中。
  “啊”
  从后面围追而来的武林人士们站在火场外往门内看去,只见得火光中,全身都被点燃的顾其影像个燃烧着的鬼怪般在火中手舞足蹈,并发出一声声凄厉无比的嘶吼。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三十秒。
  漫长的三十秒
  就连很多刚才参与砍杀他的人,见到他此刻如此的惨状,也不禁侧目。
  最终,顾其影还是倒下了,不动了,也不再发出声响
  他和这“天奇帮”一同被大火吞没,化为了灰烬。
  他始终都没明白的是:其实十二年前,当顾其宗葬身火海时,天奇帮就已经随着这位帮主一起死了。
  而他和沈幽然,只是顾其宗的影子、幽灵,是那一代豪侠伟岸身形之下的阴影。
  并非是这个世界不能没有顾其宗,只是他们俩不能没有顾其宗。
  八月十七,午后。
  经过了大半个上午的收尾工作,大部分的明火总算是被灭掉了。
  昨晚,云释离叫来的几百名锦衣卫并没有帮着去围剿顾其影,而是在他的指示下跑到“正义门”总舵的东、西、北三门去组织老百姓灭火了。
  事实也证明,他的决定很正确。
  要是没这些官老爷出面带头,靠老百姓自己,这把火指不定得烧成什么样。
  这里也稍微提一下大朙在消防技术这块是比较糟糕的。
  你们以为在古代灭火是靠什么水
  很多电视剧里好像的确是这么干的就看见一大帮人,用木桶接水,从井里或者水缸里一小桶一小桶的把水传出来,传递的过程中先洒掉半桶,然后交到某个站在火场边缘、离开火苗两米远的人手里,让他往那个方向一浇
  玩儿呢
  就算是在现代,几十平米的房子着火,用高压水枪来灭,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在大朙,大部分房屋都是砖木结构,在起火点较多、火灾覆盖范围较大的时候,用水桶接水浇灭的可能性很小这也是为什么朙朝的皇宫也经常被雷一劈一点就烧掉一大片。
  那个年代,最有效的消防方式其实是“挖”和“拆”。
  说白了,就是火场周围挖沟,设置防火线,然后把那些跟火场连成一片的、易燃的木头房子茅草棚子什么的都迅速拆了,有必要的话再拿沙子埋一埋,随即在那废墟边缘也挖上沟
  等到防火线里面的东西全都烧完了,火没有扩张出来,那等一段时间火自然就灭了。
  然而,这些事,靠普通老百姓,在没有人组织和指挥的前提下,是很难完成的;所以,那时很多大型的火灾都是烧了十几个小时、把几条街都给燎完了,或是天上正好下雨了才能灭。
  这夜,洛阳城的百姓算是幸运的,那正义门总舵的范围虽大,但四周都有围墙,围墙外则都是街道,并没有与其相连的民居;在锦衣卫们赶来后,火势比较顺利的被控制在了这个总舵的范围内,到上午时就烧完了。
  而城中的另一处,即那不归楼上的火灾也还好,因为那边的起火点也就一个,所以在火烧出不归楼之前就给扑灭了那边要是真烧大了,恐怕两三条街都得遭殃。
  至此,这场由沈幽然和顾其影策动的、借四年一度的“少年英雄会”来实施的阴谋,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关于沈幽然的死法,孙黄二人自也跟那些江湖同道们说了,有淳空和柳逸空作证,也没人怀疑他们是乱编的,但究竟是谁取走了沈幽然的人头对这些武林正道而言,仍是个谜。
  至于那“极乐蛊”嘛其实知道了解法,也不是什么很难解的东西。
  有种东西叫“百草霜”,又名“月下灰”、“釜下墨”,即杂草经燃烧后附于锅底或烟筒中所存的烟墨,用这个,配上极辣的辣椒,种类不限、越辣越好,再以姜汤作引一同服下。喝下后一时半刻,趁着这些东西还在胃里时,去弄一把刀面非常宽的刀或者别的什么铁器来,把表面磨得锃光瓦亮,然后,用手指甲在上面来回划能发出那种指甲划过黑板或玻璃时的动静便算是成功。
  若你还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对,那就记住只要你听到那声音感到浑身难受、头皮发麻,就做对了。
  以上述的方法,每日早晚两次,反复操作三日,便能将体内的极乐蛊全数消灭,当然你要是不放心延长到五天十天也可以。
  这解蛊的方式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是蛮莫名的,但黄东来倒是能理解一二,因为极乐蛊发作时的原理就类似于一种特定频率的“共振”效应,故而和人本身的听力也没多大关系;眼下这杀死蛊虫的方式也和制造特定频率的声音有关,很合理。
  至这日傍晚,那剩下的一百多名武林人士,已有半数匆匆离开了洛阳城。
  他们自然都很急。
  且不说这洛阳乃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关键是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他们肯定得尽快回去跟门内通报一声。
  再者,有很多门派都在那场围杀顾其影的大战中死了人,还活着的人得带着同门的尸体赶回去报丧;而那些返程路途遥远、短时间内赶不回去的呢,只能在洛阳本地找棺材铺,先把同门的尸体给装起来,然后飞鸽传书把事情禀报给掌门,再由掌门决定该怎么处置。
  另外,还有些没走的人多半都是对黄东来提供的解蛊方式存疑,所以才留下。
  虽然他们也都明白,孙亦谐和黄东来本身已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没必要骗他们,但由于这解蛊方式的确太过奇葩,他们都担心黄东来是不是看错了或者被骗了。
  故而,这些留下的人,决定在洛阳继续待个三五日,每日严格按照黄东来所说的方法去实行,五天后让黄东来当着他们的面再用一次蛊铃,看看蛊是不是真的已经解了,然后再走。
  而万一那个方法没效果呢,他们也好赶紧再想别的办法。
  黄东来和孙亦谐倒也不介意他们这样,毕竟是生死攸关的事,谨慎一点总没错。
  再者,他俩本来也走不了。
  八月十七这天的下午,他们就被云释离和水寒衣这两位“大人”请到了衙门去,说是有“要事”要与他们相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